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71章 萬事俱備,只等他來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住院五天,腳腫消的差不多,已經可以回家休息,這幾天難為喬治笙每天都陪她住醫院,其實他是有輕微潔癖的,每天都要把病床上鋪著自家的床單被套,不然他根本躺不下去.

都說患難見真情,雖然宋喜這回大難不死,還是小傷,可喬治笙每天醫院公司兩頭跑,無論多忙都會盡量擠時間留在她身邊,宋喜還是非常感動的.

她這人大氣,一感動就容易激動,一激動就容易送驚喜.

喬治笙中午接她出院,兩人在外面吃了頓飯,等到下午回家,剛進家門他就接到電話,有事兒.

宋喜說:"你快去吧."

她站在玄關換好拖鞋,其實她的腳現在已經可以自己走路,只要小心點兒就不會疼,可喬治笙還是把她打橫抱起來,邁步往樓上走.

宋喜環著他的脖頸,眼睛中帶著星星,出聲問:"你晚上幾點回來?"

喬治笙說:"怕無聊叫人來家里陪你,我盡量早結束,晚上想吃什麼,我叫他們送來."

宋喜說:"我等你."

喬治笙道:"我給你打電話,餓了就先吃,別等我."

宋喜摟著他的脖頸,出聲撒嬌:"就等你."

喬治笙被她說的心里癢癢的,將她抱到三樓放在床上,熟練地脫掉褲子,把被蓋上.

宋喜又去勾他的脖頸,特別粘他,摟著他問:"是急事兒嗎?"

喬治笙說:"香港那邊臨時過來幾個合伙人,有個開發案要談."

宋喜依依不舍的松開手:"那你快去吧."

喬治笙俯身吻她,宋喜沾火就著,喬治笙趕在自己尚存理智之前抬起頭,眸子已經有些沉重,目不轉睛的盯著她,壓低聲音說:"晚上等我."

宋喜唇瓣晶瑩,'嗯’了一聲,兩人膩歪了半天,他才下樓.

沒多久,宋喜手機響起,是喬治笙給她發了條短信,言簡意賅,是他的作風:在家等我,睡一覺我就回來了.

宋喜回複道:我都想你了.

喬治笙很快把電話打過來,宋喜接通,他聲音低沉悅耳:"要不要我回來?"

宋喜猜他剛上車,因為聽到話筒里面傳來關車門的聲音,她側躺在床上,摟著被子,眼底帶笑,唇角含春:"不要."

喬治笙問:"為什麼?"

宋喜道:"想聽真話還是假話?"

喬治笙最近也被她帶的好脾氣,出聲回道:"都想聽."

宋喜說:"假話是怕你耽誤正事兒,也顯得我知進退,深明大義."

喬治笙聲音中帶有一絲輕笑:"真話呢?"

"真話是我有點兒困了,想睡覺."

喬治笙聲音溫柔:"困了就睡吧."

宋喜打趣:"你不給我唱個搖籃曲嗎?"

喬治笙低聲回道:"等我回來的."

不過五個字而已,宋喜莫名的渾身酥麻,差點兒不能自已.

兩人又講了半小時的電話,當真是尋常小情侶一般,在一起時膩歪,不在一起時更膩歪.

等掛了電話,宋喜下床去浴室洗澡,隨後敷著面膜出來,打開衣櫃,從里面拿出一個黑紅相間的禮盒來.

禮盒打開,里面是一套宋喜從沒穿過的性感內衣,說是內衣,其實根本沒有布料,就是幾條很細很細的鏈子串起,在關鍵部位用珠子擋住.

宋喜越看越覺著臉紅心跳,這也就是在網上買的,如果是實體店,她真不好意思露臉兒.

這套裝備她早就買好了,本想在初五那天給喬治笙個驚喜,結果一拖拖到現在,如今不是他耗不耗得起的問題,而是她不想等了.

敷完面膜,宋喜試穿了一下,站在鏡子前,她自己都不好意思直視,這若是喬治笙看見,准把她拆散了.

不過這套內衣同樣也秉持著好看不實用的原理,並不怎麼舒服,宋喜暫時脫下換上自己的睡衣,其他人都已經上班了,她還在放假,閑來無事,窩在床上打給戴安娜.

戴安娜接通,里面有些吵,宋喜問:"你干嘛呢?"

戴安娜說:"搬家呢."

宋喜美眸一挑:"搬家?你往哪兒搬?"

戴安娜回道:"東旭家樓上,正好房主要賣,我就買了,現在正找人往外清家具呢."

宋喜唇角勾起,笑著道:"你住東旭家樓上?那你們三個以後不得把整棟樓掀翻了?"

戴安娜也是一副得意洋洋的口吻:"現在三缺一,就差你了,你來不來?"

宋喜說:"我可買不起你們那小區,十五六萬一平."

戴安娜說:"提錢不就俗了?你來,我包養你."

宋喜笑嘻嘻的問:"那我家喬治笙怎麼辦?要不你跟他商量商量,看他能不能放我走?"

戴安娜立馬罵道:"少跟我這兒臭顯擺,不知道愛護一下離異單身女青年嗎?"

宋喜說:"嫉妒離異單身年輕女富豪不行嗎?"

戴安娜說:"屁,你老公喬治笙,別說在夜城,全國你都橫著走,故意氣我."

宋喜笑說:"你不也有常景樂追嘛,對了,你倆最近怎麼樣?"

戴安娜找了處安靜的地方,出聲回道:"沒怎麼樣,就當朋友處唄."

宋喜說:"我可提醒你,他是帶刺兒的玫瑰,看著是好看,摸著可紮手."

戴安娜說:"我知道,一看他那樣兒,就知道是個能玩兒的."

宋喜問:"那你怎麼想?就當朋友還是想進一步發展?"

戴安娜說:"我還真沒想這些,先把住的地方敲定了,下一步琢磨著干點兒什麼,這一套房子就五千萬,你成天說我女富豪,五個億在夜城夠干嘛的,撲騰兩下就沒有了,我現在想得很明白,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."

宋喜道:"我王妃威武霸氣,感覺以後要跟你混了."

戴安娜問:"你有沒有什麼賺錢的門路?我投資."

宋喜說:"做手術算嗎?"

她仿佛看到戴安娜在翻白眼兒,話筒里傳來對方故意調侃的聲音:"果然是喬太太,一點兒不擔心錢不夠花,我要是有個這麼牛逼的老公,我也不愁,可惜我沒有."

宋喜認真道:"你別說,我還真想賺錢,不跟你開玩笑,我想買套別墅,帶花園兒的,但我手里錢不夠,我也不想從喬治笙要,你最近琢磨著干點兒什麼,我入股."

戴安娜小聲嘀咕:"我問你有什麼門路,你丫又轉到我這兒."

宋喜笑道:"我滿腦子不是手術刀就是心髒,門路就靠你了."

戴安娜確實是幾人中最有生意頭腦的一個,從前二十歲出頭的時候,她就玩兒股票賺了不少,所以宋喜跟她混,賠不著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