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41章 愛情的煙火氣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原本回來的路上,說不看春晚直接睡覺的人是宋喜,結果一進家門,任麗娜不過隨口說了句:"今年的春晚挺有意思."

宋喜馬上接道:"我也願意看春晚."

都不等喬治笙帶她進房間,她直接坐在客廳沙發上,看得那叫一個認真,絲毫看不出是喝多的樣子,喬治笙心底覺著好笑,她偷偷跟他說:"幫我倒杯濃茶."

不靠茶真的頂不住了.

春節當天就是手機頻響不斷的日子,一個小品沒看完,任麗娜已經接了三個拜年電話,她拿著手機去陽台,偶爾能聽見她講粵語的聲音.

喬艾雯也接了好幾個從美國打來的越洋電話,坐在沙發上講英語.

宋喜把手機調了震動,一會兒一響,全是新年問候.

至于喬治笙的手機,冷不防連續響了好多聲,他拿起來一看,是微信'群魔亂舞’里面又開始鬧騰了.

宋喜也在一個群里,低頭看了幾眼,不由得笑出聲來.

喬治笙低聲說:"少跟他們一起混,學不出什麼好."

宋喜道:"常景樂和嘉敏就是想教我學壞."

喬治笙側頭看她:"你想學壞嗎?"

宋喜看著喬治笙那張近在咫尺的俊美面孔,忽然間抬起一只胳膊,勾住他的脖頸,主動上前親了他一下,完美的詮釋了什麼叫美色當前,情難自制.

喬艾雯坐在身後貴妃榻上,余光瞥見,抬手似擋非擋,蹙眉道:"哎呀,你們干什麼啊?我還是個孩子."

喬治笙低沉著聲音說:"回屋打電話去."

喬艾雯'切’了一聲,穿上拖鞋邊走邊道:"有了老婆忘了妹."

客廳中暫時只剩下他們兩個人,喬治笙壓過來要吻她,宋喜伸手抵在他胸口,頭往後一仰,慵懶的枕在沙發上,淡笑著道:"別鬧."

喬治笙看得心癢難耐,黑眸盯著她明豔動人的臉,再次問道:"你爸到底怎麼說?"

宋喜笑:"你猜."

喬治笙說:"不猜,我明天親自去見他."

宋喜問:"我爸要是不同意呢?"

喬治笙說:"反正證也領了,我們是合法的,誰要想拆散,輕則也得背負個道德敗壞的名聲."

宋喜眸子微眯:"原來你是這樣的人."

喬治笙說:"我還可以更壞,你要不要看?"

宋喜嗔怒:"哎呀~"說話間臉色發紅.

喬治笙眼皮一挑:"干嘛?"

宋喜瞪著他,一副他耍了流氓把她怎麼樣了似的.

滿眼無辜,喬治笙問:"你又想哪兒去了?"

宋喜抄起旁邊靠枕擋在面前,興許是她思維太活躍了,不過不怪她,怪酒精.

任麗娜從陽台出來,看見喬治笙跟宋喜坐在沙發上拉拉扯扯,喬治笙是她兒子,可除了很小的時候,他還會跟她撒嬌問她要東西之外,基本五歲之後就沒有過了,他一直都是超越自身年齡的成熟冷靜,很多時候她都覺著他冷靜的近乎冷漠,少了煙火氣.

可剛才匆匆一瞥,她竟然看到兩人在搶一個靠墊兒,喬治笙臉上也掛著幾分淺笑.

真是太陽打北邊出來的.

看到任麗娜,宋喜馬上坐好,叫了聲阿姨.

任麗娜說:"宵夜中午就叫人備好了,晚上吃餃子,餡兒是現成的,我現在去包,等會兒十二點吃飯."

宋喜聞言立馬站起身:"不用了阿姨,我去包."

任麗娜倒也難得的和善:"你們坐著看電視吧,我去就行."

宋喜非說她去,最後喬治笙也站起來了,對任麗娜道:"我跟她去包."

喬治笙這些年回家,路過廚房的次數都有限,更何況是進廚房,任麗娜特別意外,領兩人來到廚房,從冰箱里面拿出四份餡兒,其中一份就是蝦仁的.

"小雯說宋喜喜歡吃蝦,我叫人准備了一份蝦肉的."

宋喜心底特別感動,勾起唇角說:"謝謝阿姨."

任麗娜面帶微笑,再三詢問兩人是不是真的可以,宋喜就差拍著胸脯保證,待到任麗娜走後,喬治笙看著她道:"你會包餃子?"

宋喜抿著豐潤唇瓣,眨了眨眼睛,抬頭回道:"我會吃餃子."

偌大的廚房就他們兩個人,喬治笙終于不再克制,將她摟過來,彎下腰去吻她,宋喜閉上眼睛就犯困,可舌頭卻不由自主的迎合他,半晌,還是喬治笙先抬起頭,低沉暗啞著聲音道:"吃完飯回家."

宋喜迷迷糊糊,抬眼回視他:"這幾天不是在這兒住嗎?"

喬治笙名貴珠寶般的瞳孔中,帶著赤裸裸的侵略色彩,薄唇開啟,沉聲道:"不想忍了,回家辦正事兒."

宋喜心底小船在浪尖兒上翻滾,一蕩一蕩,努力克制著躁動的情緒,她輕聲說:"你媽一年到頭就盼你回家住兩天,你怎麼好意思三十兒晚上說走就走?"

喬治笙一眨不眨的睨著她:"我們初二就走."

宋喜說:"你可以多待幾天,反正最近放假."

喬治笙沉聲道:"別跟我討價還價,信不信我今晚…"

宋喜忙上前擁抱他,出聲打斷:"好了好了,我們先包餃子."

喬治笙站在原地不動,故意高冷:"是你吵著要包,自己包,我看著."

宋喜抬起頭,眼巴巴的望著他說:"我不會包,你教我."

喬治笙垂著視線,兩秒之後:"叫老公."

宋喜俏臉一紅,微微皺了皺鼻子,很低的聲音道:"老公~"

喬治笙說:"大點兒聲."

宋喜豁出去了:"老公!"

喬治笙骨頭都酥了,自己控制不住吻她,回頭還警告她,叫她別隨隨便便勾引他.

偌大的廚房,燈火通明,喬治笙站著,宋喜坐在椅子上,頭戳在他身上,看他左手拿著餃子皮兒,右手拿著筷子挑餡兒…

"這樣,會了嗎?"

"你再包一個."

喬治笙連續包了五六個,宋喜還是那句話:"沒看明白,你再包一個."

喬治笙不動聲色,只忽然抬頭看著廚房門口:"媽."

話音落下,只見宋喜騰一下子從椅子上站起來,一手拿著餃子皮兒,另一手拿著筷子,頭也不回的說:"你放著吧,我來就行."

喬治笙放下筷子,看宋喜像模像樣的裝模作樣,半晌,宋喜覺著身後安靜的詭異,扭頭一看,哪有什麼人,鬼影都沒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