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5章 早有預謀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電影整好兩個小時,破案片加爆笑,中途宋喜差點兒沒笑暈過去,好在廳里不止她一個女的,其他幾人聲音比她還大,笑聲是會傳染的,喬治笙拉著宋喜的手,眼底的冷淡早就化成了溫柔,偶爾他也會情不自禁,側頭吻她,宋喜生怕被人看見,好在他們是最後一排.

結束之後,前排的人張羅著去吃宵夜,韓春萌轉頭對宋喜說:"小喜,我就不去了,我要回醫院看東旭."

戴安娜道:"我也不去了,我跟大萌萌走."

宋喜還不等說什麼,前排的常景樂邁開長腿走上來,開口道:"我送她們."

宋喜不著痕跡的給予常景樂一記暗示的眼神兒,常景樂但笑不語,一副她們兩個人,我才一個人,我能怎麼樣的架勢.

喬治笙對元寶說:"你們吃完飯送小雯回家."

喬艾雯看過來:"你們不回家嗎?"

喬治笙拉著宋喜的手:"我倆還有事兒."

宋喜都不知道喬治笙還有什麼事兒,但其他人皆是一臉曖昧,看得宋喜臉紅心跳.

一眾人就在商場里分開,待到只剩兩個人的時候,宋喜問:"現在去干嘛?"

喬治笙不答反問:"餓嗎?"

宋喜說:"還行,晚上吃的晚."

喬治笙什麼都沒說,開車載她去了海威酒店,看到酒店,宋喜馬上get到一絲不尋常,內心波動,表面平靜的問:"來酒店干什麼?"

喬治笙說:"住."

宋喜說:"我們今晚不回家嗎?"

喬治笙回了一句頗為意味深長的話:"看情況."

宋喜佯裝聽不懂,徑自問:"我們不回去,你媽會不會不高興?"

喬治笙俊美面孔上波瀾不驚,薄唇開啟,淡淡道:"我媽只想讓我高興."

這句話一出,已是非常明顯,宋喜要是再不知道他想干什麼,那她就是個傻子.

兩人來到酒店頂層,房門打開,她率先邁步往里走,聽到身後門被關上的刹那,她的手腕也被人扣住.

不知道多少女人會幻想過一幕,被愛的男人抵在牆壁上,一言不發,只有身體上最原始的本能沖動.

眼下宋喜就被喬治笙按在牆壁上,房間中沒開燈,一片漆黑.黑暗讓人膽大,讓人將白天里的所有偽裝和包袱統統卸下,取而代之的是壓在心底的噴薄野性和渴望.

喬治笙准確無誤吻上宋喜的唇,強勢撬開唇齒,索取她所有的香甜和柔軟,宋喜刹那間的緊繃和緊張,不過馬上便沉溺在他的霸道和灼熱之下.

在走廊里激吻十數秒,喬治笙雙手卡著她的腰,稍一用力將她抱起,宋喜雙腿環在他腰間,明明是第一次做這樣的動作,可兩人之間的默契,活像是操作過千百遍.

他帶她往主臥方向走,期間她繞著他的脖頸,像是藤蔓,吸人魂魄的藤蔓精,迷得喬治笙七葷八素,神魂顛倒.

他將她壓在床上,宋喜隨手一摸,摸到很多一片片柔軟的異物,嚇了一跳,她唇瓣離開他的,納悶兒的哼了一聲.

喬治笙低沉著聲音說:"花瓣,我讓人弄的浪漫點兒,他們一點兒眼色都沒有,弄了一床."

宋喜說:"你開燈我看看."

喬治笙在她唇上不輕不重的咬了一口,知道她是盤中餐板上釘,煮熟的鴨子飛不掉,所以起身開了床頭燈,暖黃色的燈光瞬間照亮四五十平的主臥,宋喜躺在鋪滿紅色玫瑰花瓣的大床上,坐起來往地上一看,原來地上也全都鋪滿了,厚厚的一層,絨一般的材質,好看的讓人心生波瀾.

喬治笙把外套和里面毛衣脫掉,看著宋喜問:"看夠了嗎?"

宋喜坐在床上,當真是人面桃花相映紅,人比花還嬌,朝喬治笙有意無意的拋了個媚眼兒,她輕聲道:"你先去洗澡."

喬治笙傾下身,雙手撐在宋喜身側,距離她很近很近,低聲問:"你呢?"

宋喜說:"我也去洗澡."

喬治笙黑色的瞳孔瞬間一沉:"一起?"

宋喜摸著他喉結下面的一顆襯衫扣子,似笑非笑:"想得美."

喬治笙壓下來吻她,在她耳邊低聲磨念:"一起洗,我幫你."

宋喜骨頭都軟了,可想到往後日子還長,她一定要忍住,好東西總要慢慢的給,這樣才每天都有驚喜.

在他明顯欲念深重之際,宋喜把他推開,叫他去洗澡,喬治笙不知道宋喜搞什麼,可他臨進去之前,從褲袋中掏出一個銀色的鋁箔包,含義明顯.

宋喜看著他,邊笑邊脫外套,喬治笙黑眸卷起一片濃重,什麼都沒說,轉身進了浴室.

他洗澡很快,沖完就穿著浴袍出來,可宋喜不在主臥,他找了一圈,發現客臥的浴室有水聲.

伸手按下門把手,門沒推開,三秒後,水聲停止,里面傳來宋喜的聲音:"流氓."

喬治笙站在門口等著她,待她一出來,他馬上將她打橫抱起往主臥走.

宋喜環著他的脖頸,兩人倒在床上的瞬間,她手快把僅有的床頭燈也給關了,這下房間再次陷入黑暗,亮過之後的黑,黑的純粹.

宋喜眼前還有些光暈,什麼都看不到,黑暗中唯有身前的喬治笙可以真實的碰觸,她能感受到他的急迫,因為他手臂處的肌肉繃得死死的,像是一塊塊打不動的石頭,她以為他會很急躁,可他卻壓著所有的沖動,肯耐下心來一步步的做.

他在討好她,宋喜幾度失了神志,然而在他解開她腰間浴袍帶子的時候,宋喜卻扭身,帶著他翻滾,將他壓在自己身下.

小手順著他胸前的衣襟鑽進去,摸到他滾燙的胸膛,然後一寸寸往心口上移.

垂下頭,她的唇瓣來到他耳側,很低的聲音,帶著撕破理智的蠱惑:"今晚我伺候你好不好?"

喬治笙腦子嗡的一聲,去他媽的理智和克制,這一刻他內心中的猛獸在嘶吼,恨不能沖出桎梏直接施虐.

喉結上下翻滾,他明顯的做了個吞咽的動作,幾秒之後,沉聲回道:"好."

宋喜無聲笑了,手一路向下,挑開他身上的浴袍,按在他瀕臨崩潰的源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