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26章 看心看多了,也想看看腸子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凌岳這個高精尖的活機器請假之後,心外的醫生更忙了,宋喜身為'拼命三娘’,以身作則,什麼難手術大手術,她都搶在前頭,院里也是為了穩定軍心,放出話來,給最近加班加點兒的醫護人員提升福利.

宋喜忙得腳打後腦勺,就連喬治笙約她,都得提前打招呼,他說最近有個商業酒會,想讓她一起去,宋喜本不願去,他強烈要求,她也只好同意,結果等到當天她才後知後覺,為什麼喬治笙執意要她來.

她在酒會上看到盛淺予,盛淺予和盛宸舟都來了,作為盛家人出席商業場合,那就不單單是純商了,果然私下里問喬治笙酒會什麼性質,喬治笙低聲說:"市里為答謝部分商人納稅和創收舉辦的."

官商本就是互惠互利相輔相成,當官的拿什麼當政績?最明顯的就是在位期間為本市拉動多少經濟創收,所以巨商背後定有高官,類似的聚會酒會,每年必會舉辦幾場,尤其是盛崢嶸剛從外地調來,雖背靠方耀宗,可在夜城本地經濟根基不穩,必定要聯絡當地富商,以穩腳跟.

酒會上不見任何市領導,可宋喜先是看到盛家人,隨後也看到林棟文的侄子林洋,林洋還主動過來跟兩人打招呼:"喬先生,宋小姐."

喬治笙略一點頭,宋喜微笑著道:"好久不見了."

林洋臉上也帶著笑容,"是啊,我還記得咱們在岄州碰見那回,當時覺得好巧,誰想反而在夜城見面的機會少了."

宋喜說:"醫院那邊平時太忙,今天要不是他拉我過來,我這會兒就在家看病曆了."

林洋笑著誇贊宋喜敬業,隨後道:"宋小姐有空的話,還是要多陪喬先生出來轉轉,今天琪琪恰好回岄州,不然我就帶她一起來了,琪琪很喜歡你,總說來夜城的話,想找你一起玩兒,我說我也不好冒然打擾你,她失望了好久."

林琪是程德清外孫女,也是林洋的女朋友,林洋此番話,示好的意思明顯,宋喜唇角勾起的弧度變大,不著痕跡的回道:"我也好久沒見你女朋友了,這麼見外干什麼,下次她來夜城,你一定要給我打電話,我請她吃飯."

林洋笑說:"好,那我也不怕打擾你了."

兩人說了一會兒話,見其他人來跟喬治笙打招呼,林洋出聲先告辭.

宋喜又陪喬治笙應酬了幾個人,等到閑下來之際,她拿著酒杯站在他身旁,低聲道:"林棟文最近有意拉攏你嗎?"

喬治笙'嗯’了一聲:"算是吧,之前都不太明顯."

宋喜道:"剛剛林洋那話,擺明了借林琪過個橋,是他想跟我走近點兒,或者說林家想跟你走近點兒."

喬治笙眼底劃過一抹笑意,低聲說:"天天混在醫院,腦子里不光是病曆和病人."

他拐著玩兒的誇她聰明,宋喜也是來者不拒,順勢道:"寶刀未老嘛,林洋說得對,多跟你出來轉轉也是好的,見慣了醫院里'有毛病’的心,來這兒看看花花腸子."

喬治笙忽然盯著宋喜頭頂看,宋喜問:"看什麼?"

喬治笙說:"怎麼天使的光圈兒沒有了?"

外人都以為喬治笙冷漠不苟言笑,可宋喜知道,他這人特愛出其不意的冷幽默,關鍵她還能get到他的點,瞥了他一眼,宋喜煞有其事的回道:"今天不是天使造型,你沒看見我頭上有王冠嗎?"

她話音落下,喬治笙抬手在她空無一物的頭頂比劃一下,宋喜問:"干嘛?"

喬治笙道:"王冠歪了."

她快要笑死,若不是不遠處有人在,她真想對他動手動腳.

然而兩人對面而立,低聲說笑的畫面,還是被很多有心人看在眼里,畢竟喬治笙太過引人注目,而他身邊的宋喜,無論外貌還是背景,也足夠人背地里談論一番.

盛宸舟跟盛淺予面帶笑容,剛跟幾名商人應酬完,待到閑下來,盛淺予臉上的笑容立馬收回,盛宸舟不著痕跡的往右看,那邊喬治笙和宋喜並肩而立,怎麼看都是金童玉女,登對無比,也難怪盛淺予臉色一直不好.

今天這樣的場合,喬治笙一定知道盛家會派人來,可他還把宋喜帶在身邊,這擺明了是要讓盛淺予難堪,盛宸舟壓低聲音說:"你們兩個要鬧到什麼時候?"

盛淺予微垂著視線,沒說話.

盛宸舟道:"現在整個圈子的人都知道他跟宋喜在一起,以後就算你們和好了,別人背地里要怎麼說你?"

盛淺予打從看見喬治笙跟宋喜的那一刻,心就在翻攪著,之前她騙自己,騙所有人,如今連盛宸舟都看出不對勁兒,她要怎麼自圓其說?

"你不好意思開口,我去問他."盛宸舟實在看不下去,如果喬治笙是為了氣盛淺予,那他現在的做法,就是在侮辱整個盛家.

見盛宸舟提步要走,盛淺予叫了聲:"哥…"

盛宸舟看著她,盛淺予強忍眼淚,眼底微濕,半晌才擠出聲音:"別去,不然我沒法在這兒待了."

盛宸舟眉頭輕蹙:"這是喜歡嗎?這是傷害你."

盛淺予喉嚨微動,停頓數秒,還是那句話:"我跟他的事兒,我自己解決."

盛宸舟有心無力,他畢竟是這段感情里的外人,盛淺予說她跟喬治笙之間在冷戰,喬治笙做什麼都是為了泄憤,那宋喜在其中又充當什麼角色?心甘情願的配合,還是蒙在鼓里的利用?

這場酒會上,利益牽扯的人太多,就算有仇的見了面,也毫不奇怪,宋喜跟喬治笙到場十幾分鍾之後,門口處又出現被邀請的人,宋喜掃了一眼,看到祁丞的臉,祁丞長相並不出眾,尤其是紮在人堆里,讓人好奇的是,他身旁的不是女伴,而是個高他半頭的男人.

從宋喜的角度,剛開始她只看到高個男人的小半張側臉,莫名熟悉,直到男人像是有預感一般,忽然側頭朝她的方向看來,兩人隔空目光相對,宋喜著實一愣……齊未?

喬治笙跟人說完話,一轉頭見宋喜盯著某處瞧,順勢看去,也對上齊未的臉.

喬治笙記憶力很好,他記得有一次坐車從協和門前經過,當時宋喜跟個男人並肩而立,她身上還穿著男人的外套,就是這個人.

"你跟祁丞的弟弟很熟?"喬治笙薄唇開啟,眼底劃過一抹酸,畢竟宋喜這會兒還一眨不眨的看著呢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