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40章 有家過年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沒有什麼是氣是喬治笙一個深吻解決不了的,如果有,那就讓時間更久一點兒.

宋喜被他摟在懷里,仰著頭迎合他,酒意上湧,她膽子變大,理智退化,偶爾會從鼻子里發出甜膩的哼聲,讓喬治笙骨頭都快化掉.

將她壓在後座,他呼吸灼熱,聲音低沉著問:"下午見你爸,跟他說了嗎?"

"嗯~"宋喜閉著眼睛,伸手摟著他的脖頸.

喬治笙耐著性子問:"他怎麼說?"

宋喜唇角輕輕勾起,軟聲回道:"不告訴你~"

喬治笙喉結上下翻滾,忍不住在她小巧挺翹的鼻尖兒上咬了一口,只是微痛,宋喜皺著鼻子,嗔怒道:"你干什麼?"

喬治笙沉聲道:"說實話,不然我讓你下不去車."

宋喜說:"你怎麼讓我下不去車?"

喬治笙抬手欲往她外套里面伸,宋喜一邊笑一邊攔著他,實在攔不住,她就去撓他癢癢,喬治笙最怕肋骨處癢,宋喜偏偏戳他'軟肋’,搞得他瞬間手忙腳亂,扣著她的手腕,把她胳膊舉到頭頂,沉聲威脅:"信不信我現在辦了你?"

灼熱的呼吸,帶著酒精和煙草的味道,盡數撲灑在宋喜臉上,她慵懶的眯著眼,似笑非笑:"這麼想辦我?"

昏暗車內,喬治笙睨著她,目光如狼似虎,低沉的'嗯’了一聲:"想."

宋喜道:"那我看你表現."

喬治笙問:"什麼表現?"

宋喜說:"你要對我好,很好很好,不能凶我,更不能動不動跟我擺臉色,把我哄高興了……"

她故意卡到一半不說,喬治笙低聲問:"把你哄高興了,然後呢?"

宋喜唇角勾起的弧度變大,彎起的眼睛像極了幻化成人的狐狸精,把頭抬起,她湊近喬治笙耳邊,聲音很低,一字一句的回道:"我,就,讓,你,爽."

她的確是喝多了,不然平時就算膽子大,也不好意思直說.

說完她自己咯咯笑,喬治笙卻是頭皮都麻了,更何況身上.

一個字的廢話都不願意多說,他被刺激到,唯有吻她才能平息體內暴動的因子.

兩人在車後座纏綿,待到喬治笙差點兒理智盡失之際,到地方了.

今天是大年三十兒,喬治笙開心,把錢包里面所有現金都給了司機,還說了辛苦了,新年快樂.

司機受寵若驚,給喬治笙和宋喜拜年之後,自己也趕緊回家團圓去了.

宋喜被喬治笙扶下車,整條街上家家戶戶門前都掛著紅燈籠,貼著紅春聯兒,唯有喬家大門口跟往常一樣,什麼都沒有,只有從院子里面透出來的光,燈火通明.

之前宋喜去超市買福字的時候,都沒記起喬頂祥幾個月前去世,在北方是三年不能貼福的,喬治笙一定知道,但卻沒阻止她買,她回家就後悔了,倒是喬治笙沒當回事兒,買了不貼就是,不影響她過年的好心情.

想到喬頂祥,宋喜心底有些失落,酒意也跟著醒了一半,站在門前整理衣服和頭發,側頭對喬治笙問:"我身上酒味兒大嗎?"

喬治笙說:"我只能聞到甜味兒."

他一本正經的不正經,宋喜惱人的看了他一眼,可終歸是心里美,唇角勾起.

喬治笙拉著她的手:"進去吧."

這是宋喜第一次來喬家過年,兩人從香港回來,喬治笙已經把禮物送過來,特地注明都是宋喜挑的.

從前宋喜連喬治笙都不喜歡,更不在乎任麗娜怎麼看她,可現在不同了,兩人剛進屋,她就已經開始緊張,心底琢磨著待會兒怎麼跟任麗娜拜年.

客廳傳來電視聲,任麗娜走出來迎,看到門口的兩人,倒是面帶笑容:"回來了."

宋喜喊人比喬治笙還快,笑著道:"阿姨,新年快樂."

喬治笙和喬艾雯背地里沒少給任麗娜做工作,任麗娜是個護短的人,從前是替喬治笙打抱不平,連帶著對宋喜也沒好臉兒,可如今喬治笙說就喜歡宋喜,那當媽的還能如何?

大過年的,任麗娜淡笑著應聲:"新年快樂,快進來吧."

宋喜平時不是個多愁善感的人,興許是喝了酒的緣故,任麗娜的一個笑臉就差點兒讓她淚奔.

三人一起往里走,客廳沒人,喬治笙問:"小雯呢?"

提到喬艾雯,任麗娜又是一副被氣到無語的樣子,提了口氣,抿唇道:"房間呢."

喬治笙問:"又吵架了?"

任麗娜馬上道:"你不問我都不想說,大過年的,她從外面帶回來一只羊,活的,山羊,又沒標記也沒紮花,說是別人送她的,下午廚房的人問我要不要把羊處理了,我想著你愛吃火鍋,就讓人把羊收拾了…好嘛,那個祖宗差點兒沒把房頂給我掀了,她又沒說要養,我當然以為是吃的."

話音落下,只聽得一道開門聲,緊接著喬艾雯從房間大步走出來,紅著眼睛道:"那是凌岳送我的羊!是他第一次送我禮物,你不知道不能問問我嗎?說殺就給殺了,那麼好看那麼白的一只羊,你怎麼下得去手?"

任麗娜挑著眉頭回道:"哪兒白了?我就是看著不像養的羊,廚房的人也說了,這就是薩城用來吃的綿羊,羊肉特別好,你瘋了要養一只吃的羊?"

喬艾雯氣得欲言又止,幾秒才道:"你吃了人家的寵物,還一副活該被吃的樣子,你覺得不白,我覺著白啊!"

大過年的,喬艾雯跟任麗娜就山羊白不白,像不像寵物,該不該宰了吃這個問題,進行了好一番爭論.

宋喜還沒等坐下就看了場好戲,終是忍不住樂出聲來.

任麗娜瞥了眼宋喜,又瞪向喬艾雯:"不想跟你吵,大過年的,丟人."

喬艾雯氣得轉身要走,喬治笙說:"洗把臉出來看電視."

喬艾雯道:"難受,笑不出來."

宋喜憋著笑道:"不就是一只羊嘛,回頭我跟師兄說,讓他再給你送一只來."

喬艾雯還是很憋屈的樣子,出聲念叨:"我剛跟他打電話說,他還把我罵一頓,說就是送來吃的,那麼可愛一只羊……"

宋喜勸她:"羊會有的."

喬艾雯發了一下午的脾氣,這會兒看見喬治笙和宋喜回來才作罷,晚上四人坐在沙發上看電視,喬艾雯隨手遞給宋喜一包零食.

宋喜問:"牛肉干嗎?"

喬艾雯說:"羊肉干,凌岳送的."

宋喜問:"這麼快就曬成干了?"

喬艾雯捂著心口窩:"別,別提醒我,不是這只羊的."

喬治笙面無表情,淡淡道:"別管她,她沒那麼有愛心,凌岳就算送她一王八,她也得當天鵝供著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