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6章 一個眼神兒解決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舉牌,拍賣師:"二百一十萬!現在23號這邊已經出到二百一十…1號二百一十五萬!"

隨著拍賣師越發高昂的聲音,場上只剩下宋喜跟盛宸舟兩人,而競爭也越發的白熱化.

宋喜再次舉牌,盛宸舟也舉,幾次三番,下面的人沒怎麼樣,台上的鳥也沒怎麼樣,只不過伸著胳膊舉鳥的人受不了了,活生生把鳥從胳膊放到肩上扛著.

宋喜忘記自己是第幾次舉牌,若不是台上一直有人報價,大家早忘了這只鳥飆到多少錢.

盛宸舟悠悠的舉起右手,拍賣師激動到嗓子沙啞:"1號,二百九十五萬!"

常景樂坐在沙發上,翹著二郎腿,不知是認真的還是打趣,說了句:"他對人還是對鳥?"

宋喜也有些惱了,幾乎本能側頭往右看去,誰料盛宸舟也正側頭往這邊看,隔著幾米遠,兩人四目相對,她面色無異,眼底卻帶著赤裸的焦躁和不爽.

舉起牌子,她喊到三百萬.

在場所有的人都在看熱鬧,一個是夜城前副市長的女兒,一個是夜城現任市長的侄子,先前宋喜衣服髒了,盛宸舟當眾幫她披毯子,眾人還以為兩人早就認識,關系非同一般,可這會兒鬧的哪出?

宋喜以為盛宸舟會跟她搶到底,就連拍賣師都看向盛宸舟方向,眼神中似在詢問,還出不出價了?

然而盛宸舟被宋喜飽含不滿的目光看了一眼之後,竟是沒有再出價,最後這只鳥以三百萬的高價被宋喜納入囊中.

台下一片意味深長的掌聲,宋喜這般豪氣云天,不知有多少人在猜忌,她到底哪兒來的底氣,難不成跟了常景樂?

拍賣會中場休息時段,常景樂迫不及待的跑去後台逗鸚鵡,宋喜則被盛宸舟氣得喝了不少果汁,這會兒邁步走向洗手間.

上完廁所要出去的時候,碰上迎面走來的紀閔瀅,宋喜不得不承認,她是真的不喜歡這個人.

哪怕如今她知道當年沈兆易劈腿是假的,他也從來沒跟紀閔瀅在一起過,可紀閔瀅畢竟目睹且參與了,她知道當年宋喜有多卑微,那麼不要自尊賭上一切去挽留一個人,哪怕一輩子只有一次,可也被紀閔瀅知道了.

女人對女人的敵意,很多時候不需要理智分析原因,只是一種感覺,所以宋喜視線掃過她的臉,沒做聲,准備往外走.

沒想到,紀閔瀅主動開口:"你有男朋友了?"

聞言,宋喜停下腳步,目光落在紀閔瀅臉上,卻沒有馬上回答.

兩人隔著一米多遠的距離相互看著對方,皆是面色淡漠,幾秒之後,紀閔瀅再次開口:"不要沈兆易,是因為常景樂嗎?"

宋喜面無表情的說:"我的事情,好像不需要跟你解釋."

紀閔瀅眼底露出嘲諷和不屑,出聲說:"你知道沈兆易有多喜歡你嗎?你知道他為了你差點兒連命都丟了嗎?你倒好,說不要就不要,他在你心里到底算什麼?"

沈兆易在宋喜心底到底算什麼…那是她第一個喜歡的少年,是她毫無保留全心全意對待的男人,是她把最重要的東西踩在腳下也想挽回的那個人,是險些要了她半條命,一度橫在她心頭的倒刺.

內心瞬間有些翻騰,可臉色卻越發沉靜,宋喜一眨不眨的回視紀閔瀅,紅唇開啟,不動聲色的回道:"我跟他的之間的事情,用不著第三個人插手,你還有其他事兒嗎?"

瞧著宋喜冷漠無情的臉,紀閔瀅蹙眉說:"你不值得他為你付出這麼多,他受傷躺在病床上,你跟其他男人在這里談笑風生,宋喜,你配不上沈兆易!"

宋喜覺的這世上最懊惱的事情,就是跟一個思想不在同一空間的人對話,跳過不悅,只覺著無語.

眼底露出冷淡和不耐,宋喜張口回道:"第一我跟你不熟,能站在這兒聽你講話,純屬為了禮貌.第二,別因為嫉妒和求而不得救把別人說的多麼不堪,阿易不是傻子,不然你也不會這麼喜歡他.最後,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提醒你,你沒資格在我面前說三道四,聽起來特別幼稚可笑."

宋喜說完,紀閔瀅臉色變了好幾道,看得出她並不是個牙尖嘴利的人,至于今天為什麼跑來跟宋喜說這番話,宋喜可以理解,無外乎就是太喜歡沈兆易,替他鳴不平,所以來找她報仇出氣的.

洗完手,拉開洗手間房門往外走,剛一拐彎兒,差點兒被站在不遠處的男人嚇了一跳,定睛一瞧,盛宸舟.

盛宸舟看到宋喜並不意外,仿佛是特地在這里等她,宋喜則本能的心生芥蒂,看了他一眼後,別開視線要走.

盛宸舟出聲說:"宋小姐…"

宋喜抬眼看向他,目光相對,他眼底帶著溫和以及一抹試探,唇瓣開啟,輕聲道:"之前我不是故意看到你們打架,你放心,我不會說出去一個字."

宋喜不語,眼底不無警惕,心底也在盤算著他到底想干什麼.

盛宸舟見狀,只好又開口道:"剛才拍賣會上,我也不是故意跟你搶東西,我是的確很喜歡."

宋喜不辨喜怒的說:"沒有什麼搶不搶,大家公平競爭."

話音落下,盛宸舟眼底露出一絲尷尬,試探性的問:"那你為什麼生氣?"

宋喜一愣,完全沒想到盛宸舟會這麼直接,沒錯,她那時的確生氣了,不僅生氣,還焦躁,眼神兒扔過去跟刀子一樣.

可盛宸舟這麼直白的問出來,宋喜反倒有些不好意思,明顯的視線躲閃,頓了兩秒才說:"盛秘書想多了,我那是挑釁."

盛宸舟眼底清楚的滑過疑惑.

宋喜硬著頭皮道:"拍賣就是要個氣氛,我隨便一看,可能讓你誤會了."

盛宸舟唇角勾起,淡笑著回道:"既然是誤會就好."

說罷,他從褲袋中掏出一個圓筒小黑管遞給宋喜,宋喜垂目一看,是管Tatcha的口紅.

她沒接,正納悶兒他什麼意思,只聽盛宸舟說:"之前在走廊撿到的,是你掉的吧?"

先前就想跟她說,後來常景樂一來,倆人馬上就走了,一直拖到現在.

宋喜打開手包往里一看,果然口紅沒有了,眼底劃過尷尬,她伸手接過,低聲說:"謝謝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