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20章 勇氣,熟人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我鄭重的…保證自己,要奉獻一切為人類服務;我將要給我的老師,尊敬…和……"

男人年紀跟宋喜差不多,比她高,比她壯,可是站在她面前,一如犯了大錯的小學生,臉色紅一陣白一陣,簡直無地自容.

他背的幾字一卡,磨光了宋喜的耐性,宋喜一眨不眨的看著他,一字不差的說道:"我鄭重的保證自己,要奉獻一切為人類服務;我將要給我的師長,應有的崇敬和愛戴;我將要憑我的良心和尊嚴從事醫業,病人的健康應為我的首要顧念;我將要盡可能的維護人的生命,自受胎時起,即使在威脅之下,我將不應用我的醫學知識去違反人道,我鄭重的,自主的,並且以我的人格宣誓以上約定."

宋喜聲音不大,可面前的男人卻忽然紅了眼眶,像是心底的什麼東西被觸碰到.

"我剛進協和的時候,我的老師,也就是現在的江主任,他告訴過我,醫生不是神,我們能力有限,我們沒辦法治愈所有人,但每個需要我們幫助的人,都應該無條件無門檻兒的得到救治,無論我們站在手術台上一天,一年還是十年,我們永遠要記得當初我們想成為醫生的動力,的確這個世界有很多潛規則,可我們的職業注定要求我們要抗拒所謂的潛規則,如果有一天人命在你看來,還不如避開糾紛來的重要,那麼你應該脫下這身衣服重新審視一下自己,你的勇氣配得上這份職業嗎?"

說完,宋喜收回忍了一台手術的怒氣,轉身往外走.

手術室走廊里,宋喜看到從對面走出來的凌岳,邁步上前,她小聲道:"怎麼樣?去機場看到小雯了嗎?"

喬艾雯手機關機,宋喜把元寶的號碼給了他,就是怕他聯系不上人.

凌岳垂著視線走到洗手池前,打開龍頭洗手,低聲回道:"沒看見."

宋喜問:"去晚了?"

凌岳說:"她不想見我."

他多給了司機兩百塊,司機四十分鍾就開到了,他是有機會見到喬艾雯的,可元寶說:"她不想接."

喬艾雯不接他的電話,也沒有出來,就這麼走了.

宋喜一時間悵然若失,也不知說什麼才好,凌岳擠了三次洗手液,醫生的職業病,不停地洗手,恨不能洗下來一層皮.

喬艾雯走了,他卻連馬上追過去的能力都沒有,他要馬上趕回來做手術,今天滿的,明天滿的,後天,大後天,全都是滿的.

有時候難過極了,特想像小時候那樣,肆無忌憚無所畏懼的大哭一場,但長大之後才發現,找個適合哭的場合都不容易,一如凌岳,早上匆匆離開,後來匆匆趕回來,沒人知道他經曆了什麼,大家都很忙,誰家不是一屁股的事兒,所以誰也不愛聽誰的故事.

宋喜沉默半晌,出聲道:"等出去看一下你手術排到哪天,實在挪不開的沒辦法,能調的盡量調一下,你提前跟老師說,請幾天假去美國把小雯帶回來."

凌岳面色發白,理智的回道:"你的手術跟我一樣多,還往哪兒加?你現在也不是一個人了,別這麼拼,多留點兒時間陪陪家里人."

宋喜說:"我盡快跟小雯聯系,問到她在美國的具體地址,她這一走,你魂兒都丟一半,臉色這麼差,沒吃早飯吧?"

凌岳豈止是沒吃早餐,從昨天中午飯之後,一直到現在,水都沒怎麼喝過.

宋喜說:"我叫人給你買點兒吃的,這身體不是你自己的,是今天所有躺在你手術室病人的,負點兒責好不好?"

凌岳也想象征性的笑一下,可卻怎麼都牽不動唇角,宋喜說的沒錯,他人在這兒,魂兒根本就不在.

晚一點兒的時候,宋喜從手術室出去,護士長來找她,"宋醫生,今天你主刀的那個老太太,她家里人已經聯系上了,想見你一面,當面感謝."

宋喜回道:"不用了,都是應該的."

護士長道:"我也是這麼替你回的,但是她們家里人就想當面感謝,已經來找我兩回了."

宋喜略一遲疑,出聲問:"在哪個病房?"

護士長說:"已經轉到VIP2了."

宋喜來到病房門前,伸手敲門,里面傳來:"進."

推門往里走,VIP病房都是套間,要穿過一個客廳才是里面臥室,臥室開著門,病床上躺著已經轉醒的老太太,床邊坐了個年輕女人,跟宋喜年紀差不多,宋喜繼續往里走,余光瞥見右側沙發上還坐著一男一女,女人面孔陌生,男人倒是分外眼熟,只用了兩秒不到,宋喜就認出來了,是蘭豫洲.

蘭豫洲看到宋喜,也有些意外,兩人目光相對,宋喜率先頷首,叫了聲:"蘭叔."

宋喜跟蘭豫洲並不熟,早年一次機緣巧合,兩人在同一場合,她遠遠的看見過他一次,都沒說上話,第二次就是在岄州,程德清做東的那次,蘭叔這個稱呼,還是當時喬治笙說,按輩分你得叫一聲叔.

蘭豫洲挺給面子的,起身對宋喜微笑:"宋小姐,好久不見了."

宋喜也是面帶微笑,"是啊,我剛出手術室,護士長說病人家屬要見我,我就過來了,沒想到是您."

此話一出,蘭豫洲身旁的女人站起身,笑道:"原來是你救了我媽,太感謝了."

蘭豫洲給宋喜介紹,這是他老婆.

說完,又對床邊握著老人手的年輕女人道:"薇薇,過來打聲招呼."

宋喜看了眼女人,後知後覺想到,蘭豫洲的女兒蘭冬薇,前陣子大家在群里鬧,佟昊爆料常景樂家里最近逼他相親,其中一個就有蘭冬薇.

蘭豫洲給兩人互相介紹,宋喜微笑:"你好."

蘭冬薇說:"謝謝你救了我姥,聽說我姥剛送來的時候,你們聯系不上家屬還不敢救,怎麼現在的白衣天使都這麼謹慎了嗎?放著一條命不救,就怕擔責任."

蘭豫洲老婆'嘖’了一聲,朝她擠眉瞪眼,示意她說話別這麼沖.

蘭冬薇不以為意:"我又沒說宋醫生,說別人也是為了感謝她,本來就是,我姥今天要是因為救治跟不上,有丁點兒損失,我讓醫院所有人吃不了兜著走!"

宋喜微笑不語,蘭豫洲道:"讓你見笑了,都是一邊兒大的孩子,薇薇沒有你一半懂事兒."

宋喜說:"沒有,藍小姐快人快語,像咱們北方女孩兒的性格."

正說著,蘭冬薇接了個電話,道:"你們到了,VIP2,上來吧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