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85章 監獄談話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元青點名要見喬治笙,喬治笙嘴上不以為意,心底難免要重視,這就是不看僧面看佛面,宋元青是他媳婦兒的爸,是他老丈人,以宋喜對宋元青的感情,還真得罪不得,不僅不能得罪,那邊一聲令下,饒是喬治笙,也得乖乖的放下手頭上的事兒,趕緊去見.

監獄,單獨房間,一身黑衣的喬治笙與身穿白色襯衫和灰色羊毛背心的宋元青碰面了,這還是宋元青出事兒以來,兩人第一次見面.

宋元青雖是卸了一身官職,比普通人還不如,可畢竟當了多年的高官,氣場和氣勢都在,如果喬治笙不是從監獄大門走進來的,還以為這里是政府辦公室.

兩人碰面,沒有熟悉或是陌生感,宋元青率先開口說了句:"坐吧."

喬治笙依舊淡漠,但卻故意斂了凌厲氣場,如今他看宋元青,已經沒了當初被逼婚時的憤怒,反倒該謝謝宋元青那時的決定,不然還沒有他跟宋喜的今天,所以喬治笙雖然低調寡言,卻也表現了一個晚輩對長輩該有的姿態.

兩人對面而坐,桌上竟然有一整套的茶具,喬治笙瞥了一眼就認出來,這套還是他叫人送來的.

宋元青臉上不辨喜怒,落座後不急不緩的問:"喝茶嗎?"

喬治笙薄唇開啟:"可以."

宋元青低頭煮茶,喬治笙道:"喜兒常說你沒別的愛好,就喜歡喝茶."

"嗯,以前的工作也不大允許培養其他的愛好."宋元青很自然的接話,但話內卻不無自嘲和諷刺.

喬治笙說:"臨時來的,沒准備什麼禮物,只給你帶了兩盒大紅袍."

宋元青說:"有心了,這套茶具還是你送來的,我用著挺好."

喬治笙道:"喜兒聽見一定挑理,問你為什麼不喜歡她送的."

聞言,宋元青勾起唇角,坐下後第一次抬眼看喬治笙,"你倒是了解她."

喬治笙回視宋元青,唇角同樣勾起淺淺的弧度,"她是我老婆."

宋元青不著痕跡的垂下視線,第一泡倒掉,第二泡沖好遞給喬治笙,喬治笙雖沒道謝,卻是雙手接過.

宋喜喜歡喬治笙也是看細節,冷漠是他的性格,但禮儀是家教,就像他可以一邊說著很惡毒的話,可同時吃相卻很完美.

兩人各自拿著茶杯品茶,不大的房間中不僅沒有硝煙的氣息,反倒一片祥和,不過喬治笙沒覺著內心平靜,因為該來的,總歸要來.

他喝了一口茶,放下茶杯,對面的宋元青開口問道:"你知道我為什麼找你來嗎?"

喬治笙面不改色的回道:"因為宋媛."

宋元青眼皮一掀,看著喬治笙,繼續說:"你知道她是我女兒,還要對她趕盡殺絕."

官場上混跡太久的人,總會帶著一股不怒自威的氣場,更何況宋元青這種一方高官,若是平常人坐他對面,看見他此刻冷漠中侵著肅殺的神情,一准兒就慌神了.

可喬治笙畢竟不是平常人,他眼睛都沒眨一下,削薄的唇瓣開啟,依舊是那副不冷不熱,不咸不淡的調子:"養的,我只知道你有一個親生女兒,宋喜."

末了喬治笙又補了一句:"現在是我老婆."

宋元青面不改色,開口道:"董儷珺的車禍,跟你有關嗎?"

"無關."

"宋媛出事兒是你做的吧?"

"她的腿是我叫人打斷的,其他的與我無關."

"是你找人查她的底,然後再交給經偵科處理."不是疑問,而是肯定的口吻.

喬治笙也是承認的好不含糊:"是."

"宋媛沒那麼大的膽子,也沒那麼大的能力敢幫人逃稅漏稅,是你在中間做了手腳."

宋元青目光如炬,直盯著喬治笙的臉看,仿佛要看進對方心里.

喬治笙卻沒想要拐彎抹角,直言道:"她的確做了一些違反職業道德,甚至是打法律擦邊球的事兒,我不過是往前推了她一把."

宋元青視線一沉,出聲道:"你推她一把,她最少要多坐五年牢."

喬治笙面色不改,甚至可以說是云淡風輕:"現在沒有買凶殺人罪,頂多歸類到蓄意傷害,站在我的角度,喜兒沒出事兒是萬幸,但在法律角度,宋媛不是直接謀害者,喜兒又是小傷,判刑不會超過一年半,你覺得我會這樣算了?"

事實上,若不是宋喜執意想要走法律途徑,喬治笙動一動手指頭,宋媛早就看不見今天的太陽了.

兩人都是喜怒不形于色之人,對視之間,宋元青說:"你還拿董儷珺要挾宋媛,叫她必須認罪."

喬治笙應聲,是他做的,沒什麼不敢承認的.

沉默半晌,宋元青問:"你明知道宋媛董儷珺和我的關系,還執意這麼做,就一點兒都不在意我怎麼想?"

喬治笙黑色的瞳孔反射著微涼的光,薄唇開啟,他出聲回道:"在你心里,沒什麼是比喜兒更重要的."

此話一出,長達十秒鍾的漫長寂靜,最後還是宋元青先開了口:"你說得對,在我心里,任何人都不能跟小喜相提並論,宋媛托人給我帶話,求我救救她,說她沒想要小喜的命,只是一時想不開做了錯事兒……"

眼眶略微有些發紅,于宋元青而言,宋媛也是他養了這麼多年,當成親女兒在慣的孩子,如今出了這種事兒,手心手背都是肉,可人性擺在這里,他別說沒辦法原諒,如果宋媛站在他面前,他真想狠狠地扇她兩巴掌.

強忍著沒有在喬治笙面前失態,宋元青依舊是一副冷靜理智的模樣,哪怕眼眶泛紅,口吻也依舊沉穩:"就這樣辦吧,我今天叫你過來,是想當面跟你說一聲謝謝,我不能保護她,希望你替我護她周全."

喬治笙不意外,若是宋元青不愛宋喜,也就沒有一年前的臨危逼婚,而且退一萬步來講,他這麼對宋媛,哪怕宋元青舍不得,但是兩害相權取其輕,該怎麼選擇,宋元青心底比他明白.

"我會保護好她."喬治笙給予承諾.

宋元青看著他道:"小喜很喜歡你,也很信任你,上次因為董儷珺的事情,還跟我吵了一架,她是個好孩子,也是個可憐的孩子,既然你們互相喜歡,選擇在一起,我尊重你們,只有一點,我希望你對她的保護,無關站在她對立面的人是誰,今天是她的熟人,你可以毫不猶豫,改天若是換成你的熟人,你也要一視同仁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