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0章 大家的情人節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第二天早上有司機專門來接,夜城今天氣溫零下十八度,但喬治笙卻只穿了件白襯衫,外面短款黑色皮衣,宋喜上身白色打底衫,黑色小皮衣,下身更是只有一條單的牛仔褲,過膝長皮靴.

只去香港待一天,香港今天零上將近二十度,出門就上車,懶得再換厚衣服.

坐進車里,司機有眼色的降下隔音板,宋喜忍不住側頭端詳喬治笙,眼底含笑:"見慣了你穿黑襯衫,原來你穿白色也這麼好看."

喬治笙面色淡淡,隨口回道:"也不看是誰穿."

話雖如此,可慣常冷漠的眼底卻帶著柔和的光,他心情是很好的.

昨晚宋喜也給了他情人節禮物,一看就是臨場發揮,非說贈他一次專業的按摩,讓他背身趴著,剛開始她跪在他身邊按,後來自己按得累,干脆騎在他後腰上.

他都懷疑她是不是故意的,哪怕她手法再好,他也只能感覺到渾身萬蟻攀爬,抓心撓肺,所以按了沒五分鍾,他就回手把她抓下來,這種福享不了,最起碼現在享不了,他不想再進浴室了.

不過她能有這份'孝心’,他總歸是欣慰的.

一路順利登機,宋喜是走哪兒睡哪兒,美其名曰昨晚沒睡好,讓當真折騰了一整晚沒怎麼睡的喬治笙無言以對.

下飛機香港這邊也有人接,宋喜睡飽了,外面陽光明媚,她心情大好,坐在車里用不標准的粵語跟喬治笙開玩笑,喬治笙眼底含笑,嘴上說著:"你真的沒有語言天分,睡覺吧."

宋喜不干,她想說什麼,自己不會說的,就磨著他說一遍,她再跟著學.

喬治笙一邊嫌棄一邊教,難得的好脾氣.

司機直接載著兩人來到吃飯的地方,中午吃完飯,下午他陪她去看賽馬,兩人坐在台上視野開闊的單獨包間,宋喜買了兩匹馬,結果這兩匹馬分別跑了個倒數第一和倒數第二.

喬治笙嘲諷她:"眼光真差."

宋喜心底暗罵點兒背,嘴上說著:"看馬看不好有什麼,我看人看得准!"

喬治笙一時間竟無法反駁,還想贊句講得對.

兩人在一起的時間過得很快,晚上喬治笙有工作,叫人先送宋喜回酒店,兩人約好等他回來一起出去吃宵夜.

在外玩兒了一天,回酒店宋喜就想好好洗個澡歇會兒,結果穿過客廳,剛一到主臥門口,就看到地上立著超大捧的玫瑰,不是999朵就是1314朵,偌大的一團火紅,上面蒙著一層薄薄的黑紗,包裝也是黑色的.

純粹的黑,耀眼的紅,莫名的讓宋喜想到了喬治笙,有多危險,就有多誘惑.

站在門口驚喜了五秒不止,宋喜回神之後,第一件事兒就是打給喬治笙,他那邊接的很快,"怎麼了?"

宋喜軟軟的靠在門框處,聲音不自覺的放低,似是撒嬌,似是軟磨:"我看見了…"

喬治笙很平靜,聲音低沉悅耳:"嗯,情人節快樂."

宋喜垂下視線,卻揚起唇角,低聲道:"小笙…"

"嗯?"

"麼麼噠."

宋喜實在不好意思對著手機親他一口,只好聊表心意.

喬治笙那邊無聲微笑:"先自己玩會兒,我盡量早點兒回來."

"嗯,那你去忙吧."

喬治笙問:"你待會兒准備干什麼?"

宋喜臉上笑容更大:"打給大萌萌和小雯,臭顯擺."

喬治笙笑了:"去吧."

掛斷電話,宋喜先發了個視頻給韓春萌,幾秒之後,視頻連接,屏幕中出現兩人的臉,韓春萌大,宋喜小.

宋喜美滋滋的說:"干嘛呢?"

韓春萌照了眼自己身後,顧東旭躺靠在醫院病床邊,低頭打手機游戲,宋喜叫了他一聲:"嘿,小爺."

顧東旭百忙之中抬起頭:"呦,喜姐."

宋喜問了句特欠揍的話:"大情人節的,你倆沒什麼活動嗎?"

顧東旭說:"我倒是想動了,你看我這腿,我是行動不如心動嗎?"

宋喜笑說:"那你倆就在醫院過了?"

韓春萌攝像頭對准桌旁的Roseonly禮盒,還有她手腕處的女士腕表,顯擺道:"不差事兒."

宋喜也'呦’了一聲:"巧了."

說完,她把攝像頭對准地上巨大的花…山.

韓春萌當即道:"靠!你氣我!"

顧東旭見狀,揚聲說:"顯擺什麼?我又不是買不起,醫院門兒進不來."

宋喜坐在床邊,得意洋洋的回道:"可他是你小舅啊,輩分高自然買的多,你別往心里去,好好養傷."

韓春萌撇嘴:"你看看她這副嘴臉."

顧東旭也是眼帶嫌棄:"在哪兒呢?心情這麼好."

宋喜說:"香港."

顧東旭不以為意:"去香港有什麼好美的,待會兒我就帶萌萌去香坊."

宋喜笑出聲,心情倍兒好,跟兩人侃了半天,中途韓春萌借故拿著手機出來,宋喜問:"這個節是不是過得特別舒心?"

韓春萌換了副表情,翻白眼兒道:"還說呢,我白天差點兒沒糟心死!"

宋喜聞言,不由得笑容收斂:"怎麼了?"

原來今天早上韓春萌還沒去醫院之前,喬舒欣來家里了,她拎了特別多的補品,本是想叫韓春萌弄給顧東旭吃,誰料一進家門,看到顧東旭她爸穿著睡衣睡褲在屋里溜達,兩人四目相對,別提多尷尬,簡直就是驚訝.

隨後韓春萌她媽又從廚房出來,這下倒好,喬舒欣徹底懵了,若不是韓春萌在家,他們三個人指不定要怎麼大眼兒瞪小眼兒.

喬舒欣對于韓春萌住在顧東旭這邊,本就怨言頗深,總好像她故意勾引他兒子,如今終于上位成功,之前醫院睡在一起的風波才過去不久,如今又撞見韓春萌父母都在顧東旭這里.

喬舒欣心底的想法,都體現在眼中的打量上.

宋喜問:"那後來呢?"她隔著電話都能感覺到韓春萌的尷尬.

韓春萌說:"當著我爸媽的面兒,他媽就一臉尷尬,雖然還說了幾句話,可明顯就不怎麼高興,她前腳一走,我爸媽也特不好意思,都不好在這兒待了."

清官難斷家務事,宋喜心底是向著韓春萌的,可顧東旭也是她哥們兒,若是說喬舒欣的不好,宋喜也挺難張口,只好勸韓春萌別生氣,反正平時八百年不見一回.

韓春萌歎氣:"我也是這麼想的,都沒敢跟東旭說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