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84章 前任,現任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喬治笙意味深長的回道:"一箭雙雕."

無論人才還是老婆,都是他的.

吃完飯,喬治笙接了電話有事兒出門,宋喜最近放假搞得作息有些亂,回樓上補覺,才躺下沒五分鍾,手機響了,她還以為是喬治笙,結果拿起來一看,屏幕上顯示著'沈兆易’來電字樣.

她的手機中早就沒存沈兆易的號碼了,這個新號碼還是上次在監獄門口,他的人抓走董儷珺和宋媛,兩人臨時互留.

拿著手機遲疑片刻,宋喜劃開接通鍵:"喂?"

手機中傳來熟悉男聲:"是我,沈兆易."

宋喜勾起唇角,不知怎麼有些客氣:"啊,我聽出來了,新年快樂."

這都快過十五了,新年快樂的確晚點兒.

沈兆易那頭也說了聲:"新年快樂."

兩人互相都有些客套,你一句我一句,像是生怕這話掉地上,會讓對方覺著尷尬,閑聊片刻,宋喜不著痕跡的問:"你最近怎麼樣?"

沈兆易回道:"我挺好的,對了,打電話給你,想跟你說個事兒."

"嗯,你說."

"經偵這邊收到宋媛工作中涉嫌幫客戶操作,制造或偽造假證,以獲取大金額賠償,或者減少賠償的證據,以及她收買教唆證人做偽證的證據,現在人證物證都有,如果我們這邊起訴她,她將最少面臨律師偽證罪和經濟罪兩項罪名,涉案金額較大,刑期最少五年起步."

最近宋喜一直有意忽略掉宋媛的事情,一來自己也在住院,二來她信善惡到頭終有報,宋媛的一切惡果,都是她自己修來的,與旁人無關,宋喜不願庸人自擾.

但沈兆易打電話來,還是想要詢問一下她的意見,畢竟宋媛在宋家待了十幾年,如今面臨的不是小打小鬧的關押,而是動輒幾年以上的牢獄之災.

宋喜沉默片刻,心底唯一的動容是沈兆易說的,五年起步,她有刹那間的心軟,只是一刹那,轉而想到那天在橋上,如果不是她拼死調轉車頭,如果不是喬治笙派的保鏢緊隨其後,如果不是她命大.

唇瓣開啟,宋喜聲音冷靜:"一切按法律法規走,該怎麼辦就怎麼辦吧."

沈兆易那頭也是頓了幾秒,隨即道:"你腳傷好點兒了嗎?"

宋喜微愣,淡笑著回道:"已經好了,沒事兒,我明天就上班了."

沈兆易說:"那就好,工作別太拼了,注意身體."

"你也是,身體還沒好利索呢,多休息."

兩人臨了互相囑咐一番,宋喜是真心實意的,沈兆易也是,只是這番寒暄,總像是兩人開始時的客套,越是努力想要裝作自然,反倒越來越生疏.

宋喜腦海中不由得閃過一句話:很久之後,你還記不記得,眼前這個說話客氣的人,也是曾伏你在胸口的人.

沈兆易很喜歡看懸疑犯罪片,曾拉著宋喜一起看《漢尼拔》,這是里面一句很經典的台詞,當時宋喜心中就頗有感觸,還曾抬頭問他:"我們以後會不會變得很客氣?"

當時她是開著玩笑問的,沈兆易叫她不要胡說,沒成想,還真的被她給說中了.

沈兆易知道她車禍受傷,也肯定明白宋媛的證據不可能自己長腿兒飛到經偵科,可他什麼都沒問,他唯一問的,就是宋喜對宋媛的態度.

"……"宋喜無聲的歎了口氣,沈兆易是一點兒都不願讓她為難.

她正坐在床上出神,想著如果宋媛坐牢,董儷珺往後的日子怎麼辦,宋元青那頭又要怎麼處理,手機響了一聲,是微信.

宋喜打開一看,不由得想笑,喬治笙第一次在微信上找她,發的圖還是她在群里用的,一張很可愛的美少女戰士,小小兔.

宋喜勾起唇角,馬上回了個常景樂經典表情包之一,甩手娟的圖.

隨後喬治笙把電話打過來,第一句話問:"還沒睡覺?"

宋喜想了想,還是沒說謊,如實回答:"剛才沈兆易給我打了個電話,說宋媛目前面臨律師偽證罪和經濟罪兩種,起判五年."

喬治笙那頭停頓片刻,隨即如常低沉悅耳的聲音道:"你怎麼說?"

宋喜道:"我說依法辦事兒."

喬治笙說:"我以為你會心軟."

宋喜美眸微挑,半開玩笑半認真的口吻回道:"我早說了我沒你想的那麼善."

喬治笙說:"你做得對."

宋喜不是聖母,且不說她跟宋媛結怨已深,現在是宋媛企圖要她的命,喬治笙弄到這些證據要費多大的力氣?她若是對宋媛以德報怨,那她何以報德?

"我明天上班,等周末放假去看我爸,還得跟他說一聲."

喬治笙說:"別想這麼多,趁著有空好好補個覺."

宋喜說:"我怕現在睡了,晚上睡不著,明天還要上班."

喬治笙說:"你晚上睡不好,現在多睡會兒."

宋喜剛想說,她晚上怎麼睡不好了?結果話到嘴邊,她猛然get到他的點,頓時吸了口氣,明明身邊沒人,可卻小聲說:"你還沒夠啊?"

隔著手機,她能想象到喬治笙那張面不改色的臉,薄唇開啟,他不答反問:"你夠了嗎?"

宋喜說不出來話,她這人有時候真誠到連撒謊都不想,沒夠就是沒夠.

他在電話里面逗了她一會兒,有人來,宋喜叫他先去忙.

海威頂層,元寶進來喬治笙辦公室,開口說道:"完了,你為了老婆惹著老丈人了."

話是有幾分調侃,可語氣卻帶著幾分沉重.

喬治笙不動聲色的問:"宋元青找我?"

元寶'嗯’了一聲:"他托人給你帶話,叫你最近有空去一趟,他有事兒找你."

喬治笙沒接茬,元寶很輕的歎了口氣:"你為了宋喜把宋媛弄這麼慘,雖然她小產的事兒怨不著我們,可宋元青未必這麼想,手心手背都是肉,你是個外人,小心得罪了老丈人,他在宋喜面前說三道四,你里外不是人."

喬治笙特別通透,不以為意道:"在他心里,我就該是這樣的人,我要是不能胡作非為,他當初也不會把宋喜放我這兒."

元寶特佩服喬治笙這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氣勢,可是……

"你現在動到人家養女頭上了."

喬治笙眼皮一掀,眸子中七分冷三分潮:"親的重要還是養的重要?"

元寶瞧著喬治笙,回了句:"反正你是外人,最不重要."

喬治笙別開視線,略顯郁悶,畢竟元寶真相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