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2章 你愛我嗎?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還有五分鍾就到夜里十二點,喬艾雯突然接到凌岳打來的電話,激動到手舞足蹈,果斷不猶豫的撇下宋喜,接了他的.

"喂?"等了他一天的電話,明明抓心撓肺,可接通的一刻,卻又特別平靜.

手機中傳來凌岳的聲音:"我有夜城的朋友,明天回去,我托他帶了些薩城的特產,明天下午或者晚上,他去銀茂商場,你去拿吧."

喬艾雯隨口問:"什麼特產?"

凌岳說:"羊肉干和榛子是給你的,松茸和木靈芝給你家里人."

話音落下,喬艾雯笑道:"這算給未來岳母送禮嗎?"

凌岳口吻淡淡又有些不悅:"不想要就直說."

隔著千八公里,她都能想象到他臉上的表情,明明就是這麼想的,還偏不承認.

"你給我打電話,就是想告訴我這個?"喬艾雯說.

凌岳'嗯’了一聲:"沒事兒了,我掛了."

喬艾雯馬上攔著他:"欸,我還沒聊夠呢,我都想你了…"

她日常膩歪,凌岳那邊聲音不自覺的軟了幾分:"你白天不在家嗎?"

"在啊,怎麼了?"

凌岳想說,在你怎麼不給我打電話,但話到嘴邊,他還是折過去了,眼看著情人節就要過去,他實在等不到她的電話,只好主動打來.

喬艾雯不戳破,拉著他一聊就是四十幾分鍾.

香港,宋喜一會兒在床上看兩眼手機,一會兒下地溜達幾圈,喬治笙陪她吃了晚飯,八點就走了,說最遲十點回來,可這會兒都快凌晨一點了,他還沒回來.

不曉得是不是工作那邊臨時有變動,宋喜給他發了條短信:小笙,還沒忙完嗎?什麼時候回來?我一個人百無聊賴.

最後還加了幾個哭的表情.

喬治笙沒回她,宋喜等到一點半,又給喬治笙發了一條:貓頭笙,我等你等得快要困死了,你到底什麼時候回來?我又困又餓,饑寒交迫……

這條發過去半分鍾,宋喜手機響了,是喬治笙給她回了一條:在忙,你先睡.

宋喜天真的以為喬治笙那邊真的有急事兒在忙,馬上回道:好,你忙著,不用管我,我好得很,加油!

終于得到回信兒,宋喜心也踏實了,站在落地窗前,外面可以看到一百八十度的海景,海面浮著一層銀白色的光,不是月光,是附近建築投射的光亮,夜晚也波光粼粼,如同幻境.

明天上午兩人就要回夜城了,宋喜還以為今晚是重頭戲,沒想到…心底有片刻的小失落,不過她更心疼喬治笙,一整天下來不是陪她就是工作,他才真的辛苦.

等他回來,她要賜予按摩獎賞.

許是心里惦記著,宋喜沒有像往常一樣睡得踏實,耳邊聽到很細微的水聲,緩緩眯起眼,她看到浴室方向有燈光,喬治笙回來了.

幾秒之後,浴室房門打開,宋喜馬上閉上眼裝睡,想一會兒嚇他一下.

不多時,喬治笙穿著拖鞋走過來,宋喜一動不動,感覺他掀開被子,柔軟的大床略微一陷.

醒著等待他的下一步動作,這感覺有點兒像守株待兔,宋喜心底盤算著,他一會兒是不是要直接摟過來,奈何等了幾秒,卻聽到打火機'啪’的一聲脆響,喬治笙沒有碰她,而是靠在床邊抽煙.

不是她太自信喬治笙一定會碰她,而是喬治笙完全不碰她,這太奇怪.

睜開眼睛,房間沒開燈,只有身旁的模糊暗影,還有黑暗中那一抹火紅色的煙點.

宋喜開口問:"怎麼了?"

喬治笙側過頭,睨著她:"沒睡?"

宋喜聽著他莫名有些清冷的聲音,抬手拉住他的左手,聲音不無緊張:"項目談的不順利嗎?"

喬治笙沉默片刻,把煙按滅在煙灰缸里的動作還很平常,只不過一轉身,突然掀開被子壓在她身上,不由分說,低下頭去吻她,他刷了牙也洗了澡,可身上還是一股掩不掉的煙酒味兒,夾雜著男人凸起的霸道蠻橫,瞬間將宋喜籠罩在一片危險之下.

他不光吻她,還隔著睡衣抓著她的身體,氣息陡然粗沉,寂靜的夜里,宋喜耳邊是他吸吮她唇瓣時發出的曖昧聲響.

不是她不想給,而是正常女人在這種時刻的第一反應,一定是反抗,他嚇著她了.

然而宋喜稍一掙紮,喬治笙立即制止住,一手罩在她一側胸前,唇瓣滑向她柔軟甜膩的脖頸.

宋喜終于空出嘴,推不開他,慌張的喊著他的名字:"喬治笙,你起來,是不是喝多了…"

他撥開她一側睡裙肩帶,濕軟的唇瓣從脖頸一路來到肩頭,伴隨著宋喜難以克制的低喊,他一口咬在她肩上.

很疼嗎?

其實並沒有那麼疼,宋喜是驚嚇的成分居多,不知道喬治笙突然受了什麼刺激,前幾晚他也會動情,但不會像現在這般,一言不發,宋喜毫不懷疑,只要他想,他分分鍾強了她.

可她一喊,喬治笙竟然全身繃緊,停下了.

兩人都跟痙攣似的一動不動,她還維持著雙手扣著他雙臂的動作,喬治笙騎跨在她身上,弓著背,俯著身,頭垂在她肩膀處,感覺到她的緊張甚至是恐懼,他緩緩抬起頭,黑暗中他垂目睨著她,低沉著聲音問:"疼了嗎?"

宋喜沒說話,喬治笙重新低下頭吻她,這一次是輕柔繾綣的,宋喜不拒絕也不回應,擺明了還是在惱他突然發瘋.

喬治笙吻著吻著,抬起頭又來到她肩膀處,宋喜以為他又要咬她,所以本能的瑟縮,喬治笙按著她:"別動."

宋喜果然不再動,他唇瓣來到之前咬過的地方,那里還存留著他的牙印兒,他先是輕輕吻著,隨後鬼使神差的伸出舌尖,輕輕掃過.

宋喜皮膚滑嫩,酥麻從他舌尖劃過的幾厘米處,瞬間蕩滌了渾身上下,她汗毛盡數豎起,就連腳趾都有蜷起的沖動.

喬治笙就像是一頭獸,之前不知怎麼被激怒,如今漸漸平靜下來,溫柔而尊貴.

宋喜知道他不會再犯渾,小聲問道:"你怎麼了?"話一開口,委屈的快要哭了.

喬治笙仍舊壓在她身上,臉距離她不足十公分,他薄唇開啟,聲音低沉暗啞:"你愛我嗎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