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7章 吃醋的男人很恐怖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幸好盛宸舟是來還口紅的,不然宋喜還以為他捏著把柄存心來找茬的,因為他姓盛,在她這兒已經失去了陌生人初見的好印象,宋喜承認自己差別對待,簡單的道了謝,她馬上離開.

盛宸舟看著宋喜的背景,眼底露出疑惑,他怎麼惹著她了?

回到正廳,還有半場拍賣會,堅持下來也過了一個小時,宴會臨散場之前,要請今天競拍成功的人去後面付款,宋喜拍的東西最多,花了小一千萬,是今天當之無愧的焦點女王,盛宸舟也拍了一幅畫,跟其他幾人一同往專屬交易的房間走.

為了避嫌,每個人都有專人負責接待,彼此都不知道對方刷了誰的卡,簽了誰的名字,可饒是如此,宋喜拿出一張黑卡,並且簽下喬治笙三個字的時候,接待人員還是心底咯噔一下.

剛開始以為她是盛宸舟的朋友,後來一直跟常景樂坐在一起,結果臨了刷的是喬治笙的卡.

就算當初宋元青還在位,也沒聽說他女兒這麼能耐,反倒現在更叫人云山霧罩,刮目相看了.

黑卡沒密碼,刷的錢秒到賬,工作人員對宋喜展露的微笑,燦爛中帶著敬畏.拍的都是小件兒,除了那只在常景樂胳膊上的鸚鵡之外,其余的宋喜直接就能拎回家.

大家一起出門,盛宸舟有意無意的看了眼宋喜,但見宋喜直奔外面等候的常景樂,常景樂伸手幫她提著東西,兩人並肩往外走.

樓上很多客梯,宋喜跟常景樂單獨乘坐一部,等電梯的功夫,常景樂手機響了,接通之後,宋喜沒聽到里面說什麼,只聽得常景樂笑說:"我們正要下去呢,對了,今兒讓你破費了啊,回頭讓你見見我大寶貝兒."

待到他掛斷電話,正好電梯門打開,兩人跨步進去,常景樂說:"你家那口子在樓下等你,待會兒我就先走了,15號晚上見."

宋喜第一反應就是從包里拿出自己手機,手機有電,但卻沒有未接電話,她嘀咕:"怎麼沒打給我?"

常景樂嬉皮笑臉:"八成想我了."

宋喜無力的翻了一眼,豈料常景樂手臂上的金剛鸚鵡扁著嗓子道:"不要臉!不要臉!"

宋喜跟常景樂皆是意外,區別是前者驚訝,後者瞪眼:"罵誰不要臉呢?啊?"

鸚鵡慣常發呆的眼神兒,看都不看常景樂一眼,再次道:"小婊砸,小婊砸."

宋喜快要笑死,常景樂快要氣瘋.

待到電梯門打開,常景樂還在罵:"跟我說話放尊重點兒知道嗎?我是你主人,不是你小弟."

鸚鵡說:"Shut up!"

常景樂揚手假裝要揍它,鸚鵡馬上連續話密的喊道:"雅美dei,雅美dei,雅美dei…"

盛天酒店一層不少工作人員,還有客人,說實話,這一刻宋喜只想離一人一鳥遠點兒,丟人!

常景樂跟宋喜來到酒店外面,街邊停著熟悉的賓利,常景樂把袋子遞給宋喜:"拜拜,回見."

宋喜跟他道別,小跑著來到賓利車旁,司機下車幫她打開後車門,宋喜彎腰坐進去.

車內早就降下了隔音板,像是有備而來,不知道為什麼,宋喜今天格外的想念喬治笙,車門剛關上,她馬上扭身朝著右邊人張開雙臂.

摟著他的脖子,半吊在他身上,宋喜巧笑嫣然:"想我了嗎?"

意外的是,喬治笙並沒有向往常一樣回應,穿著她買給他的寶藍色毛衣,坐在昏暗車內,顏色倒也藍的發黑,他一動不動,不抬手也不出聲.

宋喜盯著他晦暗不明的臉,後知後覺,氣場不大對,逐漸收斂笑容,試探性的問道:"怎麼了?"

喬治笙睨著她,薄唇開啟,聲音不辨喜怒:"今天開心嗎?"

宋喜不知道他為什麼突然不對勁兒,心生警惕,索性避而不答,繼續追問:"你怎麼了?"

車內沒開燈,宋喜看不清喬治笙臉上的細微表情,只知道他若是不高興,周圍的氣壓都是低的.

等了數秒,他低沉著聲音道:"今天你挺招風的,有三個人向你暗示,想要私下聯系."

宋喜下意識的說:"以前都認識,誰知道他們突然…"話說一半,宋喜眉頭輕蹙,"你怎麼知道?"

還連具體幾個人都清清楚楚.

喬治笙徑自說:"你還跟他們笑."

宋喜收回勾在喬治笙脖頸處的手臂,眼底帶著疑慮,試探性的問:"你叫人看著我?"

她聲音不大,但卻明顯沒了之前的柔軟,仿佛距離生氣只有一線之隔.

喬治笙說:"上面有我的人,不是故意看你,是看所有人."

宋喜沒出聲,扭身坐正了.

車子平穩的往前開,過了會兒,喬治笙主動道:"不解釋了嗎?"

宋喜聲音平靜:"解釋什麼?"

喬治笙沉默片刻:"我在吃醋,你感覺不到?"

宋喜想笑,但是忍住了,故意不應聲.

喬治笙說:"我今天只跟你一個女人說過話."

聲音低沉,帶著三分不爽三分酸,剩下的還有類似委屈的情緒.

宋喜沒忍住,扭身貼近他懷里,摟著他的脖頸,枕著他的肩頭,低聲叨念:"幾個小時沒見你,我特別想你."

只一句話,無需多余的解釋,已經足夠喬治笙沖動.

單臂收攏,將纖細的人攏在懷里,另一手去抬她的臉,兩人在車內接吻,一如宋喜說的,才幾個小時沒見,但是特別想念.

唇瓣相接,兩秒之內從碰觸變成令人臉紅心跳的深吻,宋喜知道喬治笙生氣發酸是因為嫉妒,而她熱烈回應是因為他做的太好.

今天只跟她一個女人說過話,她前面二十幾年的甜言蜜語,怕是全都白聽了.

她扭著身子,喬治笙的吻壓下來,像是要把她的腰給折斷,宋喜被灼熱的男人氣息籠罩,當喬治笙的吻順著她的唇角來到耳根時,她臉上的細細絨毛都跟著豎起來.

喬治笙摟著她,將她帶倒在後座上,宋喜雙臂環著他的脖頸,低聲說:"不行…"

喬治笙壓著她,灼熱呼吸在她側臉處鋪開,他低沉暗啞著聲音道:"我不干別的."

話音落下,宋喜忍不住呻吟了一聲,因為他用舌尖掃過她的脖頸,害得她渾身酥麻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