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43章 想嗎?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喬治笙俯身吻她,咬著她的唇瓣,低聲囈語:"你就誆我吧."

宋喜哼唧著,話都說不出來,喬治笙摸摸她的臉,輕聲問:"我幫你脫衣服?"

宋喜閉眼回道:"你去洗澡吧,我自己脫."

喬治笙目光幽深,薄唇一張一合:"我看你挺清醒的."

宋喜撒嬌,伸手推他:"你去洗."

喬治笙臨走前放下話:"等酒醒,你自己說的."

宋喜含糊著應了一聲,喬治笙轉身往浴室走,待他洗完澡出來,宋喜已經縮在被子里躺好,衣服褲子都脫在沙發上.

他穿著睡褲和T恤走過去,聽她呼吸平穩,睡著了.

順手關了燈,黑暗中喬治笙掀開被子躺進去,很自然的把枕頭拽到宋喜臉龐,被子下的手也橫著摟在她腰間,她習慣穿睡衣睡覺,面料柔軟溫熱,每一次呼吸,他的手都會感覺到上下律動.

他是很想要她,但還不至于趁她之危,他要她在清醒的狀態下,讓她明明白白知道自己在做什麼,愛的誰,給的誰.

看了她一會兒,喬治笙閉上眼睛,心底一直默念著克制,克制…

宋喜睡得很香,八百年不做夢的人,竟然夢見和喬治笙滾了床單,夢里的場景總在切換,一會兒是翠城山二樓,他的主臥,一會兒是客廳沙發,甚至廚房……但不變的只有一點,兩人瘋狂的糾纏在一起,以各種各樣的姿勢,她透不過氣,連哼吟都只能無力的張著嘴,但那股貫穿身體蕩滌靈魂的快活感,卻是分外清晰.

半夢半醒之間,宋喜緩緩睜開眼,身體卻還被快感支撐著,入眼一片黑暗,她呼吸困難,足足過了五秒才後知後覺,她整張臉都蒙在被子里面,而整個人都在某人懷里.

伸手拽了下被子,把頭探出來,呼吸到新鮮空氣的一刻,宋喜終于活過來了.

下腹那里脹脹的,宋喜想去洗手間,稍微一動,頭頂傳來喬治笙的聲音:"怎麼了?"

宋喜貓兒一般軟糯的聲音回道:"去廁所."

喬治笙抬起手臂幫她撐著被子,宋喜抄近道,從他身上爬下床,穿著他的拖鞋去了洗手間.

人坐在馬桶上,眯著眼睛看到內褲上濕了一片,宋喜說不出的臉紅心跳,竟然跟喬治笙一張床上做這麼沒羞沒臊的夢,難道她真的饑渴難耐了?

她帶了換洗的內衣褲來,但喬治笙是醒著的,她不能明目張膽的換,免得被他看出端倪,兩分鍾後,宋喜從洗手間出來,沒有再從喬治笙這邊上床,從另一邊乖乖的爬上來,然後距離他二十公分處平躺著.

喬治笙被子下拉著她的手,低聲道:"酒醒了嗎?"

宋喜不知道現在是幾點,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,但腦子的確清醒了不少,尤其是剛剛那個夢,讓她內心久久不能平靜.

心底激蕩,她故意小聲回道:"好困."

喬治笙長臂一伸,將她攬到自己懷里:"睡吧."

他什麼都沒做,只是抱著她而已,宋喜在他懷里恨不能把臉皺成包子,暗道要了親娘命了,這麼近的距離,她聞著他身上的味道,貼合著他的體溫,聽著他的心跳…夢里面的畫面一幀一幀,小電影似的在她腦海里旋轉,她好想……推倒他.

她窩在他懷里一動不動,半晌,喬治笙問:"睡不著?"

宋喜本想裝睡不回他,他卻稍微退後一點兒,低下頭來看她:"想什麼呢?"

宋喜閉著眼睛,低聲回道:"太陽穴跳."

喬治笙手臂伸出來:"給你揉揉."

他修長的手指按著她左邊太陽穴,可她右邊枕著枕頭,他低聲吩咐:"躺平了."

宋喜往一側翻身,平躺在枕頭上,喬治笙撐了下被子,下一秒翻身騎跨在她身上,彎腰幫她揉太陽穴.

宋喜心底血液翻騰,激動的想罵人,他這是揉太陽穴嗎?殺雞用了宰牛的刀!

喬治笙腿部掌控力道,自己撐著身體,揉了半晌,低聲問:"好點兒了嗎?"

"嗯."

宋喜應了一聲,喬治笙收回手,與此同時,傾下上半身,整個人壓在她身上.

宋喜心跳陡然加快,冥冥之中知道該來的總會來的,她也想要,所以並不掙紮,等待著喬治笙下一步動作.

喬治笙微微側頭吻下去,宋喜張口迎合,兩條舌頭從最初的碰撞,一觸而發,連帶著下面所有的動作,全都變成了本能反應.

喬治笙隔著睡衣摸到她的身體,宋喜沒阻止,心想這感覺…跟夢里面的一模一樣,不,是比夢里面更加清晰沖擊的.

全黑的夜,寂靜的房間,兩個人的身體同樣滾熱,宋喜聽到喬治笙吸吮她唇瓣發出的曖昧聲響,喬治笙也聽到宋喜鼻間不經意間溢出的急促喘息.

他的吻順著她的側臉弧線,一路下滑至溫軟滑膩的脖頸,細細吻過她的鎖骨,這股渾身螞蟻爬的酥麻感,讓宋喜忍不住收攏環著他脖頸的手臂.

睡衣肩帶被他剝落,露出大片軟玉溫香的身體,喬治笙逐漸迷失其中,連帶著宋喜也開始大腦缺氧,刹那間不知今夕是何朝.

宋喜身上是熱,可她仍舊能從喬治笙身上感受到潮濕灼熱的溫度,尤其是他的臉,額頭上一層薄汗.

宋喜好心抬手幫他擦,喬治笙卻扣著她的手腕,將她的胳膊抬高至頭頂,然後吻她的手臂內側,一路向上.

他的吻太細,好似羽毛刮到了宋喜心頭最怕癢的地方,宋喜忍不住往回縮,喬治笙卻拽著不放,她輕哼出聲,叫了他的名字:"治笙…"

她平時喊他貓頭笙,喊他小笙,卻極少喊他治笙,從前是人前做戲,如今是床上真情實意,喬治笙瞬間迷亂了眸子,癲狂了心智.

吻著她身上每一個怕癢的點,逗得宋喜不得不一個勁兒的小聲叫他名字.

喬治笙喉結上下翻滾,薄唇開啟,聲音低沉暗啞:"叫老公."

宋喜哼唧著…

"老公."

喬治笙把她逗得像一條魚,明確的說,是打撈上岸的魚,她的每一個扭動都因為魚線在他手中.

明明自己已經忍無可忍,可他偏偏要壓她一頭,低沉著聲音問:"想要我嗎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