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66章 忌憚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凌岳從韓春萌那里得知宋喜出事兒的消息,定了當天的機票跟喬艾雯一起返夜,當晚就出現在宋喜病房,這也是凌岳跟喬艾雯認識這麼久,第一次知道她是喬家人,還是喬治笙的親妹妹.

宋喜這一出事兒不要緊,連帶著她跟喬治笙的隱婚也浮上水面,周邊好些人的關系都變得更加耐人尋味,比如顧東旭到底要不要喊她小舅媽,凌岳雖然還沒跟喬艾雯正式確定關系,但照這形勢發展下去,以後是喊師妹呢,還是喊嫂子呢?

一小天的迎來送往,待到最後一波,喬治笙說:"告訴他們明天都不用來了,沒空應酬你們."

宋喜心底是有一丟丟的小累,但也不會像喬治笙這麼直白,關鍵這話也只有從他嘴里說出來,其他人才會覺得天經地義,理所應當.

房間中只剩兩個人的時候,耳根子終于變得清靜,宋喜腳踝不敢亂動,就這麼直挺挺的平躺著.

喬治笙坐在床邊問:"想吃什麼?"

宋喜回道:"你吃什麼我就吃什麼."

喬治笙看她眼底帶著止不住的雀躍,開口道:"干嘛這麼高興?"

宋喜抬起左手,動了動無名指,勾起唇角回道:"感覺有精神食糧就夠了,不吃飯都沒事兒."

沒外人在的時候,宋喜滿眼歡喜的打量手上戒指,真是越看越喜歡.

喬治笙說:"那我看著定了."

"嗯."

他拿起手機打電話,叫人送吃的過來,宋喜放在桌上的手機震動幾聲,拿起來一看,是顧東旭發微信給她,問她現在打字方不方便.

宋喜回複:身邊除了你小舅沒外人,你說.

顧東旭道:我聽王妃和萌萌說,今天的事兒出得蹊蹺,像是蓄意的,怎麼回事兒?

宋喜回複:我現在已經可以確定不是意外,對面的車壓過雙黃線直奔我來的,對方是想要我的命.

顧東旭問:最近得罪誰了?心里有懷疑的人嗎?

宋喜回道:不知道是我爸的政敵,還是我自己得罪的人,如果是後者,我最近只得罪了宋媛,宋媛她媽車禍住院的事兒你知道吧?跟你同一家醫院,出事兒當晚她給我打過電話,非說是我找人做的,我倆吵了一架,她認定是我,也說過要報複的話.

顧東旭道:你有懷疑的目標就行,我找刑偵的朋友幫你查一下宋媛,如果真是她干出這麼喪心病狂的事兒,哪怕她是你們家養女,這事兒也絕對沒完!

兩人都在打字,但卻能完美的模擬出對方的表情和口吻.

喬治笙吩咐完之後掛斷電話,看宋喜雙手不停地打字,但群魔亂舞群里卻沒人講話,他問:"在跟誰聊天?"

宋喜眼睛盯著屏幕,出聲回道:"東旭."

喬治笙問:"他干嘛?"

宋喜回道:"東旭說找人幫我查宋媛."

喬治笙說:"我已經找人查她了."

宋喜面色坦然的說:"如果她真的犯法,我希望走法律途徑抓她."

喬治笙沒接話,宋喜回複完顧東旭,抬頭看他,但見他從煙盒中敲出一根煙,拿在手里卻沒抽.

她很敏銳,馬上察覺到一絲若有似無的小異樣,主動去拉他的手,宋喜開口說:"我沒別的意思."

喬治笙側頭看她,面色如常:"嗯,多個人多條路子查."

宋喜回視他,目光清澈坦然:"我沒有信不過你,反而是怕你先警察那邊查出是她,我怕你為我出頭,轉身再叫人抓到把柄,可能從小聽了太多有事兒找警察的話,根深蒂固了,咱們犯不著為不值得的人冒險."

宋喜這話是真心實意,只不過她說的比較委婉,宋元青對喬家的印象並不好,董儷珺出車禍,宋喜絕對站喬治笙,可宋元青對喬治笙卻仍舊抱有疑心,如果在這樣的緊要關頭,喬治笙真的為了幫她出氣,對宋媛做了什麼,哪怕這是宋媛罪有應得,可宋元青怎麼想?

宋喜夾在兩人之間挺難的,一個老公,一個爸爸,他們都是為了她好,只不過信仰和方式不同.

喬治笙是聰明人,宋喜就算說的再委婉,他也能深入到最底層的含義.

喬家當初靠什麼起的家?宋家靠什麼起的家?無論宋元青還是宋喜,對他有所忌憚都是本能的,有些東西,一旦沾了,一輩子都要帶著.

宋喜拉著喬治笙的手,眨著眼睛逗他:"生沒生氣?"

喬治笙眼底帶著暖色,薄唇開啟,出聲回道:"我沒你想的那麼小氣."

宋喜撇撇嘴:"常景樂他們都說你小氣."

喬治笙道:"你信他還是信我?"

宋喜想都不想的回答:"當然信你了."

喬治笙眼底暖色更濃.

醫生說宋喜的腳最好住院觀察幾天,宋喜明天就上班了,托韓春萌請了假,她這樣實在是上不了手術台.

她在醫院住,喬治笙理所應當的成了陪護,開車回家把她的東西拿到醫院,宋喜可以混一天不洗澡,但她睡覺不能穿外衣外褲,喬治笙替她脫褲子的時候,腳踝那里根本脫不下,他說:"我給你剪開."

宋喜看了眼自己的小腳牛仔褲,當即回道:"不行,我可喜歡這條褲子了."

喬治笙橫了她一眼:"褲子重要還是腳重要?"

宋喜噘著嘴不說話,喬治笙已經掉頭去找剪子,剪子沒找到,水果刀倒是有一把,他拎著刀走回床邊,彎下腰道:"別動."

宋喜眼看著他把牛仔褲劃開,又把里面的保暖打底褲如出一轍的劃開,她心都碎了.

褲子順利脫下,她坐起身,自己脫上面毛衣,三下五除二,渾身上下只有一套黑色的無痕內衣褲,最簡單不過的樣式,卻也絲毫不搶她前凸後翹的風頭.

喬治笙看了一眼,目光瞬間深沉,緊接著別開視線,從袋子里面拿出一套睡裙遞給她.

宋喜直接往身上穿,喬治笙低聲問:"穿內衣?"

"嗯?"宋喜穿到一半抬頭看他.

後知後覺,她這幾天晚上睡裙之下都是真空的,血往臉上沖,她很快將睡裙拽下來,低聲回道:"在這兒睡就別這麼開放了."

她剛一躺下,喬治笙馬上提起被子,直接蓋到她脖子,宋喜問:"干嘛?"

喬治笙說:"別讓我看到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