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1章 我愛你,對象不是他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香港的地價是全世界最高的,超過了夜城海城東京紐約,有句話怎麼說的,山不在高有仙則名,水不在深有龍則靈,斯是陋室十萬一平.

在香港,陋室都不止十萬一平.

陋室太貴,沒有財大氣粗的開發商敢接,住在陋室里的人又窩著一畝三分地死活不動,隨時准備坐地起價,香港繁華的地方就那麼眼前的一兩處,多數還是年代久遠的舊居民樓,喬治笙這次過來,就是跟人談舊居民樓回收改建的項目,也只有夜城喬家才可以明里拿出好幾百億,私下里又搞得定刁鑽居民.

談公事的時候,雙方出于職業和禮貌都要把手機關掉或者靜音,當然沒有人要求喬治笙必須這麼做,喬治笙也只是調了震動,怕宋喜會突然有事情找他.

果然中途,他放在兜里的手機連續震動,還以為是宋喜打電話給他,結果掏出來一看,是同一個沒存名字的陌生號碼,連續發了好多短信給他.

面無表情的劃開手機,可當點進去看到第一張照片時,喬治笙瞬間變了臉色.

照片中的人是宋喜,她歪著頭倚靠在身邊男人肩膀上,舉著手機自拍,圖中兩人穿著一模一樣的白色帽衫,就連笑容都有些類似.

經過刹那間的心驚,喬治笙不動聲色的往下滑動,他以為自己足夠有定力,可每看一張,心底的嫉妒就裹挾著憤怒,恨不能沖破身體溢出來,照片中的宋喜不是現在的打扮,那時她頭發比現在要長,黑色瀑布似的垂在胸口,合照的時候,因為離得近,所以發絲總會無意的垂在他身上……讓喬治笙發瘋似的嫉妒.

男人的臉,喬治笙並不陌生,畢竟他很想知道宋喜曾經那麼喜歡的男人,到底長得什麼模樣.

沒錯,照片中的人是沈兆易.

不知道是誰發來的,猝不及防,喬治笙將十三張照片盡數看過,心底何止被插了十三刀.

他知道宋喜跟沈兆易談過戀愛,可他沒想過去看他們曾經恩愛的畫面,他也無法忍受她曾經在別的男人身旁笑得那麼燦爛.

這一刻比起猜想是誰發來的,喬治笙鮮有的大腦一片空白.

對面談合作的人沒發覺喬治笙的異樣,還在滔滔不絕的講著,喬治笙拿著手機,臉色甚是難看.

約莫半分鍾的樣子,他手機忽然又振動了一下,喬治笙點開短信,這回還是同一個陌生號碼,只不過發來的不是照片,而是一個郵箱賬號跟一串特別簡單的密碼.

喬治笙登錄郵箱,發現郵箱里面只有一個視頻,這回,他手指一直沒能點開視頻.

"等一下."

抬起頭,喬治笙出聲打斷,緊接著起身往外走.

走至沒人處,他撥通發照片的手機號碼,幾乎沒有意外,對方關機了.

重新移到郵箱視頻頁面,喬治笙不僅人生第一次大腦空白,如今他竟然恐懼,他很怕點開之後會看見自己不想看的,可就這麼刪掉…又不是他的性格.

他就這樣,任何事情都要清清楚楚明明白白,哪怕明知這樣是故意上了背後那人的圈套.

手指落下去,視頻點開,不是他想象中最難入目的不堪畫面,只是拍攝的場地很昏暗,他看了三秒才發現對面沙發上坐的是宋喜,她拿著麥克風在唱歌.起初他默默地把手機音量調至最低,如今又一格一格的變大.

"我怕來不及,我要抱著你,直到感覺你的皺紋,有了歲月的痕跡,直到肯定你是真的,直到失去力氣,為了你,我願意……"

是在KTV里面,周圍有笑鬧聲,偶爾拍攝視頻的人會帶到宋喜身旁,是個男的,只驚鴻一瞥,卻不是沈兆易.

畫外音是拍攝者,笑著說:"凌醫生入鏡了."

凌岳?

那八成是醫生之間的聚會.

喬治笙尚且可以理智思考,但心底總是懸著,被後人費力發這段視頻,總不會是簡單的聽宋喜唱歌.

果然宋喜唱完前半段,周圍一堆喊好的,也不知是誰說了一句:"宋醫生,此時此刻最想說什麼話?"

視頻中光線昏暗,隱約可見宋喜臉上帶著微醺後的慵懶笑容,拿著話筒,她大聲說道:"我愛沈兆易!"

話音落下,又是一片起哄聲,視頻突然播放完畢.

喬治笙垂著視線,對面玻璃外是中環區的夜景,高樓大廈鱗次櫛比,各色霓虹光怪陸離,喬治笙的心,卻一片死寂,透露著徹骨的寒.

有些東西,知道是知道,可一輩子都不願看見.

喬治笙只是知道沈兆易的存在,就已經膈應的不行,現如今,有圖有視頻,不管發來的人有何目的,他得承認,那人如願以償的刺激到他了.

……

宋喜安撫了韓春萌後,掛斷視頻馬上去找喬艾雯聊天,視頻接通,喬艾雯躺在床上,百無聊賴的說:"我還以為你按錯了."

宋喜笑問:"干嘛呢?"

喬艾雯給桌上魚缸一個特寫,隨後道:"在等你師兄我夢中情人的電話,丫都一天了,他一個電話都沒打給我."

宋喜說:"他不給你打是正常,給你打才是稀奇吧?"

喬艾雯蹙眉:"今天是情人節,我等他到夜里十二點,他要是不打給我…"

"他不打給你,你怎樣?"

喬艾雯'哼’了一聲:"那我就重新考慮到底去不去薩城看他了."

"呦,這麼大脾氣,那你打給他啊?"

"我不打,做人要有底線,平常都是我上趕著他,今天什麼日子,他心里沒點兒數嗎?"

宋喜提醒:"你倆還不是情侶呢."

喬艾雯道:"我不管!"

兩人上來先聊了半晌的凌岳,宋喜趁喬艾雯不備,忽然把攝像頭移到地上的大捧玫瑰花上,控制不住的唇角上揚,笑著說:"快看,美不美?"

喬艾雯說:"我哥買的?"

宋喜道:"廢話,我還敢收別人的花嗎?"

喬艾雯再次冷哼:"我剛才刷朋友圈,大萌萌剛秀完,現在你又來秀,真是滿世界戀愛的酸臭味兒,不像我,渾身散發著單身者的清香."

宋喜又美又氣人的問道:"太多了,要不我回去分給你一點兒?"

喬艾雯瞪眼:"不必!本小姐有的就是骨氣,不就大捧玫瑰花嘛,有本事你叫我哥過來,當面兒說他愛你."

宋喜彎著眼睛回道:"用不著激我,這種話我們私下里悄悄說,不給你個單身汪聽."

喬艾雯'切’了一聲:"我哥呢?"

宋喜說:"有工作."說罷,她看了眼時間,"應該快回來了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