第642章 寵妻,嫉妒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他聲音隔著聽筒傳來,也能輕而易舉的讓宋喜渾身過電一般的酥麻,低頭拿起筆在本子上亂畫,宋喜嗔聲說:"大早上就這麼酸?"

喬治笙道:"昨晚你跟我說的原話."

宋喜聞言,當場不認賬,"我什麼時候說的?"

喬治笙臉不紅心不跳的給她描述,具體到什麼姿勢,她說這話時是什麼表情,宋喜哪兒禁得住這麼逗,當即紅了臉,蹙眉打斷:"哎呀,你煩不煩?"

喬治笙臉上的表情,她看不到,可她能想象出他眼底帶著淡笑的模樣,把她逗生氣,他再回頭哄,這也是一種樂趣.

兩人日常如膠似漆,聊著聊著,宋喜說:"我總覺得忘了點兒事兒."

喬治笙說:"不著急,慢慢想."

宋喜沉默片刻,"想起來了,昨天我們聚會,王妃已經決定要做餐飲,她相中兩處門面,一處中興街263號,一處海甯路76號,都是你們名下的物業吧?"

喬治笙說:"是不是都無所謂,看你們喜歡,我叫人留下."

宋喜笑說:"還是老公好,等我一會兒跟王妃聯系,今晚下班我們一起過去看看,定好了告訴你."

喬治笙說:"想從你嘴里聽一句好可不容易,還得算在你朋友的人情上."

宋喜說:"哪有?我昨晚不是一直誇你好."

說完她就後悔了,知道他一定會想歪,紅著臉解釋:"收起你的聯想,我不是說那個."

喬治笙低聲回道:"沒關系,話說出來就是要人自己理解的."

兩人聊了一會兒,宋喜這邊有事兒就先掛了,喬治笙坐在辦公室,叫來陳爍,徑自道:"叫人把中興街263號和海甯路76號留下."

陳爍應聲,馬上出去辦,不多時敲門進來,說這兩個店面都已經被人定了,其中一個交了押金,另一個付的全款.

喬治笙頭都沒抬一下,淡淡道:"按合同賠."

陳爍點頭,"好,我這就通知一聲."

陳爍走後不久,元寶進來,手里拿著從助理那兒接過的托盤,盤中是一份水果和一杯甜牛奶,這是宋喜給喬治笙養成的習慣,從前助理哪會往他這里送果盤啊.

打了聲招呼,東西放下,元寶一句廢話沒有,直截了當的說道:"我剛接到昊子的電話,他說香港那邊兒最近發現有人蓄意煽動那些老房區的居民,私下里以利誘和威逼各種手段,讓他們拒絕搬遷,昊子已經在查是什麼人,目前查到一些小混混的底兒,是香港當地的社團,但我們跟他們向來沒什麼仇,八成是有人雇的,我讓昊子想辦法跟那邊的社團負責人聯系上,看能不能透出底兒來."

喬治笙仰頭把牛奶喝了,隨後點了根兒煙,面不改色的道:"香港的工程是個肥缺兒,也是塊兒硬骨頭,有些人啃不動也不願意讓我們動,我聽說南華社剛換了老大,對外是正常職務交接,都知道是背地里篡權,踩著十幾條人命上來的,別看他們地方不大,各個社團勾心斗角,心眼兒多著呢,不排除自己吃不下,又想打著外人的旗號跟著渾水摸魚."

元寶若有所思,"我叫昊子留心點兒."

喬家樹大招風,明里暗里敵人太多,很多時候不排除借刀殺人的手法,養成喬治笙從不根據預感推測是誰,向來是用證據說話,可有時隱藏在暗里的敵人甚是狡猾,就像情人節給他發來照片和視頻的手機號碼跟郵箱,他私下里找人去查,結果手機號碼是個初中生的,他手機被偷了,郵箱地址加密,電腦高手解了很久後解開,上面只有一句:just.for.fun.

宋喜見宋媛的時候,也曾問過照片是不是她發的,宋媛否認,所以這事兒到現在都是個迷.

因為想到沈兆易,喬治笙看似無意的問了句:"喬銘宇的事兒解決了嗎?"

元寶道:"我按你說的告訴喬銘宇,叫他咬死了鄭霖,沒想到沈兆易還真不含糊,聽說他是去鄭憲弘家里把鄭霖帶走的,完全沒給鄭憲弘面子,還有爆炸的事兒,查出來了,是鄭霖叫人做的,證據已經給了刑偵那邊,經偵這里有地下賭場的物證,也有人證,鄭霖面臨雙重起訴,鄭憲弘覺的沈兆易很狂,不給他面子,私下里放出話來,要弄沈兆易,姓沈的也不是省油的燈,據說在查鄭憲弘的底兒,鄭憲弘不乾淨,根本架不住查,現在兩邊鬧得很僵,他這個檢察院副院,別說提正了,鬧不好副的都保不住."

喬治笙聞言,意味深長的問了句:"你說這世道真有天生的英雄?"

元寶聽出喬治笙的言外之意,靠在桌邊,不咸不淡的回道:"可能從小受家庭影響吧,爸爸和哥哥都判刑坐了牢,指定沒少受人指指點點,人都有兩個極端,像他這種情況,要麼徹底變壞,要麼無限正義,他選擇了後者."

說完,元寶又徑自補道:"但我覺著他的選擇很勇敢,畢竟學壞容易學好難."

喬治笙有些嫉妒沈兆易,從前是嫉妒對方比自己先認識宋喜,可那天在事故現場救人,回家後宋喜說了句,他不僅在我心里是英雄,在所有人心里都是,當時不覺得有什麼,可剛才元寶說沈兆易的選擇很勇敢,猛地讓喬治笙嫉妒起沈兆易的為人,沒有什麼人是天生的純粹,不過都是後天的選擇罷了,沈兆易選了一條很難走的路,有多難,只有他自己心里明白,可就是這份堅持,是宋喜打從心里佩服,也是喬治笙永遠都做不到的.

因為深知永遠無法做到,所以心底難免挫敗.

元寶怕喬治笙又想到什麼,沒事兒酸著自己,下巴一抬,示意喬治笙手邊的果盤,開口道:"宋喜給你養成的習慣挺好的,陳爍他們都偷著跟我說,你最近心情不錯."

喬治笙不動聲色的收回思緒,也不掩飾的'嗯’了一聲:"是心情不錯."

元寶笑了,"人逢喜事精神爽,你心情好,下面人都跟著少遭點兒罪."

喬治笙猜到元寶往後要說什麼,眼皮一掀,認真的問:"你准備什麼時候找一個?"

元寶不著痕跡的從桌邊下來,同樣一本正經,"沒什麼事兒我先走了,給昊子打個電話,一堆事兒要辦呢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