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3章 齊聚,歡迎回家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探頭一看,發現門口處站著身穿睡衣的喬艾雯,她睡眼惺忪,顯然是剛剛起來.

喬治笙把宋喜放到床邊,喬艾雯旁若無人的走進來,往床上一倒,有氣無力的道:"我昨晚做夢,夢見一頭雪白雪白的小羊,就站在咱家門口,眼巴巴的望著我…"

宋喜出聲安慰:"別難過了,逝羊已矣."

喬治笙道:"它眼巴巴的看著你,說什麼了嗎?"

喬艾雯眼眶含淚:"就是什麼都沒說,此時無聲勝有聲,我心里才難受,你說它漂洋過海從薩城來到夜城,容易嘛,一路上遭了多少的罪?來夜城一天好日子都沒過上…就這麼成人盤中餐了."

喬治笙面不改色的接道:"從薩城到夜城,連條像樣的河都沒有,更不至于漂洋過海,它盯著你看,沒准兒也是想告訴你,它很好吃."

喬艾雯氣得在床上直蹬腿兒,來氣道:"要不是你,媽能那麼快把它殺了嗎?那可是凌岳送我的定情信物!"

宋喜安慰道:"凌岳老家那邊,什麼都不多,就是雪白雪白的養管夠,你不18號就去薩城嘛,隨便挑隨便選,選個最白最漂亮的帶回來."

喬治笙把宋喜拉起來:"甭管她,她就是想讓我們也不吃."

宋喜去洗手間換衣服,外面傳來喬艾雯要死要活的聲音,不知道的,還以為任麗娜把凌岳給殺了.

中午吃涮鍋子,喬艾雯當真一口羊肉沒動,不僅沒吃羊肉,就連火鍋里的其他東西也一口沒吃,用她的話講:"這些東西都有我寵物身上的味道,貧者還不是嗟來之食呢."

說罷,她往嘴里塞了一根羊肉干.

喬治笙把剛剛涮好的羊肉夾到宋喜碗里,俊臉滿是坦然:"你還不貧嗎?你現在吃的羊肉干,保不齊就是你寵物的好朋友,甚至是親戚曬的."

宋喜正在喝飲料,聞言好險沒一口噴出來,趕緊拿紙堵住嘴,暗道喬治笙的幽默,當真是猝不及防.

喬艾雯一臉懵逼,嘴里的肉干不知該不該嚼,死的心都有了,偏偏任麗娜還特別紮心的從旁說道:"什麼東西有什麼東西的命,這羊就是拿來吃的,我怎麼沒把你床頭那兩條魚給撈出來燉了呢?"

喬艾雯深吸一口,顯然是要反擊的,可是話到嘴邊,她又泄了一口氣:"行行行,這個家是沒有我的立足之地了,我後天就走,找我的凌醫生去,你們誰都別攔我."

任麗娜說:"你去,也得人家願意接待你,別大過年的跑過去,人家不好意思叫你回來,倒給人添麻煩."

喬艾雯說:"不勞您費心,凌岳對我的好,超乎你的想象."

任麗娜眼皮子都沒挑一下,順勢道:"那就更好了,你什麼時候准備嫁人,提前跟我打好招呼,我嫁妝都備好了."

喬艾雯說:"凌岳不缺錢."

任麗娜道:"誰能把你娶走,都算是做好事兒,缺不缺錢我不管,這是我的一點兒心意."

兩人日常互懟,喬治笙見怪不怪,宋喜低頭吃東西,倒是覺著比春晚還熱鬧.

下午宋喜去酒店找戴安娜,昨晚宋喜走後,她把剩下的酒都喝了,一覺睡到下午三點多,宋喜來的時候,她剛從床上爬下來,短發凌亂,睡眼朦朧,哭過,所以桃花眼有些腫.

宋喜說:"我就知道你還沒起來."

她打電話叫客房送川菜上來,戴安娜進了浴室,開門洗澡,就為了跟宋喜無障礙的對話交流.

宋喜倚在不遠處的門框上,將光溜溜的戴安娜從頭打量到腳,又色又痞的'嘖嘖’兩聲:"這模樣,這身材,我是女的看了都受不了."

戴安娜剛剛把頭上的泡沫沖下去,聞言誇張的一甩頭,擺了個性感撩人的姿勢,逗得宋喜大笑:"還是這麼浪."

戴安娜抹了把臉道:"待會兒先去醫院看東旭,你說東旭和大萌萌在一起了,真是活久見,一會兒看我怎麼調侃他們兩個."

宋喜抱著手臂,不以為意的道:"姐,想想你自己怎麼跟他們說吧."

戴安娜不痛不癢,甚至得意:"我身價五個億的單身白富美,他們有什麼好調侃我的?"

宋喜勾唇一笑:"也是."

跟黃聰十年情散,沒有人能痛的過戴安娜本人,宋喜知道她現在的笑也不過是強顏歡笑,可又有什麼辦法呢?不能回頭,就只能咬著牙往前走,時間會是最好的良藥.

洗完澡吃了點兒東西,戴安娜跟宋喜一起去醫院探望顧東旭,看到戴安娜出現在眼前,顧東旭差點兒沒激動到下床迎接.

戴安娜攔著他:"算了算了,腿都這樣了,我不挑你理."

顧東旭對韓春萌說:"快替我給予王妃熱情的擁抱,讓她體會一下夜城人民的熱情."

韓春萌張開雙臂跟戴安娜擁抱,戴安娜早在進門的刹那就驚訝,為什麼韓春萌瘦了這麼多,韓春萌打趣:"最近信佛了,吃素."

四個人聚到一起,房蓋兒都快掀了,總是有聊不完的話,開不完的玩笑.

沒聊多久,顧東旭就問:"你老公呢?他沒陪你回來?"

戴安娜臉上還帶著笑,隨口回道:"離了."

宋喜是昨晚就知道了,所以沉默不語,顧東旭和韓春萌皆是一臉驚愕,隨後的一段時間,戴安娜又言簡意賅的解釋了一下.

顧東旭聽完,當即蹙眉道:"真他麼給他慣的,你等我腿好了,我去趟加拿大."

韓春萌也說:"帶上我."

戴安娜笑:"生什麼氣啊,我從拿到錢的那刻,就跟他老死不相往來了,你們覺著他那種人,是打他一頓讓他疼,還是分走他大半家產,他心更疼?"

病房另外三個人,都知道戴安娜不是貪財之人,之所以這麼說,也是為了讓身邊人寬心,順道麻痹自己.

宋喜最先道:"過去的事兒就過去了,以後康莊大道,你隨便走."

顧東旭也說:"一會兒弄副麻將,咱們幾個可好久沒打過牌了."

戴安娜挑眉:"這可是醫院,會不會太猖狂了?"

宋喜忍俊不禁:"我們還鎖門在醫院里喝酒呢,大萌萌更是被她未來的婆婆'抓奸在床’."

"嘖,這麼多刺激事兒,我怎麼就沒趕上?"

韓春萌說:"王妃,歡迎回家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