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61章 常骨精,戴悟空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正在傷情的勁頭上,突然被喬治笙這麼一打岔,頓時難受不下去了.

喬治笙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說:"哭的差不多了,也就是你爸,換第二個男的我早翻臉了."

宋喜想白他一眼,發現眼皮子有些緊,抬手摸了摸,悶聲說:"我眼睛是腫了嗎?"

喬治笙'嗯’了一聲:"都沒之前好看了."

宋喜頓時蹙眉,喬治笙見狀,輕聲說:"架不住我喜歡."

宋喜掀起眼皮看他,跟他撒嬌:"那我在你心里是最美的嗎?"

喬治笙說:"光問一些廢話."

"什麼意思?"

"我又不瞎,你當然是最好看的."

這回宋喜總算高興了,不枉她在宋元青面前狂挺他,她聽得出來,哪怕是最後,宋元青被迫接受董儷珺和宋媛的白眼兒狼行徑,但對于喬治笙,他依舊不放心.

可宋喜相信,只要他說沒做,那就一定沒做過.

兩人乘車離開監獄,掉頭往回走的途中,喬治笙說:"你群里回個話,他們一直在問."

宋喜之前把手機調了靜音,這會兒打開微信,群魔亂舞里面都是問她這邊出了什麼事兒的,喬治笙半小時前回複過一次,說她還沒出來.

宋喜打字回複,告訴他們別擔心,事情都處理好了.

竟然是佟昊第一個回話:那就好.

隨後元寶也說:沒事兒就好,你們還過來嗎?

宋喜跟喬治笙說:"我沒心情,就不去玩兒了,你要去嗎?"

喬治笙說:"你不去我還去什麼."

宋喜就在群里回複:你們好好玩兒吧,我倆今天不去了.

霍嘉敏跳出來說:常骨精一直在裝模作樣的跟你好朋友聊天,你不怕她羊入虎口?

宋喜開玩笑回道:我朋友是孫悟空,叫常骨精小心點兒.

隨後,宋喜馬上單敲了戴安娜,先回複自己這邊的事情解決了,叫她別擔心,然後又囑咐:晚上某人送你回酒店,門關緊點兒,別讓人有機可乘.

戴安娜過了幾分鍾回複:我可能當人妻太久了,都快忘記外面的花花世界這麼好玩兒,某人挺有意思的,剛才給我講了幾個笑話,差點兒沒把我笑死,我好久沒這麼樂過了.

宋喜看到屏幕上的字,勾起唇角回道:好好好,不打擾您老人家重新享受單身生活,告辭.

戴安娜回了個表情包,上面寫著'退下’兩字.

宋喜收起手機,喬治笙道:"回我媽那兒,還是回翠城山?"

宋喜微愣,隨即道:"今晚不是還得在你家住一晚嗎?"

喬治笙說:"你眼睛腫著樣兒,我怕你嫌丑不願意讓我媽看見."

他再次提醒她,宋喜心底懊惱,試探性的問:"那我們突然回家住,好嗎?"

喬治笙道:"就說我的事兒."

宋喜馬上唇角輕勾:"背鍋俠."

喬治笙不語,給自己老婆背鍋,天經地義,沒什麼好炫耀的.

前方路口,方向盤一轉,喬治笙開車帶宋喜往翠城山方向走.

……

禁城,喬治笙永遠都留著幾個特定包廂,無論常景樂阮博衍,還是元寶佟昊,保證他們隨時帶人過來玩兒,都不會沒房間.

此時某豪包內,霍嘉敏和喬艾雯正合唱一首《小跳蛙》,前者一手麥克風一手酒杯,後者一手麥克風一手電話.

"快樂池塘栽種了,夢想就變成海洋,鼓的眼睛大嘴巴,同樣唱得響亮,借我一雙小翅膀,就能飛向天陽,我相信奇跡就在身上…"

等到啦啦啦啦的部分,兩人一個邀請佟昊當伴唱,一個邀請元寶當伴唱,兩個男人啦啦完了,她們再繼續往下,氣氛可謂是有人強顏歡笑,有人樂不可支.

阮博衍坐在沙發中間玩兒手機游戲,右邊是四個唱歌的,左邊稍遠的位置,常景樂和戴安娜坐在一起.

昨天看電影是兩人第一次見面,今兒才第二次,戴安娜光看長相偏安靜甚至是文靜,剛開始常景樂湊近乎還有些小心翼翼,生怕把她嚇著,但是湊近之後才恍然大悟,丫根本就是文靜外表之下,隱藏著一顆躁動的老司機之心.

兩人聊著聊著,不知怎麼就尬上了笑話,起初常景樂也是試水,講的笑話那是小蔥拌豆腐,一清二白,戴安娜微笑,反應沒有很強烈,再後來,他試著帶點兒擦邊球的,她臉上笑容多了些,再後來,他講了一些上路五年的老司機才能聽懂的笑話,她直接樂出聲了.

常景樂挑眉:"老司機,失敬失敬."

戴安娜彎起眼睛,桃花眼眯成了兩道月牙,笑著回道:"同行,承讓承讓."

常景樂說:"我剛才講的笑話里,有一個是真事兒."

戴安娜馬上感興趣的問:"哪個?"

"你猜."

她一副認真思索的樣子,幾秒後靈機一動:"避孕套那個?"

常景樂笑了:"果然是老司機啊."

他之前說一個下屬去參加上司的追悼會,結果去之前買黑色避孕套,身邊同事問為什麼,男人說去慰問一下嫂子,這種場合,不好太花里胡哨,黑色顯得莊重.

當時戴安娜笑毀了,這會兒聽說是真人真事兒,更是感歎藝術來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.

常景樂暗道,這笑話的男主人公在現實中就特別慘了,睡上司的老婆,哪怕上司死了,上司的家里人也差點兒沒把他弄成太監.

不過笑話嘛,博她一笑就夠了,至于背後的血腥,無關緊要.

凌晨不到一點,一幫人從禁城出去,喬艾雯手機響了,她就攥在手里,看到是凌岳打來的,一秒接通.

"喂?"

凌岳平靜的聲音傳來:"還沒睡?"

喬艾雯笑說:"這不等你電話呢嘛,這麼晚打來,想我了吧?"

凌岳說:"我不小心撥錯了,沒什麼事兒掛了."

喬艾雯正要說話,身後元寶叫道:"小雯,你先上我車,我去接個電話就來."

喬艾雯下意識的應聲:"哦."

手機中凌岳聽的真切,他只跟元寶在醫院見過一次面,但對元寶的聲音,卻莫名記得真切.

喬艾雯還不明所以的跟他叨叨,凌岳等她說完,淡淡道:"這麼晚還不回家,你家里人不擔心?"

喬艾雯道:"我們好多人在一起."說完,她頓了頓,問:"你是不是擔心我了?"

凌岳暗道,擔心你個頭,口口聲聲說喜歡他,他前腳一走,她後腳就跟其他男人出去high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