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73章 有名有實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完全受不了這種,他嘴里稍有動作,她就蹙著眉頭,一張精致美豔的面孔上,模糊了痛苦和愉悅.

喬治笙額頭上已經蒙了一層薄汗,身上更是烙鐵一般滾燙,宋喜被他揉圓搓扁,渾身一陣陣的無力,哪怕是碰到他身上的扣子,也根本解不開.

喬治笙摟著她,帶著她一個翻轉,他躺在她下面,她騎跨在他身上,胸口上下起伏,他雙手卡在她纖細柔軟的腰上,這麼久了,終于開口說第一句話,聲音依舊低沉,讓人渾身酥麻.

"你幫我脫."

宋喜頭發順著臉頰垂下,黑暗中摩挲著他襯衫上的內扣,慢慢的,一顆一顆的解,喬治笙抬起手,幫她把頭發掖回耳後,露出那張讓他魂不守舍的臉.

他襯衫下擺有一截塞進褲子里,宋喜拽著襯衫往外拉,正全神貫注之際,誰曉得他突然很壞的挺深,宋喜低呼出聲,喬治笙輕笑,隨後聲音低沉暗啞的說:"我看你多想我."

宋喜耳邊嗡鳴作響,有些聽不清楚他說什麼,寂靜的夜,純黑色的大床上,兩具同樣被沖動只配的身體.

當他探入三分之一時,宋喜口中忽然溢出一句:"疼……"

喬治笙上身壓在宋喜身上,她死死的扣著他的手臂,本就嬌小,現在一縮,顯得更加柔弱,喬治笙如遭雷擊,抬起頭,睨著身下人.

宋喜看不到他臉上的表情,可他卻能看到她的,眉頭緊蹙,唇瓣緊抿,顯然是……疼?!

兩具身體同樣灼熱滾燙,同樣的胸口上下起伏,喬治笙腦海中閃過諸多念頭,最後唯有定格在一句上面:她,是第一次……

興許是宋喜從前太喜歡沈兆易,也興許是他太理所當然,他壓根兒就沒想過,宋喜還是完整的身子.

如今,這個禮物,是不是太驚喜了?

沒錯,是驚喜,狂喜,是他二十七年從未體會過的喜悅.

喬治笙無法用語言形容這種感覺,哪怕他不在乎她到底是不是第一次,可這絲毫不影響她是第一次,所帶給他的歡愉.

喉結上下翻滾,喬治笙當真語塞,第一次有種萬語千言,可話到嘴邊卻不知從何說起的感覺.

宋喜剛才刺痛了一下,這會兒隨著他動作的停止,那份痛感也在逐漸降低,她扣著他的手臂,稍稍松緩眉頭,主動道:"你輕輕的,慢一點兒."

她聲音輕柔,還帶著余驚未退的小心翼翼.

喬治笙快要瘋掉,是高興的瘋掉,俯身吻她,他微顫著聲音說:"我輕輕的."

意亂情迷之時,他也曾認認真真的安慰她道:"不怕,多做幾次就不疼了."

……

這一晚,宋喜從很疼到一般疼,再從一般疼到不疼,最後從不疼變成貪婪享受,這個過程經曆了床,沙發,浴室,甚至是飄窗……

宋喜就是個不服輸的人,沒有人能讓她心甘情願的低下頭,除非,真的是技不如人.

喬治笙對她做了之前夢里幻想的一切,有過之而無不及,期間顧及她的腳傷,很多時候,她都腳不沾地,一直掛在他身上.

他臥室里面沒一處好地方,幸好家里大,他們還可以去三樓睡覺.

宋喜覺著自己不是困了才睡著,而是暈過去的,喬治笙一次比一次猛,後來她腦海中只有莫名其妙的一句話:雨打芭蕉.

睡得迷迷糊糊,宋喜察覺到異樣,迷糊著睜開眼,是精力旺盛的喬治笙,她想著伸手攔他,一抬手,忍不住哼了一聲,胳膊好像折了,整根筋都在疼,想著動動腿……別開玩笑了,腿上像是被人掛了個三十斤的沙袋,完全抬不動.

喬治笙看她這副要死的樣子,黑眸閃著一抹光,低聲打趣:"昨晚的勁兒呢?"

宋喜不敢想昨晚,那注定是個不堪回首的記憶,她竟然想在床上跟喬治笙一較高下,事實證明,這就是報應.

喬治笙伸手欲拉她胳膊,宋喜馬上蹙眉哼唧:"不行,我身上疼."

喬治笙道:"我給你按按."

他幫她揉著手臂,揉到疼的地方,宋喜毫不遲疑的喊出來,喬治笙說:"沒用."

宋喜嗔怪的瞪了他一眼:"你有用?"

喬治笙沒看她,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回道:"我有沒有用,你知道."

宋喜被他噎了一下,偏生無法反駁,畢竟,他是真的好用.

喬治笙先給她按手臂,然後按後背,按著按著氣氛就不對了,宋喜想說她真的很累,可一看喬治笙那副不滅火就井噴的模樣,她既心軟又心疼.

哎,算了,她好人做到底,禮物也送到他開心為止,一咬牙一跺腳,不就一個多小時的事兒嘛.

事實證明,喬治笙是個知恩圖報的人,滴水之恩湧泉相報,宋喜讓他舒服,他就讓她更舒服,宋喜好多次都在想,從前網上有個關于男朋友活兒好的話題,其中有一個評論最亮眼,說每次跟男朋友在一起,都特想給他錢.

思及此處,宋喜沒心沒肺的'撲哧’一聲,笑出來了.

喬治笙眼皮一掀,並不清明的眸子盯著她看,薄唇開啟,聲音暗啞,帶著幾分氣音:"笑什麼?"

宋喜身體晃動,抬手撫上他的一側臉頰,輕笑著道:"覺著你可愛."

可愛?

喬治笙眉心微蹙,從來沒被人用這樣的詞形容過.

看著她那絲促狹的神情,他突然動作變快,宋喜當即由笑臉變成蹙眉,改成伸手捂嘴.

打昨兒起,兩人就再也不是有名無實的假夫妻了,打昨兒起,她將自己的全部,人,心,盡數都交給他保管.

中途宋喜手機響了,一連串的消息,是微信,她不過側頭往手機的方向看了一眼,喬治笙馬上懲罰性的讓她喊出來.

宋喜想打他,身上沒力氣,唯有眼淚汪汪的瞪著他瞧,喬治笙就受不了她這眼神兒,目不轉睛的盯著她看,最後將自己的全部留在別處.

宋喜昨晚就說了,她怕懷孕,樓下有套兒,三樓沒有,他只能出此下策,甯願自己難受一點兒,也不想她事後吃藥.

宋喜是個很注重小細節的人,從昨晚到現在,喬治笙待她一直剛中帶柔,處處為她著想,心底高興,她伸手摸著喬治笙的頭發,出聲道:"我一會兒做飯給你吃."

喬治笙躺在她身上,聞言忽然輕笑出聲:"怎麼,我哪兒表現的不好,你要懲罰我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