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45章 大年三十兒,趕著報道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打給喬治笙的時候,喬治笙正在開車,副駕上坐著盛淺予.

手機中傳來她軟糯又調侃的聲音:"跑哪兒買去了?"

喬治笙沒避諱盛淺予,直接回道:"臨時有點事兒,你先睡."

副駕處的盛淺予聞言,蒼白的臉上沒有一絲一毫的表情,眼淚卻在一秒之內掉下來,毫無征兆,像是騙過了自己.

宋喜問:"怎麼了?"

喬治笙說:"不用擔心,我晚點兒回去."

電話掛斷,車內又恢複了死寂.

喬家老宅,宋喜趴在床上,納悶兒有順尿道跑的,沒見過順著買套兒的道跑的,他是臨時有什麼急事兒,能放得下床上活色生香的自己?明明剛才還咬牙切齒急不可耐的樣兒……

寂靜的夜里,宋喜的歎息聲聽起來格外明顯,像極了苦守深閨的小媳婦兒,缺德喬治笙,撩完就跑,不知道她都晾涼了嗎?

閉上眼睛,翻來覆去也睡不著,總覺得渾身難受,在床上翻了十來分鍾,忽然手機響起,宋喜第一時間轉身拿起,還以為是喬治笙,結果屏幕上顯示著'王妃’來電字樣.

宋喜劃開接通鍵,笑著道:"Hello~"

手機中傳來女人略顯詫異的聲音:"這麼快就接了,你沒睡覺?"

宋喜笑著回道:"這不等你電話呢嘛."

"少來,財神爺讓你守夜你都不守,沒睡正好,下來,我給你拜年."

宋喜問:"往哪兒下?"

戴安娜回道:"下樓啊,你是不是睡糊塗了?"

宋喜原本沒糊塗,這功夫糊塗了,翻身坐起來,她一臉懵圈:"你在哪兒呢?"

戴安娜說:"政府小區大門口,我沒卡進不去,你趕緊下來接我,丫夜城太冷了,比加拿大還冷,凍死我了."

宋喜震驚:"真的假的,你回國了?"

戴安娜道:"要不要我讓小區警衛員跟你說句話?"

宋喜坐在床上,許久不敢相信,戴安娜竟然真的在大過年當天,從加拿大跑回夜城了.

"我沒在政府小區,你趕緊去對面超市里暖和暖和,我現在過來."

得知戴安娜不是鬧著玩兒的,宋喜半夜三更從床上爬起來,火急火燎穿衣服.

戴安娜問:"大過年的,你不在家在哪兒呢?"

宋喜道:"等見面再說."

凌晨五點十五,宋喜披星戴月跑出喬家,經過院子的時候,一群大狗朝她行注目禮,但也乖乖的不吵不叫.

一路小跑著出了巷子口,宋喜看到喬治笙的車停在一旁,心底納悶兒,他沒開車走?她記著他可是拿了車鑰匙出門的.

來不及琢磨這茬,宋喜趕緊打車去接戴安娜,年三十兒,街上出租車也少了,打車都要付雙倍的錢,算是過年圖個喜慶.

司機問宋喜這個點兒出門干什麼,宋喜笑著回道:"朋友突然從國外回來."

司機道:"這是回來過年的."

宋喜表面隨口應著,心底卻狐疑,戴安娜爸媽都在渝城,按理說她回國過年,也應該先去渝城,怎麼趕著大年三十兒跑夜城來了?

二十幾分鍾後,出租車在政府小區對面的一家二十四小時營業超市前停下,司機跟宋喜說:"新年快樂."

宋喜也笑著回道:"新年快樂,開車小心."

關上車門,她轉身快步往超市里面走,推門進去,第一眼就看到站在收銀台前,手拿一杯熱豆漿,一身楓紅色羊絨大衣,黑色短發的纖細女人,雖然只是個側臉,雖然整整一年半沒見,可宋喜還是一眼就認出來.

"王妃!"

女人聞聲轉頭,瓜子臉上一雙細長的桃花眼,鼻梁很高,臉頰有點兒嬰兒肥,很媚氣的長相.

兩人四目相對,戴安娜眼睛一瞪:"Wuli美喜!"

"Wuli王妃!"

兩人不顧收銀小哥驚詫的目光,當著他的面兒死死擁抱在一起,也就是兩個瘦子,誰也抱不動誰,不然准有一個要把對方親親抱抱舉高高.

兩人好一番親熱,戴安娜本想拉著宋喜在超市聊天,畢竟這里好暖和,宋喜卻拖著她的行李箱,把她帶出來.

站在路邊等車,戴安娜問:"你不在家去哪兒瘋了?"

宋喜不敢抬眼看對面的政府小區,聞言努力保持面色平和,甚至淡笑著回道:"我不住這兒了."

戴安娜桃花眼一挑,特別詫異:"你不住這兒了?那叔叔呢?"

夜深,人靜,街上一時間連輛出租車都看不見,冷風刮過宋喜的臉,她面不改色,開口回道:"我爸出了點事兒,現在不是副市了,我也不好再跟這兒住著."

戴安娜一臉震驚,似乎比自家出事兒還緊張,頓了幾秒才道:"出什麼事兒了?"

宋喜說:"被人舉報貪汙,判了七年."

她說這話的時候,沒哭也沒動容,就像在陳述一件其他人的經曆,但戴安娜卻猶如晴天霹靂,眉頭一蹙,半晌都沒說出話來.

最後還是宋喜反過來安慰她:"我沒事兒,這不挺好的嘛."

戴安娜還是半晌無言,宋喜伸手拍了拍她的胳膊:"你別這樣,一年了,我好不容易才淡點兒,你別讓我覺著自己特別可憐."

足足一分鍾,戴安娜才找回聲音,開口道:"我在國外從來不看國內新聞,關鍵我怎麼都想不到…你怎麼不跟我說?"

兩人一直都有聯系,包括宋喜生日,各種節假日,她們都會電話問候,可宋喜從來不曾提起.

微微一笑,宋喜道:"跟你說這些干嘛,給你添堵."

戴安娜眼眶紅了,上前一把抱住宋喜,低聲罵道:"媽賣批,誰特麼不開眼舉報叔叔?"

宋喜但笑不語.

戴安娜有些哽咽:"你也是…出了這麼大的事兒,為什麼不跟我說?你當我是死的?"

宋喜努力克制鼻酸,出聲回道:"你這句口頭禪罵了七八年了,打我認識你,你就開始罵,我都被你帶壞了."

戴安娜低聲用渝城話罵人,宋喜覺著又熟悉又溫暖,仿佛回到了年少的時候,她還在讀大學,顧東旭,韓春萌和戴安娜,都在讀高中,幾人明明是把肩的年齡,卻因為跳級生生拉開一個階段.

但這絲毫不能影響四人的友情,在戴安娜還沒跟老公全家移民加拿大之前,他們四個合稱'麻將桌鐵四角’,缺一不可.

後來戴安娜走了,剩下的三個人,就連麻將都是三缺一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