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35章 一個人的英雄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後面的事情,宋喜無心再看,場面亂作一團,火警派了兩輛車過來,加上警車,救護車,私家車……

看電影的時候,會覺得這是大片兒的既視感,可真的親眼目睹,只會覺著悲劇.

宋喜轉身回到車上,喬治笙緊隨其後,關上車門,他出聲說:"我從濱江路繞過去."

他說的是去吃飯的地點,這條路走不通,就換一條.

宋喜微垂著視線,淡淡道:"不吃了."

喬治笙面不改色的說:"那就回家吃."

他掉頭往翠城山方向開,一路上兩人沉默不語,等到進了家門,宋喜換鞋往樓上走,喬治笙跟她上了三樓,等進了臥室才拉住她的手腕,出聲道:"還生氣呢?"

宋喜垂著視線,沉默幾秒,然後抬起頭說:"我不是生氣,那是人命,一家三口,現在眼睜睜看著,就這麼沒了一口."

"所以呢?肇事的不是你我,我們已經第一時間過去幫忙,至于結果,人各有命."

宋喜激動的說:"如果我能再快一點兒,也許我可以把最後一個人也救出來,那種時刻,時間就是生命!"

喬治笙睨著她,面色不改的道:"那種時刻,誰知道留下是一起生還是一起死?我跟他們一家非親非故,你要我用你的命去冒險,他們憑什麼?"

說罷,不等宋喜回答,他又反問了一句:"如果是我去救人,你會不會擔心我沒命?"

宋喜的確想要反駁,可喬治笙後面的一句話,直接讓她如鯁在喉.

紅著眼眶,她沉默片刻,如實回答:"我不會讓你去冒險."

喬治笙說:"你也知道擔心我,難道我擔心你就是錯的嗎?你可以說我自私,在我眼里,別人的命就是沒有你的安危重要."

無論讓他選多少次,結果都不會改變.

宋喜明白,道理她都懂,所以她也說了,不是生氣,只是……特別無力,心情很壓抑.

見她垂下視線,只是歎氣,喬治笙盯了她半晌,薄唇開啟,聲音不辨喜怒:"讓你失望了,我不是英雄."

他不會辯解,如果沈兆易沒來的話,他會替她沖進去救人,只因為她想救,沒做的事兒,說出來都是多余.

宋喜稍微一頓,本來心里已經忘了沈兆易這茬,可他的話,分明就是意有所指.

重新抬起頭,她看著他問:"你什麼意思?"

"字面上的意思."

喬治笙面無表情,刹那間讓她覺著,他好像回到了過去,兩人還沒戳破的時候,他總是這樣一張不辨喜怒的臉.

宋喜也是個急脾氣,當場回道:"你想說沈兆易是英雄."

喬治笙說:"在你心里不是嗎?"

宋喜一秒都沒卡殼,"是."

話音落下,喬治笙眸色陡然一沉,明明已經黑的純粹,可只要發怒,還是能更黑.

宋喜抬著頭,絲毫不退,目光挑釁卻也坦然,"他不光在我心里是英雄,今晚所有看見他救人的人,他在大家心里都是英雄."

說完,宋喜又近乎質問的道:"英雄怎麼了?我崇拜所有的英雄,但不是誰都能讓我喜歡!"

宋喜氣得臉都紅了,在她心里完全沒想沈兆易,只在為了那個破裂的三口之家而悲傷之時,喬治笙還在想著她對沈兆易是什麼樣的感覺.

見她眼眶泛紅,喬治笙當即心疼,抬手要去摸她的臉,"算了…"他不想計較.

宋喜擋開,推著他往門外走,讓他出去.

喬治笙猝不及防的被她推動一步,不過很快便扣著她的雙臂,低聲說:"我的錯,我錯了好吧?"

從前沒誰聽過他跟人認錯,剛開始跟宋喜在一起,他也不習慣,如今不知不覺,認錯都溜了,並且再也不覺著丟人了.

跟自己老婆認錯,沒毛病.

宋喜正用力往外推,推不動,又聽見他認錯,馬上眼淚掉下來,手上也沒了勁兒,喬治笙忽然彎腰,將她打橫抱起來往里走,宋喜在他懷里穩穩的.

將她放在床上,喬治笙單膝跪在床邊,俯下去幫她擦眼淚,低聲道:"不哭,是我小氣,當時我就該不顧一切沖進去,你崇拜英雄,那我就當英雄好了."

宋喜聽出他全無諷刺之意,當即眼皮一掀,邊哭邊道:"我沒想讓你當英雄,你就適合當個壞人."

喬治笙順勢接道:"是,我壞,惹你掉眼淚."

不怕溫柔的人溫柔,就怕曾經毒心的人變溫柔,宋喜見過他從前的冷漠,所以更受不住他如今的溫暖,無論她說什麼,他都捧著.

心底的火漸漸消了,宋喜瞥了一眼,嗔怒道:"你可別學人當英雄,被救的人看見是你,嚇都嚇死了."

喬治笙說:"那沒辦法,老婆喜歡."

宋喜眉頭輕蹙,看著喬治笙道:"你知道我喜歡什麼嗎?原來我以為自己喜歡英雄,直到遇見一個特壞的人,喜歡上壞人才後知後覺,原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."

喬治笙墨色的眸子睨著她,唇瓣開合,聲音低沉帶著似有若無的蠱惑:"後悔嗎?"

宋喜挑釁:"你先告訴我哪兒有後悔藥賣?"

喬治笙看了她幾秒,眼神兒越變越是她熟悉的模樣,緩緩低下頭,他去吻她,宋喜環著他的脖頸,用行動告訴他,她到底愛誰.

世上英雄千千萬,可她唯獨愛喬治笙,他不是英雄,他也很壞,可又有什麼辦法,愛就愛了,他就是他,她不需要他變成英雄,因為英雄都去拯救世界了,只有他,自始至終陪在她身邊.

還沒吃飯,宋喜先被喬治笙吃干抹淨,當他從背後抱著她,她攥著身下床單,聲音都發不出來,只求他慢下來的時候,他粗重的呼吸在她耳畔響起,耳廓被他用牙尖咬住,她輕哼出聲.

他聲音微顫,帶著性感的沙啞,問:"我是你的英雄嗎?"

這一刻,宋喜眼前一片白茫茫,酥麻的電流從耳廓直達四肢百骸,她刹那間似乎明白了,為什麼紫霞那麼喜歡至尊寶,而為什麼男人都有一個英雄夢.

隨著他故意加快的動作,宋喜來不及走神兒多想,帶著哭聲點頭,"是……"

他是英雄,是她一個人的英雄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