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86章 喬家的陌生女人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喬治笙體會不到宋元青的痛苦,但他可以理解,哪怕宋元青可以毫不猶豫的說,就這樣辦吧,可這背後需要多麼大的割舍與承受,只有他自己心中清楚,畢竟這世上根本就沒有感同身受一說,每個人的痛苦都不盡相同,能理解,已是不易.

但就沖宋元青這份不遲疑,以及無條件站宋喜的偏愛,喬治笙覺著,他們之間有共同話題.

"她是我老婆,我最大的缺點就是護短,我不會讓她受委屈,更不會讓別人給她委屈受."

喬治笙給予肯定回答,宋元青沒應聲,但眼底卻有欣慰.

"喜兒一直不信你會犯法,我倆剛認識的時候,她就提過想幫你翻案,我有什麼能幫到你的?"

一番開誠布公的談話過後,宋元青跟喬治笙之間的關系看似沒變,可彼此心底卻不約而同的達成了一個共識,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目的,保護宋喜,基于這之上,喬治笙當然也想讓宋喜開心,所以主動詢問.

宋元青很忌諱這個話題,喬治笙見他明顯的神色躲閃,緊接著佯裝無意的回道:"你能問一句,我很欣慰,這說明你對小喜很上心,我現在無心官場上的一些名利和是非,只要小喜過得好,你們兩個在外平平安安,其他的都不要管."

喬治笙第一次跟宋元青近距離的聊天,跟宋喜說的一樣,宋元青這話的意思擺明了不認罪,但是認罰,像是在忌憚什麼.

房間中沒監控也沒監聽,喬治笙直言道:"我前陣子托人向檢察院院長問了你的案子,他說民不與官斗,官不與高官斗,你得罪了誰?"

宋元青聞言,看喬治笙的目光中有一閃而逝的驚詫和感動,驚詫是喬治笙真的背地里在關注,感動的是,他是真的很喜歡小喜吧.

然而驚詫和感動褪去,宋元青馬上露出謹慎的神情,低沉著聲音,鄭重其事的說:"別問,別打聽,別查,我現在最後悔的事兒,就是當初怕小喜覺著我會貪汙,自己想不開,所以給了她希望,我低估了她的膽量和毅力,沒想到她真的會去查."

"既然你現在跟小喜有了真感情,我也不拿你當外人,實話跟你說,我甯願在這里待著,只求某些人心安,讓他們放棄拿小喜要挾我的念頭,我是不是真的有罪並不重要,我心里最重要的也不是名譽和清白,你懂嗎?"

懂,喬治笙沒當過父親,可是這一刻,他從宋元青眼底看到了炙熱濃烈的舔犢之情,什麼名利,什麼權勢,哪怕是清白和臉面,都不及心頭肉的萬一來得重要.

喬治笙沉默不語,默默消化.

宋元青直白的說:"我是個自私的人,一切都從小喜的利益出發,她喜歡你,一定不想你被牽連,站在我的角度,你平安,才能護小喜周全,所以我不需要你幫我做什麼,只要你照顧好她."

頓了幾秒,宋元青又補了一句:"等她下次再來看我,我也會跟她說,叫她別為難你."

喬治笙道:"從前不熟的時候,她倒還跟我開過口,反而現在不說了."

宋元青聞言淡笑:"我這個女兒,面子比天大."

喬治笙說:"脾氣也很大."

……

喬治笙去見宋元青的時候,宋喜也沒閑著,原本說困了想睡覺,但沈兆易一個電話,莫名的讓她沒了睡意,想著明天就要上班,往後還不一定哪天有空,她臨時起意,想去看看任麗娜.

雖然過年才在喬家待了兩天,可宋喜永遠記著那份家的溫暖,她自己已經無家可歸,這樣的當口,有一扇門為她敞開,進門後有人跟她說聲'回來了’,于宋喜而言,遠超于雪中送炭,是她一輩子都要記的恩情.

更何況任麗娜不針對她的時候,其實是個挺有意思的女人,尤其跟喬艾雯兩人日常斗嘴,說是姐妹也不為過,哪里看得出是母女.

宋喜覺著,她得趕在上班之前,去看望一下自己的准婆婆.

沒跟喬治笙打招呼,也沒跟喬艾雯說,宋喜起身收拾一下,開車先去了趟商場,馬上快十五了,她買了元宵禮盒,又給任麗娜挑了款胸針,隨後又特地跑了趟陳記,買了任麗娜最喜歡吃的蘿蔔糕.

車子開到四合院外,宋喜下車,大包小攬的往里走,心情很是愉悅,完全沒有從前那種逼上梁山,趕鴨子上架的感覺.

大門沒有鎖,宋喜稍微一推就開了,院子里有人在喂狗,一排大鐵盆,滿滿的都是剛出鍋的大骨頭,一只狗面前一盆.

聞聲朝門口看去,男人禮貌的頷首打招呼:"宋小姐."

喬家幫工的人多,打掃院子的,廚房的,日常房間整理的,宋喜不常來,一個月來一回,人都沒見全,面前的男人她稍微有點兒印象,應該是廚房的.

同樣點頭微笑,宋喜跟他打招呼,問了句:"阿姨在家嗎?"

宋喜還沒改口,一直都喊任麗娜阿姨,男人應聲:"在."

宋喜往里走,打開房門,正琢磨著突然造訪,開口第一句話說什麼,結果定睛一瞧,門口地毯上有一雙女士淺口短款皮靴,鞋跟很細,八公分,不會超過三十七碼.

宋喜第一反應是,任麗娜不會穿這種款式的鞋,而喬艾雯不喜歡鞋跟太高太細的,那這雙鞋……

果然,事實證明女人的第六感有時候堪比雷達,客廳中傳來任麗娜的聲音:"你這次回來,就打算留在夜城不走了吧?"

隨即一個陌生的,聲線偏溫柔的女聲傳來:"不走了,這兒才是家."

保姆端著果盤從廚房出來,一瞥看到門口處的宋喜,挑眉叫了聲:"宋小姐?"

客廳中暫停了聊天聲,宋喜也換了鞋,拎著東西跟保姆一起往里走.

待拐過死角,宋喜看到客廳沙發處,正中間坐著任麗娜,而任麗娜左手邊的單獨沙發上,則坐了個穿著白色毛衣的年輕女人背影,女人回過頭,瓜子臉,很白,眼睛,鼻子嘴巴沒有一處挑的出毛病,實實在在一個大美女.

還不待宋喜出聲,任麗娜眼底難掩慌張,站起身,她努力維持著冷靜,但笑容卻看得出僵硬:"怎麼突然過來,也沒打聲招呼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