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38章 主位不好坐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一共五個人吃飯,韓春萌倒騰出八道菜,都是特色菜改了新做法,漂亮的盤子加上仔細的擺盤,宋喜贊道:"就差紅了."

戴安娜從外面走進來,手里拎著兩瓶紅酒,"紅的來了."

顧東旭接過去開酒,凌岳去洗手間洗了一分鍾的手,待到走回飯廳,其余人已經坐好,把主位留給他.

戴安娜說:"坐吧凌醫生,今兒你是主角."

凌岳面色淡淡的道:"我當什麼主角?"

話是這麼說,可他還是拉開椅子,坐在了主位.

戴安娜率先舉起酒杯,出聲道:"時隔多年,難得看見凌醫生被情所傷,來吧,大家一起干一個."

這個理由……簡直角度清奇,除了凌岳之外,所有人都表示樂于干一個,唯獨凌岳本人笑不出來.

戴安娜朝著他擠眉弄眼,"你不用笑,喝就行."

凌岳抬起手,修長的手指握著高腳杯,大家一起碰了下,杯中酒不多,他全喝了.

放下酒杯,韓春萌迫不及待,"同志們趕緊試菜,好壞給打個分,我好繼續改進."

顧東旭吃了菠蘿古老肉,吃到一半就抬手橫在韓春萌肩膀上,不吝贊美:"還是我媳婦兒手藝棒."

韓春萌勾起唇角,邊笑邊道:"還是我旭哥捧場."

戴安娜瞥向凌岳,"看見沒?教科書般的演繹,喜歡就要說出來,很喜歡就要大聲的說出來,你不說,誰知道你是喜歡還是不喜歡?"

話音剛落,不知韓春萌往顧東旭嘴里塞了什麼,顧東旭配合的大聲道:"超好吃!"

宋喜邊吃邊笑,很想把這場景錄下來,等到沒意思的時候找出來看看,保准又能開心一整天.

桌上'分幫結派’,顧東旭和韓春萌旁若無人的秀恩愛,戴安娜對凌岳孜孜不倦的教導,宋喜連聽帶吃,兩不耽誤.

"來."戴安娜帶頭舉杯.

平時他們聚會都會喝些紅酒,小酌怡情,然而今天情況特殊,凌岳最近心情太差了,雖然他不哭不鬧,可所有情緒都憋在心里,讓親近的人看著心疼.

一瓶紅酒喝完,顧東旭又開了第二瓶,宋喜吃得差不多,放下筷子對凌岳道:"你跟小雯都沒錯,站在醫生的角度,我完全可以理解你對病人的一視同仁,同樣站在女人的角度,我也完全理解小雯的傷心甚至是失望,我們女人是聽覺動物,你對我好,我能看見,但我更希望你明確的跟我說一聲我愛你."

凌岳微垂著視線,抬手從顧東旭要紅酒,顧東旭把他的酒杯拿過來,幫他倒了一杯,凌岳馬上一飲而盡.

戴安娜道:"無論什麼樣的女人,是活潑開朗還是霸道自信,我們骨子里都會有不安全感,或者換句話說,需要認同感,你說你喜歡,你喜歡又不說,我們不是彼此肚子里的蛔蟲,更何況就你這張冷冰冰的臉,別說喬艾雯了,我跟你認識這麼多年,偶爾還覺著你看我的表情,像是跟我不怎麼熟呢."

話音落下,桌上其他幾人當場就笑了,就連凌岳都掀起眼皮,回了句:"不熟我讓你損了兩個小時."

戴安娜說:"我跟你認識這麼多年,知道你是什麼脾氣,最關鍵的是,我不喜歡你,所以咱倆才能相安無事到現在,人家喬艾雯跟你認識多久?聽小喜說,她一直在追你,是,你長得帥,條件好,有讓人捧的資本,可人家喬艾雯也不差啊,憑什麼成天追在你屁股後面轉,還不是因為喜歡你?喜歡一個人很容易的,可你知道費力追一個很喜歡的人有多難嗎?"

這話一下子就引起了在場三個女人的共鳴,宋喜沒主動追過喬治笙,可她經曆了一段暗無天日的暗戀時光,那種不確定對方心里有沒有自己,對方無意間一個小動作,自己心里已經上演了一出大戲的疲憊感,想想都讓人恐慌.

韓春萌坐在椅子上,噘著嘴道:"這話我最有發言權了,我跟東旭認識快十年,如果他不說喜歡我,我一輩子都不會知道,很多人都說喜不喜歡一個人,眼睛會說話,都是騙人的,只要藏的好,誰知道你當我是朋友還是兄弟?"

韓春萌這話真相了,在凌岳看來,他對喬艾雯的喜歡應該路人皆知,他允許她每天往醫院跑,允許她往他辦公室里面塞魚缸,養魚,後來還換了沙發靠墊兒,鼠標,鼠標墊兒…一切讓他覺著不能拒絕的東西,她全給換了.

如果不喜歡,怎會如此縱容?

然而這些在喬艾雯看來,或許只是朋友,他不說,她永遠不確定.

其他人在說,凌岳就默默地喝酒,第二瓶紅酒剛打開,其他人還沒等喝,他一個人喝了大半瓶.

宋喜在勸他跟喬艾雯好好談一下的時候,戴安娜轉身不知去了哪兒,回來拎了兩瓶茅台.

顧東旭見狀,笑道:"從紅跳白,妃姐就這麼社會."

戴安娜轉圈給幾人倒酒,酒倒好,又變魔術似的掏出幾顆枸杞扔在杯子里,念叨著:"白酒配枸杞,紅酒配黨參,剛才忘放黨參了."

韓春萌酒量淺,喝了兩杯紅酒就有些飄,一本正經的接道:"前半生浪蕩,後半生煲湯,一邊熬夜,一邊塗眼霜."

戴安娜坐下來,云淡風輕的說:"孜孜不倦熬夜,勤勤懇懇護膚,喝醉烈的酒,坐最貴的救護車."

宋喜撐著下巴,笑的慵懶,總結道:"我就是我,顏色不一樣的煙火."

顧東旭還能說什麼?連稱幾人是社會人兒.

桌上笑得笑,愁得愁,好在喝酒之後什麼話都更容易聊,凌岳自己喝光了一瓶紅酒,隨後又拿著空杯子要白酒.

宋喜離他近,一邊倒酒一邊道:"我們不是十七八的年紀了,總覺得錯過的就是沒緣分,有些人一旦錯過,後面,十年,二十年,這輩子都沒有了,不會後悔嗎?"

宋喜給凌岳倒了大半杯的白酒,不知凌岳是喝多了還是沒注意,竟然把白酒當紅酒,一口干了.

紅酒有後勁兒,白酒是當時就沖上頭,一瞬間,凌岳太陽穴處突突蹦了兩下,感覺這麼久一直積壓在心底的情緒,像山洪一般湧出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