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72章 遲來的周年禮物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上次喬治笙去香港,合作案有些細項沒談攏,他心情又不好,干脆沒往下談,這回對方親自赴夜,誠意十足,喬治笙陪著吃了頓晚飯,中途抽空打給宋喜,說是叫人送了飯菜回家,讓她別等他,先吃.

宋喜應聲,隔著電話他隱約覺著她心情不錯的樣子,問她有什麼高興事兒,宋喜故意賣了個關子,"等你回來告訴你."

喬治笙說:"我盡快."

等到吃過晚飯,喬治笙跟對方打了招呼,說家里有人剛出院,接下來的行程就由元寶全權代勞,他一秒不耽擱的坐車回家,路上還給她買了個抹茶蛋糕,想著祝她健康出院.

蛋糕買完放在車上,喬治笙才後知後覺,他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膩歪了?原來他從不做這種事兒,也沒想過怎麼哄人高興,但他現在經常會不由自主的晃神兒,有時候開開會,也在想給宋喜送點兒什麼禮物好.

從前身邊熟人都笑他,說他這種性格,注定不會討女人歡心,就連喬治笙自己也一度覺著哄人是個麻煩事兒,但現在看來,倒是一幫人杞人憂天了,喜歡是本能,寵慣也是本能,只要足夠喜歡,足夠上心,一切都是水到渠成,順理成章的事兒.

快到家之前,喬治笙忍不住給宋喜打了個電話,問她在干嘛.

宋喜聲音溫柔中帶著幾分撒嬌:"在等你回來啊."

喬治笙說:"快了,再有十分鍾就到."

宋喜馬上高興了:"快點兒回來."

喬治笙很聰明,也很敏銳,問:"准備了什麼東西嗎?"

"嗯…明確的說,也不能算是東西."

喬治笙心底已經隱約感覺到,聲音低沉,他說:"不到十分鍾了."

宋喜賊兮兮的笑了笑:"我先掛了."

說罷,不待喬治笙應聲,她主動掛斷.

司機是個有眼力見兒的,不等喬治笙吩咐,他兀自加速,不過五六分鍾就開回翠城山.

喬治笙下車拎著蛋糕往里走,很奇怪,別墅一二層沒亮燈也就算了,三層宋喜的房間竟然也是黑的.

開門進去,喬治笙隨手按了下走廊開關,沒反應?

于喬治笙而言,開不開燈也沒什麼太大區別,放下蛋糕盒,他換了鞋子往里走,第一件事兒先去檢查了一下內部電閘,果然,電閘被拉下來了.

宋喜有些怕黑,如果是外部導致的停電,她早給他打電話了,而且附近有保鏢,有什麼事兒保鏢也會通知他,所以……只能是她自己拉的.

喬治笙在黑暗中邁步往樓上走,俊美的面孔上,唇角勾起一抹戲謔的笑,雖然不知道她要搞什麼名堂,但他很樂意陪她玩兒一把.

直接走上三樓,喬治笙壓下門把手,推門往里走,黑暗的房間里,他如白晝一般正常行動,床上,被子隆起一條身形,他走到床邊,掀開被子,里面一黑一白兩只貓蜷在一起,除此之外哪里有宋喜的影子?

喬治笙一邊往樓下走,一邊伸手解著襯衫扣子,聲音稍微提高幾分:"藏好了,別讓我找著你."

他說著反話,話中威脅和危險之意很濃,仿佛被他找到,一定少不了一頓罰.

來到二樓主臥,喬治笙推門往里走,自打搬上三樓,他就沒在二樓住過,穿過走廊,拐過死角,他一眼看到大床上的景象--黑色的被子,上面依舊平鋪,下面卻用紅色蕾絲綁住,上寬下窄,乍眼一看,像是一束巨型的花.

而此時'包裝’里面,豎著一條纖細修長的身影,喬治笙眸子一暗,走到床邊,伸手緩緩掀開被角.

他已經猜到是宋喜躺在里面,可當他看見她的臉時,心跳讀秒,時間仿佛在此刻靜止,一眨不眨望著床上的女人,她穿著黑色蕾絲邊的睡裙,皮膚在黑紗之下若隱若現,頭發隨意的鋪散開,襯著一張白皙的面孔,明眸皓齒.

宋喜在他掀開被角的那刻,已經睜開眼睛,原本她想玩兒睡美人的,可臨時改變主意,忽然不想錯過他臉上的任何細微表情.

她的視線習慣了黑暗,隱約可見喬治笙立體俊美的面部輪廓,他抿著削薄的唇瓣,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她看.

兩人就這樣,一個躺著,一個單膝壓在床邊,手里掀著被角,四目相望,最少有七八秒鍾,然後某個瞬間……

喬治笙跟宋喜幾乎是同時動作,他俯下身,她抬起雙臂,她環住他的脖頸,被他從被子里面拖出來,兩具身體緊緊地擁抱在一起,他瘋狂的吻她,她也拼命的回吻他,就像是高氯酸達到了一百三十度,轟的一聲,炸響了寂靜黑暗的夜.

宋喜被他攔腰抱起,她雙腿順勢纏在他腰間,喬治笙將她壓在床上,宋喜張口去咬他的唇瓣,才剛一碰到,馬上被他反過來含住.

幾番近乎厮磨的深吻過後,當體內的躁動因子已經無法被唇上的溫度安撫,喬治笙的手終于掀開她的黑色睡裙,順著她弧線明顯的腰際,緩緩向上攀爬,他手指上的皮膚比她身上的要粗,所到之處,皆引起她汗毛豎起的戰栗.

終于,他大手攀到她一側胸前,原以為她睡衣里面是光著的,可突然摸到一根根很細的鏈條,跟項鏈差不多,像是內衣的形狀,上面吊在肩膀上,下面勒在胸底,他漆黑如夜的瞳孔,陡然一沉,一如被欲|望拉進了深淵.

宋喜心跳如鼓,跟他類似的神情,慵懶的盯著他看.

她沒有問他喜不喜歡,因為他忽然繃緊的身體,已經是最誠實的回答.

喬治笙覺著,他可能會被宋喜搞死……

宋喜渾身千萬只螞蟻在爬,一會兒這里癢,一會兒那里癢,可當她意識察覺到的時候,仿佛又哪里都不癢,稍一放松,又全身都癢.

喬治笙在宋喜身上,從來都是屬狗的,他咬斷了連著珠子的鏈子,宋喜胸前一松,鏈子滑落,這麼個精致的內衣,從穿上到壞掉,也就這麼會兒的功夫.

然而還不等她反應,酥麻從胸前急速擴散到四肢百骸,宋喜難耐,雙手胡亂穿進他的發絲,喬治笙埋首的動作就像是一只妖,要把她的魂魄都給吸出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