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44章 我回來了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覺著喬治笙壞透了.

撩完不給,得了便宜還想賣乖?

她當真不是個軟柿子,如果他不說這句,她意亂情迷或許直接就范,如今倒是他自己撞到槍口上.

手臂撈著他的脖頸,將他的頭拉到自己面前,唇瓣在他耳邊很低的說了一個字:"套兒."

喬治笙渾身烙鐵一般,又硬又熱,額頭上蒙了一層細密潮濕,他低沉著聲音回道:"我不在里面."

宋喜豈能容他,絲毫不肯妥協:"不行."

聲音還是嬌嗔的,但態度不容置喙.

喬治笙又磨了她半天,說好話她不聽,想動手,她按著他的手腕,不讓他碰.

喬治笙快被折磨死,就差咬著牙,暗啞著聲音道:"我身上沒有,大半夜上哪兒弄去?"

宋喜抵著他的胸口,磨人的回道:"買去啊."

天上又不可能下套子,宋喜不信喬治笙敢去找喬艾雯借,關鍵借也借不著,隔壁那個成天嘴上的能耐,也不是胡作非為的人.

喬治笙被逼到不行,某一刻想霸王硬上弓,宋喜並攏雙腿,繃著身體,蹙眉道:"你再這樣我生氣了,一點兒都不溫柔."

喬治笙垂下頭,灼熱的呼吸在她耳畔蕩開,粗喘十秒左右,他猛地從她身上翻下來,像是遲一秒就會後悔.

下了床,他在黑暗中穿衣服,宋喜側躺著,看著他的身形輪廓,不怕死的問道:"生氣了?"

喬治笙穿上褲子,邊系皮帶邊道:"等我回來好好收拾你."

他說的咬牙切齒,是真下了狠心,宋喜咯咯笑著,伸手拍了拍床邊空位:"等你回來哦."

凌晨四點半,外面天漆黑漆黑的,喬治笙穿著大衣出了門,外面的冷風也不能讓他好受半分,他只恨因果循環報應不爽,老天爺這是懲罰他從前對宋喜太差了嗎?

平日里他穿外套很少系扣子,今天不得不系上,因為褲子中間很尷尬,要不是他意志力超強,怕是難從床上下來.

拎著車鑰匙,喬治笙大步往外走,院子中守夜的狗聽到動靜,全都坐起來看他,這讓喬治笙心底莫名的尷尬,看什麼看?

剛出大門口,放在兜里的手機響起,喬治笙以為是宋喜後悔了,很快掏出來,結果定睛一瞧,他腳步頓住,盯著屏幕半晌未接.

屏幕亮著,顯示著來電人:淺予.

內心瞬間五味雜陳,本能的有些不想接,總覺著接了對不住宋喜,可不接…他跟她之間,也總要有個正式的告別.

屏幕亮了不下十五秒,喬治笙劃開接通鍵,手機貼在耳邊:"喂?"

"……這麼久才接,睡著了嗎?"

手機中傳來熟悉的女聲,曾經被迫無法聯系的幾年里,他每晚睡不著覺,就想聽一聽她的聲音,哪怕只有一句也好,可那時的日夜掛念,不知怎麼就變成如今的尷尬回避.

略微遲疑,喬治笙說:"這麼晚打電話,怎麼了?"

盛淺予說:"我回來了."帶著一絲試探的高興.

喬治笙面色無異,開口接道:"回來過年?"

"嗯."

"也好,等初三初四之後,看你哪天有空,一起出來吃頓飯."

他聲音通程平靜,無波無瀾,比平常跟陌生人講話少了些淡漠,但又沒有多親密,更謬論其他類似熱情和激動的情緒.

手機那頭沉默片刻,緊接著說:"我在你家院外."

聞言,喬治笙瞳孔中的詫色一閃而逝:"我爸媽家?"

"嗯."

喬治笙本就站在院門口,邁步往外,走了幾十步,一拐彎,他看到前方十幾米外,站在街口路燈下的熟悉身影.

女人很纖細,大冬天穿著牛仔褲,腿筆直修長,上身穿著件白色的短款狐狸皮草,不知道站了多久,耳廓都是通紅通紅的.

他掛斷電話,與此同時,盛淺予側頭看來,她很白,從前是鵝蛋臉,最近瘦了挺多,有點兒像瓜子臉,下巴尖尖的,更顯著一張巴掌大的臉上,三分之一都是眼睛.

她沒化妝,眉毛是自然色,有些淡,不過勝在本身氣質偏冷淡,倒也別樣的美.盛淺予不是宋喜那種不化妝也明豔動人的類型,如果說宋喜的美是刺目的紅玫瑰,美得讓人覺著她就是'美’的定義,那麼盛淺予的美,更像是冷色調的白玫瑰,除去本身豔麗的顏色,依舊漂亮.

喬治笙從巷子里往外走,經過一段沒有路燈照在身上的昏暗期,盛淺予看不清楚他臉上的表情,他卻能看清她的,逐漸泛紅濕潤的眼眶,卷著諸多紛繁交錯的情感,她站在原地,等著他過去.

終于走出巷子,路燈的光照在喬治笙臉上,他依舊像從前一樣,氣場強大,隨時隨地都冷淡著一張臉,眼底流露的神情,模糊了不可一世和全不在乎.

是他,還是從前的那個他.

盛淺予眼前蒙著一層光,抬頭看著他,漸漸勾起唇角,笑著道:"我回來了."

喬治笙站在她身前兩步遠處,開口第一句話是:"新年快樂."

盛淺予望著他,眼淚的亮光更多,笑著,又重複了一遍:"我回來了."

喬治笙明白她的意思,但是,太遲了.

薄唇開啟,他出聲說:"來多久了?我送你回去."

盛淺予一眨不眨的看著他,可淚水卻讓她視線模糊,她再次開口,聲音卻已然哽咽:"我回來了,喬治笙,我回來了……"

喬治笙一言不發,看著盛淺予眼眶中的眼淚滾落,掉在她胸前的狐狸毛外套上,瞬間消失不見.

不知怎的,他突然想起宋喜在翠城山堆的那個雪人.兩個球摞在一起就是雪人,她這思維單純的好像五歲以下的小朋友.

喬治笙竟有些走神,盛淺予透過模糊的視線察覺,心口驟然一痛,抬手擦掉眼淚,她主動邁步上前,抬起雙臂道:"我好想你."

她想要擁抱他,喬治笙卻抬起手,輕輕地抓著她的胳膊.

還不等他開口,盛淺予已是倔強的用力向前,與此同時道:"我知道你生我的氣,我跟你說對不起還不行嗎?"

眼淚頃刻而下,喬治笙卻固執的攔著她,兩人明明只有一步之遙,可這個擁抱,卻怎麼都抱不到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