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5章 拍賣會上選禮物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從前宋元青還沒出事兒的時候,宋喜受到的教育是克制,她本身也不是高調愛炫之人,所以才落得個高冷不好相處的名號.

但現如今,喬治笙給她做後台,讓她可以無所顧忌,為所欲為,天塌了有他撐著,宋喜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暢快和安全感,要不是拍賣會馬上就要開始了,她一定躲起來給他打個電話,好好膩歪膩歪.

拍賣會就設在宴會廳里,展出的東西五花八門,遠有馬王堆漢墓出土的云紋漆鼎,近有當代著名設計師的玩偶擺件;大氣有徐悲鴻的畫,精致有Dior不生產的全球限量五十瓶香水.

沒有什麼東西是在這兒見不著,如果不犯法,他們敢拍賣熊貓.

這些物品貴的底價在二三十萬不等,便宜的也要六七萬起跳,每個人手里都有一個牌子,由拍賣師當場定,舉一次牌子叫價多少.

宋喜跟常景樂坐在一起,上面在展出拍賣品,兩人在底下小聲聊天.

宋喜說:"你幫我看看他們都喜歡什麼,像元寶,阮博衍,嘉敏,對了,還有佟昊,你比我了解他們,你有任務在身,別心不在焉的."

常景樂笑說:"都是喬和尚買單,那我們就不客氣了,等會兒全場最貴的歸我."

宋喜嗔怪:"別叫他和尚,那我成什麼了?"

常景樂打趣:"這就護上短了?"

宋喜說:"誰讓你沒女朋友,你要是有,也有人替你說話."

常景樂道:"我等你給我介紹呢,你身邊有沒有漂亮閨蜜?"

宋喜當機立斷的回答:"咱倆交情歸交情,你要其他的我也就送了,要人可沒有."

常景樂聽出她話語中故意不掩飾的防備,似笑非笑的問:"我怎麼了?好歹我也儀表堂堂玉樹臨風的,到你這兒跟火坑一樣."

宋喜道:"你還倍兒有自知之明."

常景樂忍俊不禁,低聲說:"准是喬和尚背地里跟你講我壞話."

宋喜暗道,還用喬治笙說麼,第一他這人不愛背地里將八卦,再者她看見常景樂身邊女人不斷,別說她身邊單身的少,就是多,也不介紹給他.

台上正展出唐代的藍琉璃香薰,叫價二十五萬,每舉一次牌加五萬.

常景樂說:"這個挺好,阮阮會喜歡."

聞言,宋喜舉牌,台上拍賣師伸手示意:"23號,三十萬."

兩秒後,拍賣師指向另一側:"10號,三十五萬."

宋喜沒側頭,但知道10號是姜嘉伊,面不改色,她再次舉牌.

"23號,四十萬."

"10號,四十五萬."

"23號,五十萬……"

在場的都看出來了,姜嘉伊和宋喜杠上,當然這不是頭一回,大家權當看熱鬧.

兩人你來我往,宋喜舉牌子舉到累,價格剛好漲到一百萬.

"23號,一百萬!還有比一百萬更多的嗎?"

姜嘉伊沒有再舉牌,藍琉璃香薰被宋喜拿下.

拍賣師再次宣布,今晚所有籌款均捐給貧困山區,用作希望工程.

周圍響起片片慵懶掌聲,宋喜低聲叨念:"八成一些人要罵我花這麼多錢買個香薰,腦子進水了."

常景樂眼底浮著碎光,淡笑,不以為意的回道:"坐在這兒的人,十個里有十個是來湊熱鬧的,真正買東西,誰來這兒啊?不過是看誰不爽就搶誰東西,比誰兜里錢多,比誰橫,花錢買個樂呵."

常景樂也算是直性子,就是這麼個理,這群人不是暴發戶,但保不齊誰跟誰積怨已久,平時礙著各方勢力不好明目張膽的撕逼,但打著給孩子們添衣服買文具盒,那就好說多了,心里罵著媽賣批,臉上也得笑嘻嘻.

在藍琉璃香薰之後,宋喜又連著拍了兩樣東西,分別送元寶和霍嘉敏,三樣東西加在一起不到三百萬.

拍賣師頻頻帶頭鼓掌,看著宋喜的目光都像是在看財神爺,分外灼熱.

拍賣所得的東西拿下去,拍賣師示意工作人員把下一個抬上來,原本常景樂都坐的有些無聊了,結果看到有人用胳膊擎著一只可以用'巨大’來形容的鸚鵡時,他眼睛終于亮了.

"我要這個."

宋喜也是第一次在拍賣會上看到活物,聽拍賣師講:"這是一只服過兵役的美洲金剛鸚鵡,精通四國語言,下面給大家展示一下."

他用英文跟鸚鵡打招呼,問它名字叫什麼,鸚鵡用英語回他:"問這麼多干什麼,你是敵軍想套我話嗎?"

台下一片笑聲,宋喜也勾起唇角,常景樂笑說:"花花綠綠的,看著就高興."

宋喜說:"人家那是色彩斑斕好嗎?"

隨後主持人又用泰語和日語跟它交流,宋喜別的聽不懂,可鸚鵡尖著嗓子喊'雅買dei’的時候,台下又是一片哄笑,尤其以男人的笑聲居多.

常景樂唇角勾起的幅度變大,笑著道:"我就要這個."

宋喜彎著眼睛,等著一會兒開拍,台上拍賣師還在跟鸚鵡逗悶子,最後聊的是中文.

拍賣師問:"你為什麼不遠萬里來到夜城?"

鸚鵡眼睛是發直的,沒什麼焦距,看起來倍兒有目中無人的范兒,直勾勾的盯著前方,它忽然開口說:"小婊砸卸磨殺驢,小婊砸卸磨殺驢."

這回台下是真笑瘋了,也不知道這鸚鵡來夜城之後都是跟誰學的中文.

拍賣師企圖去捂它的嘴,不管是不是作秀成分,可台下還是一片歡樂.

終于等到競價環節,拍賣師說:"一個會說四國語言的不正經鸚鵡,競拍底價二十五萬."

還不等宋喜抬手,有人比她更快,而且不止一兩個出價,看得出大家都很喜歡它這份不正經,所以宋喜沒有馬上舉牌,等著他們把價格喊高,反正她來摟底兒就好.

每次叫價五萬,台下頻頻舉牌,台上拍賣師應接不暇,短短時間內,這只鸚鵡已經被喊到一百七十五萬.

常景樂笑道:"讓某人破費了."

宋喜看著人已經少了,舉牌喊到一百八十萬.

有人一八十五萬……

又是幾番喊價,鸚鵡身價破天荒的被喊上二百萬,先前那些逗樂子想要的人,看出宋喜勢在必得的氣勢,都不再舉牌.

宋喜以為二百萬就能拿下,台上拍賣師也准備倒數,結果半路殺出個程咬金.

"01號這位先生,二百零五萬!"

宋喜余光瞥過去,盛宸舟跟她是同一排的座位,一整晚不見他舉牌子,好些人都以為他是來陪跑的,沒想到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