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64章 心頭血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橋面亂成一團,整個正向行使的車道全都堵了,兩輛車里下來六名保鏢,男人們沖到車邊,四個撐著車身,確保車子不會稍一晃動就下落,另外兩個,一個打開駕駛席,另外一個打開後車門.

保鏢站在門邊,看著宋喜的目光中露出一絲慌亂,仿佛看見的不是她,而是一定會盛怒的喬治笙.

宋喜不知道這一刻自己的臉色有多白,一如空干了血,白紙一般.

開口第一句話,她說:"先救我朋友!"

身後保鏢已經在拉戴安娜,隨後是韓春萌,最後只剩下宋喜,她驚覺自己一點兒力氣都沒有,還是保鏢上前幫她解開安全帶,又提著腦袋把她從車里抱出來.

雖說大難沒死余驚未退,可這一遭也讓宋喜再一次醍醐灌頂,原來她的生命安全一直都存在隱患,到底是宋元青的仇敵?還是宋媛狗急跳牆之下的報複?

這些暫且不論,宋喜撐著保鏢的手臂扭頭去看,萬幸,戴安娜和韓春萌都沒受什麼傷,宋喜邁步往前走,剛開口想說話,可腳踝巨疼,她'啊’了一聲差點兒沒跪下,幸好身邊保鏢眼疾手快,一把將她扶住.

宋喜被就近送醫,慶幸不是骨折,只是軟組織挫傷,但傷勢算是同類型中比較嚴重的,她的腳踝眼看著腫起來,里面還透著被撞青的淤血,醫生要幫她把筋揉開,這份疼痛不是常人能忍,宋喜叫所有人都出去,自己也從醫生要了專門的小木條,擱在嘴里咬著,門外聽不到里面丁點兒的動靜,可宋喜卻疼的冷汗直流,無論心里怎麼勸慰自己,她也是醫生,一定要保持醫生的素質,但事實上,她疼到六親不認,要不是實在沒力氣,她可能會一腳把面前的醫生給踢開.

喬治笙趕來的時候,宋喜的腳剛剛揉完,腳踝簡單的包紮,除了厚度看不出內里的嚇人,但宋喜雙目通紅,眼白像是滲血一樣,看得他心里針刺一樣的疼.

醫生原本給她准備了輪椅,喬治笙沒用,直接打橫抱著她往住院部去,宋喜一路把臉埋在喬治笙胸前,不知是余驚未退還是強忍眼淚,身體一直微微的發著抖.

元寶跟著喬治笙一同來的,一是要向保鏢問話,二來也要替宋喜和喬治笙照看韓春萌和戴安娜的情緒,好在兩人都沒什麼事兒,只是手上擦破一點兒皮.

她們在病房陪宋喜說了兩句話,隨後元寶叫人送韓春萌回去,又打電話把常景樂給叫來了.

常景樂過來探望宋喜,順道囑咐:"不用擔心你朋友,我送她回酒店,你好好養著."

宋喜人前表現出足夠的堅強,喬治笙沒問一句先前發生的事,直等到所有人都走了,病房中只剩下兩個人的時候,他伸手摸宋喜的臉,宋喜一下子就哭了,沒有掩飾,所有的情緒一股腦的爆發出來.

喬治笙墨色的眼中卷著心疼和一絲狠意,那狠充斥著報複欲,無論是誰,他要對方付出代價.

他一直都是個不會說甜言蜜語的人,能讓他輕聲細語的人本就寥寥無幾,而此時此刻,宋喜的傷和眼淚,真的紮在了他的心坎兒上,所以他本能的放低聲音,像是對羽毛一樣跟她細語,生怕氣兒喘的大了,都會把她給吹走.

"不哭了,對不起,是我沒安排好."

手里拿著紙巾,他輕柔的幫她擦拭眼淚,連聲音都是無比的溫柔.

宋喜一邊點頭,一邊抽泣:"不關你的事兒."

她也不要他道歉,世事無常,人只能盡人事,命還是要看天的.

喬治笙卻不這麼想,宋喜是他女人,他連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好,還有什麼臉跟她談喜歡?

萬語千言,話到嘴邊,喬治笙幽深的目光望著她,薄唇開啟,沉聲道:"真想把你栓我褲腰帶上."

這樣除非先傷他,不然沒有人能動的了她.

多麼一句柔情似水的話,可宋喜偏偏笑點清奇,'撲哧’一聲破涕為笑,紅著眼睛對他說:"你褲腰帶上太涼了."

喬治笙望著她,兩秒後:"流氓."

說她流氓是有典故的,最近兩人如影隨形,如膠似漆,很多時候門才關上,還不等轉身,她就被他按在牆上,前天她穿了件短款毛衣,手臂抬起去抱他脖頸的時候,他人貼過來,腰帶上的金屬扣印在她肚子上,涼得她渾身一激靈.

當時她反應很大,還把他嚇了一跳.

提到流氓,宋喜腦回路轉到別處,輕歎了一口氣:"哎,今天是我們結婚一周年,我還打算送你份禮物的,現在鬧成這樣,都有心無力了."

喬治笙沒問她要送什麼,反而直接了當的說:"我也有份禮物要送你."

宋喜撐了撐發腫的眼皮,好奇問:"什麼禮物?"

喬治笙回手從椅背上搭著的外套口袋中,掏出一個黑色的戒指盒,背著她打開盒蓋,戒指拿出來,從宋喜的角度,她都沒看清楚戒指長什麼樣子,只見他抬起她的左手,然後把戒指套進她無名指上.

整個過程行云流水,仿佛家常便飯,沒有儀式感,更沒有過多的渲染.

宋喜只覺著手指一涼,戒指戴好,他看向她,俊美面孔上沒有多余的表情,唯眼神冷漠又炙熱,冷漠是天生的,炙熱是因為她.

薄唇輕啟,他低聲道:"跟我結婚受委屈了,連個婚禮和戒指都沒有,你要是想公開,等腳養好了,我們選個日子,把以前沒辦的都補上."

宋喜的眼淚在刹那間湧出,模糊了視線,她曾想過無數種被求婚戴上戒指的畫面,甚至曾經幻想求婚的人都不是他,但命運就是這樣,把兩個完全不搭邊的人湊到了一起,從此愛情,親情,家庭,榮辱,他們都要一起分擔.

宋喜哭了好久,待到情緒平定之後的第一件事兒,就是抬手睜大眼睛看戒指.

戒指比她想象中的還要大,王冠形狀,底部主鑽是一枚超過八克拉的稀有黑鑽,頂端則鑲嵌著一枚三克拉左右的耀眼紅鑽.

黑的純粹,紅的濃烈,這枚戒指就像喬治笙的人,只有被他當做心頭血的人,才有資格戴上他送的戒指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