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8章 擋箭牌,報應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抬眼問喬治笙:"可信嗎?"

喬治笙面不改色的道:"他家里人在給他安排相親,他一個都沒看上."

宋喜道:"怪不得呢,這是想找個擋箭牌."

她低頭在群里回複:樂哥,找個好人就結了吧.

隨後阮博衍在群里報了個名字:馮甯.

元寶道:我怎麼聽說是張雨馨?

霍嘉敏:哈哈哈哈,我聽我媽說了,他媽還介紹了蘭冬薇.

宋喜看著這個名字,輕輕蹙眉念叨:"蘭冬薇…怎麼聽著有點兒耳熟啊?"

喬治笙道:"蘭豫洲的女兒."

宋喜恍然大悟,緊接著勾起唇角:"蘭家的女兒啊,常景樂還有什麼不滿意的?長得不好看嗎?"

喬治笙說:"一般人."

宋喜挑眉:"你見過?"

喬治笙波瀾不驚的回道:"早些年蘭家有意撮合我跟她."

宋喜眼底馬上泛起幾分酸意:"然後呢?"

喬治笙道:"我沒答應,還有什麼然後?"

宋喜問:"為什麼不答應?"

喬治笙眼皮一掀,回視她:"為什麼要答應,我又不喜歡她."

宋喜就喜歡他這副'老子不愛,就算對方是玉皇大帝的女兒我也看不上’的勁兒,身子一滾,躺在他懷里,宋喜抬起頭,眼睛晶亮的問:"那你為什麼喜歡我?"

喬治笙微垂著視線睨著她,瞳孔黑的純粹,幾秒過後,薄唇開啟,低沉著聲音回道:"就你會磨人."

宋喜耳根子一熱,血往臉上湧,她忍著內心的餓躁動,低聲道:"磨人也是優點?"

喬治笙'嗯’了一聲:"你磨得我舒服."

宋喜這下真的受不了了,一頭紮進他懷里,耳朵又懷孕了.

微信響個不停,等到宋喜抽空看的時候,群里都亂套了,常景樂說她突然不見,是不是被喬治笙拉去滾床單了.

霍嘉敏問元寶:你最了解喬和尚,他興致都是來的這麼突然嗎?

元寶說:別什麼都帶上我,我可是正經人,平時也不陪睡.

佟昊道:陪誰也得看人.

霍嘉敏:靠靠靠靠靠,你們兩個!

阮博衍說:晚上出來,給你倆騰地方.

只有常景樂還堅定不移的@著宋喜:美喜,美喜,你出來,我跟你聊聊王妃……

宋喜現給戴安娜打了個電話,她無論何時何地都在睡覺,迷迷糊糊,問干什麼.

宋喜說:"晚上一起吃飯,還是昨天看電影那幫人."

戴安娜說:"我不是那個圈子里的,你去玩兒你的,不用管我."

宋喜道:"現在不是我想不想管你的問題,是有人看上你了,特地通過我約你,我也不敢貿然給你推了,這不來問問你的意思嘛."

戴安娜略顯慵懶:"誰啊?"

宋喜說:"常景樂,昨晚看電影坐第二排,戴眼鏡的那個."

戴安娜說:"送我跟大萌萌走的那個?"

宋喜說:"對對,就是他,我都忘了這茬,其實他昨天在電影院就向我打聽你,晚上也是爭搶著要送你回去."

戴安娜不以為意:"他知道我結婚又離異嗎?"

宋喜道:"這種隱私,我怎麼好直接說."

戴安娜道:"沒事兒,你直說,我也沒覺著這是什麼丟臉的事兒,他要是知道我是這種情況,還想追我,那就讓他追唄."

宋喜覺的王妃還是從前的那個王妃,她從來都是敢愛敢恨,當初十七歲遇見三十一歲的黃聰,頂著身邊同齡人找同齡人的壓力,她就敢挽著黃聰的手在大街上溜達,遇見學校里哪個不開眼的死對頭,當面問這是不是你爸,她當場眼皮子不挑一下的回道:"你可以叫他叔兒,我不介意你喊我嬸兒."

宋喜原以為經曆了黃聰,戴安娜會變得跟從前不一樣,可事實證明,有些人的颯是骨子里的,不會因為任何人,甚至不會因為時間而改變.

宋喜忍不住在電話里面給戴安娜點贊,但還是私心,友情提醒了一句:"常景樂長得是挺帥,但他也確實夠招蜂引蝶的."

戴安娜一句話差點兒沒把宋喜笑死,她說:"正好,我近一年什麼都沒干,專治狂蜂浪蝶,國外的品種我都能治,國內的多了什麼?"

既然王妃都同意了,宋喜又打了個電話給韓春萌,韓春萌說晚上要陪家里人吃飯不能去,宋喜就約了王妃自己.

晚間飯局還是如常熱鬧,昨天就看了個電影,黑燈瞎火,除了常景樂之外,好些人都沒看清楚戴安娜長什麼模樣,如今燈光一照,霍嘉敏就在桌下踹常景樂的腿,偷著擠眉弄眼,暗指他眼光不錯.

常景樂偷著踹回去,表面彬彬有禮紳士風度,實際上很快就在群里罵霍嘉敏:別動手動腳的,讓我未來女朋友誤會.

一句未來女朋友,所有在群里的人都笑得意味深長,仿佛常景樂出馬,這就是板上釘釘的事兒.

吃完飯一幫人包場看電影,今天韓春萌沒來,宋喜陪戴安娜坐,常景樂和喬治笙坐一排,期間時不時的低聲耳語:"你幫我多吹吹枕邊風,宋喜好像對我有偏見."

喬治笙抿著好看的唇瓣,都懶得搭理他,一副你自己什麼德行,心里沒點兒逼數嗎?

宋喜跟戴安娜坐在靠前的位置,中途也是私下里發微信聊天 ,宋喜問常景樂怎麼樣,戴安娜說:長得倒是挺讓人沖動的.

宋喜快要笑死,說戴安娜是老司機,戴安娜說:那是,畢竟駕齡在這兒擺著.

宋喜正低頭打字,屏幕切換成大萌萌來電字樣.

宋喜接通,小聲說:"喂,我在看電影."

韓春萌說:"你猜我剛才在醫院看見誰了?"

"誰啊?"

"我看到董媛,聽說她媽車禍送進來的,還挺嚴重,手術就做了四五個小時."

宋喜沉默,電影聲音有些大,韓春萌說:"喂?你聽見了嗎?"

"嗯,聽見了."

"雖然我挺討厭董媛和她媽,但大過年的看著也夠糟心的…"

宋喜心底五味雜陳,連韓春萌都不喜歡她們,更何況是她,可她畢竟嘴硬心軟,就像韓春萌說的,大過年車禍進醫院,終歸是有些鬧心.

電話掛斷,宋喜繼續抬頭看電影,暗道反正不關她的事兒,宋媛她媽,她自會照看.

可不過十幾分鍾,宋喜手機又響了,這回是個陌生號碼,宋喜看了幾秒,還是接通,低聲道:"喂?"

話音剛落,里面傳來一個刺耳的女聲,大聲罵道:"宋喜,我他媽跟你拼了!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