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6章 拜年,沒安好心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沈兆易臉色看著有些發白病態,可目光卻特別堅定執著,如果董儷珺不跟宋喜道歉,他今兒絕對把她們弄局子里去.

董儷珺一看來真格的了,瞬間犯慫,臉色陰晴不定,很快低聲說了句:"是我不對."

宋媛從旁面色鐵青,將今天受的這份屈辱全都加注在宋喜身上.

本以為董儷珺服軟,這事兒就暫且過去了,誰料宋喜冷著臉,面無表情的說:"我不接受."

此話一出,董儷珺瞪眼看向她,宋媛也忍不住道:"我媽都道歉了,你還想怎麼樣?"

宋喜冷聲說:"是我的錯,一直以來對你們手下留情,從今天起,我連我爸的面子都不會給."

她說完,身旁的沈兆易馬上領會到她的意思,給身旁手下使眼色,兩個男人一人拉著一個,董儷珺撒潑,被男人呵斥:"你敢襲警!"

宋媛是律師,知道這樣的罪名可大可小,故而出聲叫董儷珺別反抗.

兩人臨被拽走之前,宋媛冷眼看著宋喜,雖然一句話沒說,但這個梁子結了十幾年,從今天開始,是正式的沒有回頭路可走了.

看著兩人被帶上車,車子開走,宋喜一口氣頂在心口,半晌都沒說話.

沈兆易看著她,主動開口:"別生氣了,警局那邊我會安排,宋媛是律師,如果自己有經濟案纏身會很麻煩,嚴重的話,律師事務所會跟她解除合作關系."

宋喜抬起頭看向他,頓了幾秒才道:"我跟她們的仇私下解決,別連累你工作,今天抓她們回去,嚇唬嚇唬就算了."

沈兆易望著她的臉,還像從前一樣溫柔,唇瓣開啟,聲線平穩:"跟我客氣什麼,我們是朋友啊."

一句朋友,沈兆易說完自己先勾起唇角,笑了.

宋喜心底五味雜陳,倒不是自己有什麼想法,而是很清楚他不可能這麼快就把她當朋友,可還有什麼身份,能讓兩人面對面說幾句話而不尷尬的呢?

都是聰明人,看透不說破,心照不宣.

宋喜後知後覺,看著沈兆易的心口:"我才想起來,你怎麼這麼快就下床了,身體恢複好了嗎?"

沈兆易說:"好些了,我下床也不劇烈運動."

宋喜瞥了眼身後的監獄大門,試探性的問:"你來看人?"

"嗯,來看我哥."

宋喜倒是聽過,如果是重犯都要異地關押,原來沈兆容竟然被關在這里.

兩人站在大門口,門外沒有任何物體遮擋,大冬天冷風襲襲,聊了幾句之後,沈兆易主動說:"你怎麼走?"

宋喜余光瞥見街角的黑色私家車,出聲回道:"我有人接."

沈兆易應聲:"那我就不送你了."

宋喜微笑:"好,你快進去吧,我走了."

宋喜約了霍嘉敏,等來到飯店包間,才發現常景樂,阮博衍和佟昊都在,四人開了一桌,正在打麻將.

宋喜笑著跟幾人打招呼,到了佟昊這兒,她微微挑眉:"好久沒看見你了,你沒在夜城嗎?"

佟昊看向宋喜,心底知道她是喬治笙的女人,反而比平時多了兩分笑容,出聲回道:"剛回來."

宋喜手中拎著袋子,給除了常景樂之外的三人分發新年禮物,身後傳來扁扁的聲音:"禮物,禮物."

宋喜扭頭一看,色彩斑斕的金剛鸚鵡站在屏風上頭,她勾起唇角道:"你把它也帶來了?"

常景樂抬起頭,笑說:"隆重介紹一下,這是我家剛子."

"剛子?"宋喜眉頭輕蹙,"它男的女的?"

霍嘉敏說:"甭管男的女的,誰樂意叫剛子?"

常景樂說:"如果是公的,實至名歸;要是女的,這叫反差萌."

說完,他打了個二餅出去,阮博衍搶胡,常景樂還沒等說什麼,剛子從旁直眼兒念叨:"Stupid~Stupid."

"嘿,你誰家鳥兒?"常景樂作勢拿牌扔它.

阮博衍道:"你就教不出什麼好鳥兒來."

霍嘉敏問宋喜要不要打牌,宋喜不打,拿著一盤切好的蘋果塊兒去喂剛子,身後常景樂問:"你家喬和尚什麼時候忙完?"

宋喜說:"具體時間不知道,忙完就來了…你別叫他和尚,人家還俗了."

她不過隨口一說,指的是兩人在談戀愛,可話音落下,常景樂忽然不正經的吹了個口哨,連帶著老司機霍嘉敏也跟著:"欸?呦?怎麼回事兒?什麼情況?"

宋喜轉頭道:"收起你們決堤的聯想."

常景樂痞痞的說:"能讓喬和尚還俗,你也是個人物,來,趁他和元寶不在,說說嘛."

宋喜:"沒什麼好說的."

霍嘉敏也跟著磨:"說嘛,我想聽."

阮博衍似笑非笑:"我也想聽."

整個麻將桌上只有佟昊不說話,常景樂看著他道:"你什麼意思,不想聽嗎?"

佟昊面色如常,眼底甚至帶著幾分戲謔,開口說:"沒你們這麼色."

常景樂嬉笑:"你不動嘴,光動手是吧?"

佟昊但笑不語,常景樂忽然去掀他衣擺,佟昊去擋,但衣服被掀開一截,露出他腰腹間塊塊肌理分明的肌肉線條,其中一處明顯帶著一條紅色的抓痕.

常景樂挑眉,瞪眼道:"嘉敏說你被'小野貓’給撓了,還真是."

阮博衍意味深長的來了句:"嘉敏怎麼知道的?"

霍嘉敏馬上回道:"欸…別往我身上潑髒水,他剛才逗鸚鵡,鸚鵡爪子把他衣服勾起來,我一眼就看見了."

佟昊道:"這就是鸚鵡抓的."

常景樂道:"滾丫的,我家剛子能看上你?"

宋喜在喂剛子吃水果,她有種錯覺,如果剛子的嘴沒被堵住,一定四國語言罵他們幾個不正經.

喬治笙今天最後一個工作,做完這幾天可以休息一下,剛忙完准備打給宋喜,助理打電話過來,說是祁氏總裁的電話.

祁丞?

喬治笙叫助理切進來,電話接通,祁丞淡笑著打招呼:"七少,新年快樂."

喬治笙眼底一片冷色,聲音如常淡漠:"祁總好心情,特地來給我拜年."

祁丞道:"沒辦法,宋媛又跟宋喜吵架了,我這不先來你這兒打個預防針嘛."

喬治笙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兒,聞言不動聲色的回道:"祁總找了這麼個女朋友,也是不省心."

祁丞歎氣:"是啊,連女朋友帶未來丈母娘,全都被抓進警察局里了,我也是剛剛才把人帶出來,你說奇不奇怪,竟然是經偵科抓的人,宋媛一個當律師的,她媽媽更是純純一合法公民,竟然說是涉嫌經濟案件,我細一打聽,還是經偵科長親自叫人抓的,不得不說,宋喜也是真有能耐,一句話可以叫得動新上任的經偵科長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