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9章 走了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隔天宋喜來醫院的時候,無一例外看到一夜未睡,眼底泛著紅血絲的凌岳,她倒了杯水遞給他,出聲問:"你把白倩女兒接回來了?"

凌岳道:"在一醫,還怕不夠堵心嗎?"

宋喜道:"你是怕自己堵心,還是怕小雯堵心?"

凌岳拿著杯子,水都喝不進去,宋喜見狀,忍不住道:"沒想到白倩時隔多年不見,竟然變成了現在這樣,你跟小雯不是輸在智商上面,而是輸在你們都不夠壞,正常人怎麼會想到一個人可以壞到這種地步,簡直無可救藥."

凌岳已經不願去想白倩,把孩子送到醫院,這是他作為醫生和一個成年人,最後的責任,他現在唯一想的是:"她在哪兒?"

宋喜看了眼凌岳臉上的表情,沒有故意刺激,只如實回道:"昨晚你給我打電話的時候,小雯跟元寶在一起,現在就不知道了,有可能回家了."

宋喜這話說的頗有水平,有可能回家,就是還有一部分可能,依舊跟元寶在一塊兒.

凌岳雖然沒說話,可肢體一僵的小細節,充分體現了他的焦躁.

宋喜本想說,元寶不喜歡小雯,可話到嘴邊,她忍住了,讓他平時一副高冷難追的樣子,也是時候讓他吃吃憋,心不疼,他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在乎.

凌岳沉默片刻,主動開口說:"你有空幫我打聽一下,我去找她."

宋喜囑咐:"地方我可以幫你問,你見到人之後,千萬別一副說教的口吻,哪怕你一點兒錯都沒有,這也不是你高高在上的時候,小雯雖然是我老公親妹妹,但你還是我親師兄呢,手心手背,我一碗水端平,單講理,人家小雯對你夠意思了,你要是喜歡人家就趁這次機會跟人表個態,要是你真的不喜歡,那也趁早跟人說清楚,誰也別耽誤誰的大好時光."

最後半句,宋喜還是沒忍住,刺激了一下凌岳,凌岳心底揪疼,如果他不喜歡喬艾雯,不會眼看著白倩被打成那樣,他也只說一句我替她跟你說聲抱歉;如果他不喜歡喬艾雯,不會在底線被觸及的時候,還是想先跟她確認;如果不喜歡她,昨晚不會一而再再而三的拉住她的手;如果不喜歡她,不會一整夜眼睛都閉不上,尤其是想到她跟元寶在一起…他快要瘋了.

宋喜也看出凌岳快要瘋了,"我現在幫你問."

沒轍,宋喜拿著手機走出去,站在走廊給元寶打了個電話,現在才早上八點,宋喜也不確定元寶醒沒醒,打擾的詞兒都已經准備好了,結果元寶那邊接的很快,聲音清醒:"嫂子."

宋喜微笑,"元寶,早,我還擔心你在睡覺."

元寶說:"沒睡,早就醒了,有什麼事兒嗎?"

宋喜開門見山,"我想問問小雯在哪兒,她回家了,還是跟你在一起?"

元寶道:"我倆在一起,我來機場送她."

聽到機場二字,宋喜美目微挑,意外的問:"她要去哪兒啊?"

元寶說:"美國,有同學聚會."

昨晚吵架,今早就要走,這哪是同學聚會,根本是怒極了國內都不想待了,宋喜沒想到,喬艾雯不光脾氣大,做事兒也是雷厲風行不留余地.

她這一走,凌岳還不得瘋?

宋喜趕緊問:"她幾點的飛機?"

元寶說:"九點,T3."

宋喜匆匆掛斷,扭身推開門,急忙道:"小雯要回美國,現在在機場,九點的飛機,T3航站樓,你去不去找她?"

沙發處的凌岳抬起頭,一夜未睡,臉色本就難看,現在更是白中泛著青.

停頓三四秒的樣子,他忽然起身,邊往外走邊道:"幫我跟老師說一聲,上午手術之前趕回來."

從宋喜身旁掠過,帶起一陣風,宋喜第一次見凌岳不是因為緊急病人而在走廊中快跑,心底說不上高興還是郁悶.高興是凌岳太久沒有因為愛情而受到波動,到了這個年紀,遇到一個能讓自己動心的人太難了,宋喜可以理解凌岳的高冷和鐵石心腸,因為嘗過了愛情的苦,太傷人,所以輕易不願再嘗試,如今終于有個人能讓他重掀波瀾,還注定是坎坎坷坷.

可能這就是愛情吧,有多開心,就有多傷心.

早上查完房,宋喜進了手術室,剛做完一台還沒等出去的時候,外面有人遞了話,說剛來一個心髒病突發的急患,但是好心路人送來的,老太太身上沒有手機,聯系不上家屬,問江宗恒收不收.

江宗恒還在手術台上,黃麗丹說:"沒有家屬簽手術同意書,誰敢做啊?"

杜慧楠道:"這不是手術難不難的問題,反正我是不做,遇上那種潑皮無賴的家屬,就算手術做好了,都容易賴著不給錢,麻煩."

大家都在七嘴八舌的說著,大多數的意見都是不敢接,宋喜身後跟著兩個實習生,其中一個調侃道:"那好心路人也是家有錢,真不怕被訛啊."

宋喜默不作聲的走過去,拿起內部電話,打給外面人,"趕緊把新送來的病人推進來,我來做."

說完,周邊鴉雀無聲,所有人都面色各異的看著宋喜,宋喜旁若無人,接了杯水喝,隨即掉頭往里走.

她不用問江宗恒,因為江宗恒的意見一定是做.

老太太是突然心梗,幸好送來的及時,搶救的也及時,命保住了,等到護士把病人推出去,跟在宋喜身旁的一個實習生說:"老師你的技術太好了,我們什麼時候能趕上你的十分之三就夠用了."

宋喜摘下口罩,扭過身,稍微抬眼問:"你們學校校訓是什麼?"

男人被宋喜問的一愣,其余兩名實習生也跟著神情緊張.

宋喜一張漂亮的臉上盡是隱忍的怒意,粉唇開啟,再次道:"校訓不記得,當醫生之前的宣誓詞總記得吧?"

男人似乎察覺到什麼,之前他在調侃送病人來醫院的好心路人,心底也是想著這種情況,沒有醫生願意承擔這種風險,可是宋喜毅然決然,甚至毫不猶豫的接了.

"老師…"比宋喜還高半頭的大男人臉色一紅,宋喜還不等他解釋,冷聲道:"背不出來,從今天起不用再跟著我."

這股氣場,直嚇得旁邊兩個男實習生跟著著急,心里面默念,一如初中生被老師點名默古文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