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09章 就算他單著,你也不可能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來到門外,跟凌岳面對面站在走廊,她抬眼問:"怎麼了?"

凌岳雙手插兜,出聲回道:"我不想再跟白倩接觸,但她女兒還是留院再觀察一個禮拜最好,我把病曆轉給你,你幫我看著."

宋喜明白,像是凌岳跟白倩這種關系,醫院里不乏知情人,若是轉給其他醫生,反倒旁生枝節.

"好."她答應的很痛快,緊接著又小聲問了句:"她還纏著你嗎?"

凌岳俊臉上隱含不悅,低聲回道:"我給她拉黑了."

宋喜眼底忍不住露出不屑和嘲諷之色,她已經可以想到白倩一直給凌岳打電話時的狀態,不然不會把他逼到刪了患者家屬的電話號碼,如果她真是因為女兒病情,凌岳也不是個公私不分的.

當天早上查房,宋喜就代替凌岳去了白倩女兒的病房,白倩聽到推門聲,馬上站起來,宋喜一眼就瞥見她手里迅速收回的化妝鏡.

在醫院這種地方,極愛美的女醫生和女護士才會上個淡妝,病患就更不必說,臉色好的都不大多,而白倩這個陪床家屬,每天打扮的花枝招展,衣服從來不重樣,知道的是親女兒剛做完手術,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後媽呢.

單就白倩坐在病房里化妝的舉動,已經足夠讓宋喜心生反感,但她面上不動聲色,尤其是詢問小患者的時候,唇角勾起,像是天使.

宋喜問完,跟身邊護士囑咐每天幾次進來查心率,說完轉身准備走.

"宋醫生…"

宋喜扭頭,白倩叫住她.

宋喜心中明鏡似的,面上不動聲色的問:"有事兒嗎?"

白倩微笑:"想跟你單獨聊兩句."

宋喜讓其他人先走,她跟白倩到了門口.

"什麼事兒?"宋喜習慣性的把手插在外袍口袋中,沒化妝的臉跟白倩化了妝的臉是不同感覺的美.

白倩看著宋喜,淡笑:"怎麼不是你師兄過來查房?"

宋喜想都不想的說:"我們內部安排."

這話的言外之意就是,懶得跟你解釋.

白倩聞言,臉上笑容不變,開口說:"誰做的手術就該誰負責術後觀察,這點兒常識我還是有的."說罷,不待宋喜回應,她又補了一句:"我跟凌岳談了那麼多年戀愛,尤其你們心外的規矩,我算半個行內人."

她還好意思自己提跟凌岳談了那麼多年戀愛?

宋喜差點兒給她一記冷笑,當年她說好聽點兒叫分手後閃婚,說白了,不就是騎驢找馬,一邊兒跟凌岳談戀愛,一邊兒背地里發展下線嘛.

也就是沒被凌岳發現她戀愛時期劈腿而已.

白倩淡笑,宋喜也勾起唇角,眼神兒跟口吻卻是冷淡的:"你是半個行內人,我是行內人,你是在質疑我們的安排?還是對我剛才查房的過程有意見?"

白倩隨即露出一個無奈的表情,淡笑著說:"宋醫生,我對你沒意見,反倒是你對我有什麼意見吧?"

宋喜從來都不是個怕事兒的,既然白倩把話說到這里,宋喜也無所謂挑明了.

"既然不是我工作上的問題,是誰查房有什麼區別?還是你只想讓凌岳查?"

白倩旁若無人的點點頭:"我覺得凌岳很好啊,我很喜歡他."

宋喜一口氣頂上來,險些沒吐血,她不是嘴巴頂不上,而是意識里就沒有白倩這種人.

暗自調節呼吸,宋喜怒極反笑:"你的喜歡,是哪種喜歡?"

白倩直視宋喜的雙眼,面不改色的回道:"你以為的是哪種喜歡?"其實她長得很漂亮,從前宋喜就說白倩是溫柔鄉的那種美,看似柔柔弱弱,又偏偏風情萬種,只不過從前那個依偎在凌岳身邊的白倩早已經變了,變成如今這副模樣,也或者是宋喜從來就不曾了解過她.

不過無論哪種,宋喜的觀點只有一個,現在白倩不是凌岳什麼人,又是喬艾雯的潛在敵人,她是護短的主,當即開口說:"不管是哪種喜歡,我勸你趁早打消這個念頭,要是感謝凌岳救了你女兒的命,大可不必,醫生治病救人是職責,不是你的女兒,他照樣要救.要是想舊情重燃…"

宋喜說著說著,忽然笑了,笑得特別牲畜無害,可一張口卻道:"不瞞你說,凌岳現在的女朋友我也認識,二十四歲,家世品貌都很出挑,你最近一直在醫院應該也看見過,就算沒看見,也應該聽說過,他女朋友對他超好,每天黏著他,從前我師兄忙著工作,沒時間談戀愛,有些人受不了就走了,現在我師兄三十而立,工作事業穩定,接下來的唯一大事兒就是結婚,女朋友小他那麼多,他嘴上不說,心里可寶貝了."

宋喜特會誅心,明知道女人最忌諱的不是長相而是年紀,尤其是對白倩這種漂亮的女人而言,宋喜開口一句二十四歲,足以讓大了六歲的白倩心底一沉,這招叫不戰而屈人之兵.

白倩臉上的笑容明顯有些掛不住,盯著宋喜看了數秒,開口道:"我沒得罪過你."

宋喜面色如常:"是啊,你沒得罪我,但你傷過凌岳,我不想對你以前的做法評價什麼,但你已經影響過他一次,不好再來影響第二次吧?"

白倩臉色變了幾番,然後眼底陡然露出隱忍和委屈,低聲哽咽著道:"我知道我當初錯了,我這次回來就是想彌補當年的挫……"

宋喜渾身一層雞皮疙瘩,差點兒哆嗦,就白倩這副楚楚可憐的模樣,若是男人看見,十個里面有九個要心軟,饒是自己一個女人,看見都有刹那間的動搖,不過這樣的情緒終歸是一閃而逝,宋喜面色淡漠的打斷:"你不用跟我解釋這些,我聽不聽信不信都沒用,我只是想勸你一句,別做沒用功,凌岳不會回頭,不光是因為現在身邊有更好的人,就算他單著,你也不可能."

宋喜只是實話實說,卻無形中戳到了白倩的軟肋,白倩像是被人踩到尾巴的貓,忽然繃著身體,厲聲道:"你憑什麼這麼說我?你是凌岳嗎?你有什麼資格在這里說三道四?!"

宋喜站在原地,蹙眉的原因不是別的,是耳膜震得有些疼.

喬艾雯從電梯里面出來,人還沒等看清楚,就聽到這句:你是凌岳嗎?

誰?

誰喊她家老凌?

是不是哪個不長眼的醫鬧?

眼神兒從清澈瞬間切換成戰斗模式,喬艾雯快步往前,尋聲而去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