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78章 關門梳頭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在棋牌室打牌,外面每來一個人,戴安娜都會領進來打聲招呼,宋喜跟兩邊人都熟,爽朗的說道:"隨便坐,跟自己家一樣."

戴安娜是個喜歡交朋好友的,所以家里來這麼多人,她完全不覺著鬧騰,反而很享受這種到處都是人的感覺.

喬艾雯剛來,常景樂就張羅著要把位置讓給她,喬艾雯說:"我不打,我等著寶哥來給我梳頭呢."

常景樂笑著打了張二餅,說:"也就你敢指使他做這種事兒,他那雙手是給人梳頭用的嗎?"

話音落下,還不待喬艾雯回答,顧東旭一推牌,卡二餅胡了.

無論打的大小,常景樂慣常調侃人:"我可跟你小舅一個輩分,你贏我一點兒不手軟."

宋喜替顧東旭道:"我旭哥喊你一聲樂哥還不夠嗎?難道要喊你舅?"

常景樂笑道:"可不嘛,也就我不在乎這些虛名,生生降了一輩兒."

正巧趕上戴安娜從外面走進來,聞言,她開口道:"我跟東旭一輩兒的,是不是我也得喊你一聲叔或者舅啊?"

常景樂抬眼,目光落在戴安娜臉上,前一秒還在裝大輩兒,這一秒馬上變得和顏悅色起來:"跟孩子開個玩笑,我還能占他便宜嘛."

都孩子了,還想怎麼占便宜?

幾人說話的功夫,外面門鈴響起,喬艾雯有些慌,馬上道:"要是凌岳,千萬別往這屋領,我還沒梳頭呢."

戴安娜出去開門,門外隱約傳來對話聲,好似不是一個人,喬艾雯躲在書櫃後面,不多時,戴安娜引著元寶和佟昊進來.

喬艾雯舒了口氣,閃身出現:"嚇死我了."

其余人忙著互相打招呼,元寶向喬艾雯走去,一張帥氣的臉上如常溫潤:"想梳什麼頭?"

喬艾雯抓起兩縷頭發,往頭頂比劃:"倆丸子,我給你看照片."

她調出最近拍的照片,其中不乏跟凌岳一起的合照,都是在薩城時拍的,她臨時空降,搞得他猝不及防,興許是沒緩過神來,所以她拉著他拍照,他也沒躲.

照片中喬艾雯梳著兩個可愛的丸子頭,她說:"幸好我發型師是夜城本地人,我臨走之前把他喊出來給我梳的頭."

元寶微笑:"他喜歡你這樣的打扮?"

"嗯."

他馬上打趣一句:"不是蘿莉控吧?"

喬艾雯眼睛轉了三百六十度,不以為意的回道:"只要他喜歡,什麼風格我都能變."

元寶道:"這話別讓你哥聽見,准罵你沒出息."

喬艾雯著急忙慌:"看半天了,你到底行不行?"

元寶把手機還給她:"你的事兒,我什麼時候不行過?"

喬艾雯當即回以一記感動的眼神兒:"還得是我寶哥."

元寶幫喬艾雯梳頭,她就准備倆頭繩,他還需要其他東西,戴安娜道:"去我房里,化妝台上什麼都有."

元寶帶著喬艾雯進了主臥,兩人前腳進去不到五分鍾,緊接著有人按門鈴,凌岳來了.

戴安娜想給里面的喬艾雯通風報信,所以特別大的聲音,揚聲道:"凌大醫生來了,快點兒進來."

主臥的喬艾雯聞言,看著才梳了一半的頭發,情急之下催促元寶:"快關門,快關門."

元寶想提醒一句來著,關門真的好嗎?但見喬艾雯火燎屁股一樣,他只好先去門口把門關了.

凌岳跟戴安娜打招呼,換了鞋往里進,走至客廳沙發處,他無意中一瞥,在好幾個女式包中,目光落在銀藍色漸變包上,准確的說,是落在包包的掛墜上面,掛墜是一只純白的皮草羊玩偶,當時兩人去看電影,路過商店,她非叫他買來送她,彌補她失羊之痛.

喬艾雯也來了?

不動聲色,凌岳跟著戴安娜往棋牌室走,中途戴安娜說:"小喜也叫了她老公的朋友,今天人多,凌大醫生也接接地氣,熱鬧一點兒."

凌岳進了棋牌室,果然看到一些熟面孔,這些人都在宋喜住院的時候就已經見過,大家打了聲招呼,凌岳臉上也帶著幾分微笑,只是心底納悶兒,喬艾雯呢?

麻將桌上已經換了一波人,常景樂不打了,換佟昊上來,韓春萌招呼凌岳:"男神,你來打,我要去廚房准備晚飯了."

凌岳道:"讓王妃替你一把,我去趟洗手間."

他轉身往外走,好死不死在經過主臥門前,門把手忽然下壓,緊接著門從里面開了一條縫.

喬艾雯想悄悄溜出去,誰知道……就這樣跟門前一米處的凌岳,來了個四目相對.

喬艾雯看著凌岳,他一身軍綠色長款風衣,外套都還沒脫,凌岳也看著喬艾雯,主要是看她這副鬼鬼祟祟的模樣.

元寶在門內根本沒看到凌岳,想叫喬艾雯光明正大的出去,所以抬手扒著門邊,直接把門打開.

這下,戴安娜的主臥,房門緊閉,只有元寶跟喬艾雯兩個人在里面.

喬艾雯清楚看到凌岳那雙漂亮的眸子中,星星刷一下子集體暗了,化作一片虛無的冷.

求生欲是人的本能,在這一刻,喬艾雯下意識的開口解釋:"你別誤會啊,寶哥剛剛給我梳頭來了."

說著,生怕凌岳不相信,喬艾雯還伸手摸了摸頭頂一側的丸子,殊不知這話不是雪中送炭,而是火上澆油.

梳頭?

凌岳心中刹那間想到的就是前陣子網上特別火的'做頭發’事件,孤男寡女,房門緊閉,丫告訴他,元寶給她梳頭?

凌岳一直以為自己喜怒不形于色,事實上只是太多年沒被人牽動過情緒,如今心底翻騰著醋火和怒火,他臉色陡然而變,無論喬艾雯還是元寶,都看得真切.

元寶是聰明人,一看就知道凌岳吃醋了,但他沒跟著摻和,以免越描越黑,只不動聲色的微笑,主動開口打招呼:"凌醫生."

凌岳感覺血液從腳到頭,又從頭到腳,一會兒熱一會兒涼,印象中他覺著自己應該是微笑了,也尚算禮貌的打了聲招呼.

元寶走了,原地只剩下凌岳和喬艾雯兩個人,她馬上對他動手動腳,拉著他的手腕,抬眼道:"你別這副表情,怪嚇人的,真的是梳頭,你聞聞,還有發膠味兒呢."

她把頭往前湊,沒有外人在,凌岳也無所謂沉下臉,薄唇開啟,冷漠道:"跟我說什麼,你愛干嘛干嘛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