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9章 十二點的小浪漫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兩人聊了一會兒,宋喜在聚會上的一舉一動,喬治笙都知道,包括她把宋媛給趕出去.

提起宋媛,宋喜氣不打一處來,拉著臉道:"我以前真是給她慣的,要不是怕我爸傷心,我早揭她老底兒了!"

這年頭就是這樣,不要臉的人有恃無恐,反倒是要臉的人處處受制.

喬治笙不動聲色的說道:"你別管了."

宋喜枕著他的一只手臂,聞言側頭道:"你要怎麼收拾她?我雖然特別討厭她,但又不能真的找人打她一頓,況且她那種人壞在心眼兒上,治標不治本,我是有些拿她沒轍了."

就像癩蛤蟆不咬人膈應人一樣.

喬治笙還是那副云淡風輕的模樣,薄唇開啟:"我專治心眼兒壞的."

且不說情人眼里出西施,就喬治笙這副皮囊,從前宋喜跟他鬧得最僵的時候,也要平心而論贊他一聲長得好,更何況現在,她是怎麼看怎麼順眼,怎麼看怎麼著迷.

唇角輕勾,她半開玩笑半認真的口吻說:"宋媛在你面前就是小鬼見了閻王爺,比壞,她數不上."

喬治笙目光一轉,慵懶又惑人的視線落在宋喜臉上:"我幫你,你罵我."

宋喜忙換做一張明顯不走心的奉承臉,笑著道:"哪有?我是誇你,壞有什麼不好?男人不壞女人不愛,我就喜歡你這壞勁兒."

除去跟宋媛吵架的插曲不算,宋喜今晚心情格外好,而這些都歸功于喬治笙,她心情一好,嘴巴自然甜,情話說的一套一套.

喬治笙盯著她的臉看,三秒之後,聲音低沉:"你別勾我."

宋喜心底一顫,身上也跟著軟,可嘴上偏生道:"這就不行了?我還以為你多大本事呢."

喬治笙真想'弄死’她,一句話就撩得他渾身難受.

宋喜是聰明人,懂得點到即止的道理,免得把他惹惱了,一天都不等,今晚就把她就地正法,想著,她身體往後挪,退離他二十公分之外,只拉著他的一只手,輕聲說:"晚安,睡覺了."

撩完就跑,甚是難搞,說的就是宋喜本人.

最關鍵的是,她說完五分鍾就能睡著,喬治笙還能說什麼?

被子下面,他緩緩抽出手,翻身下床,進了浴室.沒開燈,密閉空間中待了四十幾分鍾才出來,身上帶著沐浴液的淡淡清香,他下樓抽了兩根煙,待情緒平定才重新上樓.

掀開被子躺進去,他側身看著宋喜,暗道她用不著送他打發時間的填色本,應該送他一些手抄經清心訣之類的東西,免得他每次都要往浴室跑.

宋喜不知道喬治笙糟了多少罪,兀自睡得香甜,模糊中脖子有些癢,她伸手一抓,竟然抓到喬治笙的手.

身邊睡了個男人,要說心底一點兒戒備都沒有,那是不可能的,宋喜立馬蹙眉,睡意去了一半,一副'捉賊見贓’的口吻說:"你干什麼?"

黑暗中她看不清喬治笙的臉,只隱約看到他撐起的上半身,距離她很近.

剛開始他什麼都沒說,一只手拉著她的手腕,似乎要帶著她摸什麼東西,宋喜心底忐忑著,直到摸到他另一只手里的物件,細細的,金屬材質,不是手鏈就是項鏈.

她逐漸卸下防備,喬治笙雙手繞過她的脖子,宋喜摸著鎖骨下溫涼的吊墜,是星星形狀的.

幫她把項鏈戴好,喬治笙重新躺下,這回輪到宋喜不淡定了,撐起上半身,看著他問:"為什麼突然送我禮物?"

喬治笙低沉磁性的聲音傳來:"過了十二點,今天情人節."

宋喜知道14號是情人節,但是沒想到喬治笙會這麼浪漫,掐著時間送她禮物.

往前爬,身子壓在他胸前,伸長胳膊打開床頭燈.暖橘色的光亮照來,宋喜眯著雙眼,可她太想看脖子處的項鏈.

拿起手機,打開照相機,屏幕中照出她脖頸處的吊墜,玫瑰金的細鏈,下面墜著一顆嵌滿紅鑽的星星.

宋喜按捺不住唇角上揚的沖動,摸了摸星星,側頭看著身下的喬治笙道:"謝謝小笙."

喬治笙黑色的發絲垂在眉宇間,一雙寶石般名貴的瞳孔盯著她看,慵懶中帶著淡淡的不悅:"剛才還拿我當賊防著."

宋喜都忘了那茬,聞言,趕緊放下手機,原地趴在他胸口處,撒嬌道:"我睡迷糊了,不知道是你嘛."

喬治笙聲音更沉:"你身邊不是我還能有誰?"

宋喜覺著越描越黑,心動不如行動,她主動湊上前,吻上他的唇.

兩張臉距離很近,宋喜親了一下,四目相對,低聲問:"好些了嗎?"

喬治笙薄唇開啟:"一般."

宋喜垂下視線又親了一下:"現在呢?"

喬治笙恨極了這股慢刀子割人的勁兒,抬手扣住她後腦,將她拉下來,到底是索個夠本兒才肯放開.

宋喜情動,恍惚間覺著,他就算想要繼續下一步,她也不會太推辭,但轉念一想,知道的她是感動,不知道的還以為一條項鏈就把她給搞定了.

可是,她是真的好喜歡.

喜歡喬治笙,喜歡他對她做的一切,包括送的小驚喜.

平躺在床上,宋喜一直用相機照著自己的脖頸,小星星怎麼都看不夠.

想到上次他送的那顆木星星,宋喜問:"你為什麼每次都送我星星,你喜歡星星嗎?"

"嗯."

"為什麼喜歡星星?"

宋喜覺著喬治笙這樣的人,跟和尚最相近的就是無欲無求,最不同的就是沒有和尚脾氣像他這麼差.

說他喜歡狗,她信,喜歡星星?

喬治笙說:"沒有原因."

宋喜道:"就連喜歡人民幣都有原因,喜歡星星怎麼會沒原因?"

喬治笙口吻很淡,似是隨口回道:"晚上睡不著會看窗外,如果天上有星星,夜里可能不那麼無聊吧."

他說的很隨意,似是她逼問他,他不得已才找出一個理由,但宋喜卻突然間覺得很心疼.

說什麼無聊,其實就是孤單.那麼漫長的黑夜,他一個人如何打發消磨?黑夜偶爾還有星空作伴,他呢?他只能望著夜空,若是有星星出來,他會替夜晚覺著高興,還好它有有伴相陪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