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4章 攤牌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這個情人節過的,怎麼說呢,有驚喜也有驚嚇,有感動也有沖動,最後以喬治笙的主動作為台階,兩人到底沒有因此吵架,不過相擁而眠的這一晚,喬治笙沒有對宋喜做別的,宋喜也鮮少的…失眠了.

到底是誰這麼陰損惡心,趕在情人節當天給喬治笙發她和沈兆易的照片?

宋喜跟沈兆易之間沒有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,當初兩人在一起的時候,也發過朋友圈和微博,無論是她這邊的朋友還是沈兆易那邊的朋友,都可能有渠道獲取照片,而且現在是個信息不安全的時代,就算是個毫不相干的外人,也可以找到兩人當初的合影.

唯一讓宋喜覺著有跡可循的,就是同時知道她跟沈兆易和喬治笙關系的,並且,沒有無緣無故的攪合,定是有仇才會這樣,思及有仇…宋喜腦海中蹦出宋媛,而後是姜嘉伊.

宋喜跟喬治笙提了兩人,叫他著重去查她們,喬治笙心底也是帶著一股火,查!他倒要看看是誰這麼不開眼,惡心人惡心到他這兒來了.

他不僅要查宋媛和姜嘉伊,還要差沈兆易,當然他不會告訴宋喜,他真的看姓沈的不順眼.

兩人回到夜城已經是15號的下午一兩點,宋喜先回家換了身衣服,隨後喬治笙送她去看宋元青.

車子停在門口,喬治笙再次詢問:"真不要我跟你一起去?"

宋喜提著手上諸多禮品袋,出聲回道:"這次不用,我先給我爸打個預防針,如果他想叫你過來問話,我隨時告訴你."

喬治笙'嗯’了一聲,目光還算柔和,宋喜跟他說了拜拜,推開車門下去.

大年三十兒在監獄里面跟宋元青碰面,心里說不酸是不可能的,可宋喜還是盡量不哭,她逼著他換了新買的酒紅色羊毛開衫,笑稱他看起來像是四十多歲.

這次碰面,宋元青明顯感覺到宋喜心情不錯,不像上次來,眼睛直接是腫著的.

知女莫若父,宋元青問宋喜:"最近有什麼好消息嗎?"

宋喜故意鋪墊了一番:"科里一直在催我寫論文定職稱,年後考試,估計今年就能定上副主任."

宋元青打趣:"我家小喜也做官兒了,官職還不小."

宋喜翻了半個白眼兒,道:"我這小官兒在你面前還不是芝麻綠豆大,你故意寒磣我嘛."

宋元青說:"我現在什麼官兒都不是,以後還得靠我女兒了."

明明是開玩笑的話,可宋喜卻猛地心髒一抽,鼻尖泛酸,強忍著眼眶處的濕潤灼熱,她努力微笑著回道:"爸,你放心吧,我一定會照顧好你."

宋元青伸手摸了摸她的頭,眼里盡是寵溺:"你好爸就好,不用擔心我,這兒什麼都好."

宋喜遲疑片刻,拉著宋元青的手道:"爸,我還有個事兒跟你說."

宋元青不怎麼意外,他猜出來了.

宋喜打小兒算是半個沒媽的孩子,跟宋元青感情格外深厚,從前跟沈兆易談戀愛的時候也沒瞞著他,這會兒長大卻是有些不好意思,唇角含笑,眼球往下看,"我交男朋友了."

話音落下,宋元青心底立馬劃過一絲詫異,她說交男朋友了,而不是複合了,如果不是沈兆易,那是…

"喬治笙?"

監獄給兩人單獨准備的探視間,有攝像頭,卻沒有安裝錄音,所以宋元青還是沒忍住問出這個名字.

宋喜抬眼關注著宋元青臉上的表情,眼中不無忐忑:"嗯,是他."

宋元青眼底有一閃而逝的東西,猜測是猜測,可得到肯定回複,還是不免意外.

宋喜試探性的問道:"你對他是什麼看法,隨便說,我也跟你聊聊我看見的他."

宋元青察覺到宋喜想為喬治笙說話的迫切,哪怕她表現的並不明顯,可她是什麼性子,他再了解不過,當然也看得出來,她是真的陷進去了.

心底如此想著,宋遠親面兒上帶著淡笑,叫宋喜先講講她心里的喬治笙.

宋喜自然有意無意的替喬治笙講話,哪怕說他一句脾氣不好,後面都得補上一句:"但他特別有原則,他未必幫親戚,但一定幫他看重的朋友,我覺得有原則是對的."

她說外面人把喬治笙說的很壞,仿佛背地里那些殺人越貨,無法無天的壞事兒,都得跟他扯上幾毛錢的關系,可馬上又說:"我沒見他喊打喊殺,倒是每天見他捧著書看,不是《官場現形記》就是《資治通鑒》,我小的時候,你總讓我看的書,說看得進去有百利而無一害,他這麼有腦子的人,我覺得他不會做越線的事情."

提到喬宋兩家的矛盾,宋喜說:"結婚證原本就是真的,他現在巴不得婚也是真結,我不能說我們談戀愛,一定就是我壓著他,他什麼都聽我的,但是我看得出來,他真心喜歡我,也對我很好,所以爸你完全不用擔心之前的事兒,他爸走的時候,我在場,喬家的親戚我也都見過了,只要知情的這些人不說,沒人知道我跟他當初是因為什麼結的婚."

說到後來,宋喜還起身從一旁袋子中掏出一份禮盒,打開一看,是全套的紫砂茶具.

"這是他孝敬你的."

宋元青說:"你給我買的茶具還有兩套放那兒沒用,茶具又不像別的,我要這麼多干什麼?"

宋喜說:"那不一樣,這份是新年禮物,也是他送您的見面禮,面兒雖說沒見著,但禮數不能差了,他今天還非要來呢,我沒讓,怕你不喜歡他,先來探探你的口風."

宋元青淡笑著點頭:"好,那我就收下了."

宋喜美眸一挑,有些意外:"你同意我倆在一起?"

宋元青說:"看你這麼喜歡他,我攔得住嗎?"

宋喜噘嘴撒嬌:"那你是不喜歡他?"

宋元青輕笑著回道:"我想通了,兒女自有兒女的福,當父母的總想讓你們一輩子無波無瀾,順順利利的走到底,但我從前也是別人的兒子,我的爸媽也告訴過我很多大道理,我沒聽,有些事兒必須要經曆過,才知道到底是對還是錯…"

宋元青頓了頓,隨即道:"就像我從前一直覺著沈兆易不適合你,要他離開你,看著你難過的那兩年,我好多次都問自己,我做的是對的嗎?"

宋喜紅了眼眶.

宋元青拉著她的手,微笑:"只要人品沒問題,喜歡誰就跟誰在一起,爸也年輕過,愛情不必想那麼多,只要你堅定自己的選擇,也能為將來任何的結果負責任."

宋喜點頭:"嗯,我想好了."

她真的很喜歡喬治笙,也做好了跟他走下去的准備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