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4章 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常景樂把陳懿待到餐桌旁,紳士的拿起盤子,出聲問:"喜歡吃什麼?"

陳懿受寵若驚,腦袋還反應不過來,只能盡量克制著內心的喜悅,微笑著道:"都可以."

常景樂說:"抹茶蛋糕?我覺得這個挺好吃的."

陳懿羞澀應聲:"好."

常景樂夾了塊兒中間的放在盤子里,遞給她:"嘗嘗."

陳懿被常景樂哄的五迷三道,這會兒他就是給她遞毒藥,她怕是都當成糖來吃.

很小的一塊兒綠色抹茶蛋糕,陳懿拿起叉子還想分一些下來,常景樂說:"都吃了吧,你又不胖,我剛才看到好幾個吃貓食的,看著都沒食欲."

陳懿聞言,只好把整塊兒叉起來放進嘴里,心底是甜蜜的味道,可味蕾卻在幾秒之後漸漸察覺出不對,哪里是抹茶,而是一股刺鼻的辛辣,讓人難以下咽.

看她表情有變,常景樂一臉擔憂:"怎麼了?"

海城人吃的清淡,很少有能吃辣的,更何況還是一條芥末醬的量,陳懿手足無措,不能當著常景樂的面兒吐出來,可也咽不下去,憋得眼淚瞬間上湧.

常景樂好心將自己的酒杯遞給她:"快壓壓."

陳懿病急亂投醫,接過酒杯一口灌下,但紅酒里面也添了料,比海水還咸,根本沒辦法忍,她一秒都沒等,一口全吐出來,可因為嘴里面有蛋糕,所以並不是噴的,而是吐了自己一胸口全是.

"嘖…"常景樂眼底劃過嫌棄,從旁抽了條餐巾遞給她,陳懿嘴里又咸又哭,禮服被她吐得全是穢物,這會兒她眼淚掉下來,不知是辣的還是委屈.

"趕緊去洗手間收拾一下吧,太惡心了."

常景樂說完扭身就走,直到這一刻,周邊只剩下看熱鬧的人,陳懿才恍然大悟,常景樂…耍她!

常景樂再次來到姜嘉伊面前,看他一個人,其他幾人眼底透露著不明.

常景樂卻直視姜嘉伊,冷著臉說道:"是你指使她潑了宋喜一身酒?"

此話一出,姜嘉伊臉色一變,連帶著身旁一個幫凶也跟著提心吊膽.

頓了幾秒,姜嘉伊硬著頭皮回道:"你什麼意思?是我朋友不小心,已經跟她道過謙了."

常景樂面不改色的說:"你朋友剛才親口跟我說的,是你指使她,你跟宋喜什麼仇我不管,但你這種小孩子過家家的手段,就別拿到這種場合來鬧了好嗎?你爸是海城副市,但這兒是夜城,宋喜是我朋友,你要是還想來夜城,還想在這個圈子混,我勸你以後離宋喜遠遠的,不然丟臉的是你."

常景樂當著好幾個人的面,把姜嘉伊懟的臉色紅一陣白一陣,懶得聽她辯解,估計她也說不出什麼,常景樂撂下這番話,扭身就走.

他要去找宋喜顯擺一下,已經給她報仇了,結果半路碰見迎面走來的宋媛,她擋住他的去路,面帶微笑的打招呼:"景少,你好."

宋媛之前聽到有熟人這麼稱呼常景樂,也知道他並不從政,所以按照私下里的稱呼叫他.

常景樂看著面前的陌生面孔,身為男人,他第一反應就是給宋媛打分,十分滿的話,宋媛夠的上七分半甚至八分,在女人里已經算上優質了.

心情不錯,他又露出雅痞的笑容,點頭回應:"你好."

宋媛自報名諱,但卻故意沒說她跟宋元青的關系,正想趁勢要到常景樂的聯系方式,忽然身後傳來熟悉的女聲:"又開始招搖撞騙了?"

常景樂抬眼一瞧,是宋喜.

宋喜走過來,宋媛眼底劃過恨意和戒備,常景樂打量兩人的臉,一時間沒出聲.

宋喜看著宋媛,話卻是對常景樂說的:"我目前最討厭的人就是她,剛剛提醒過葉祖題不要跟她來往,有些人道德敗壞,做生意不穩,做朋友不配,沒有深交的必要."

常景樂桃花眼底意外更濃,因為沒想到宋喜也會有當眾不給人面子的時候,宋媛聞言,明顯的眉頭一蹙,不光是因為宋喜斷了她跟常景樂的聯系機會,更因為宋喜還說到葉祖題.

宋喜云淡風輕的望著宋媛,這一刻的睥睨就像是一只獅子面對一只鬣狗,動物世界里面常演,獅子捕獲獵物,鬣狗只敢從旁猥瑣覬覦,什麼時候等到獅子吃完走開,才敢上去撿剩.

如今獅子回來了,哪還有鬣狗立足的份兒?

宋媛幾次想說什麼,可最後她什麼都沒說,只意味深長的看了眼宋喜,隨即轉身離開.

常景樂目送宋媛背影,問了句:"什麼仇?要我幫你報嗎?"

宋喜淡淡道:"曆史遺留問題,我爸都解決不了."

常景樂稍一過腦就反應過來,感情是一家人,怪不得姓宋.

宋喜怕常景樂想歪了,低聲補了句:"跟我們家沒有血緣關系,自己哭著喊著要姓宋."

常景樂眼帶促狹,出聲接道:"這種是不咬人膈應人了,要不要趕出去?"

宋喜何嘗不想讓宋媛消失,可是…

"算了,她能進來就是找了關系,你別為我得罪人."

他能來是受喬治笙所托,原本一個不摻和官二代圈子的人,能做到這樣,宋喜已是心里感激,怎麼好讓他樹敵?

常景樂卻說:"咱們什麼關系?我一定堅定不移的站你,本來就是敵人,還怕什麼得罪?"

說罷,他叫人找來負責人,查看一下宋媛是以什麼身份進來的,好巧不巧,宋媛還真是打著宋家的名號來的,不過她的名字能出現在應邀名單上,想必也是祁丞在後面推波助瀾.

常景樂吩咐人把宋媛'請’出去,理由是宋家只有宋喜一個女兒,冒牌貨這種東西,就別再真貨面前丟人現眼了.

宋喜跟常景樂站在一旁,眼看著侍應生去請宋媛,宋媛剛開始不想走,侍應生轉述了常景樂的話:"要是死皮賴臉,那就別怪我們讓你丟人現眼."

隔著有些遠,宋媛臉上的表情,宋喜看不真切,但宋媛跟著侍應生往外走的步伐,卻讓宋喜心底痛痛快快的舒坦了一回.

"謝謝你了."宋喜提了下手中酒杯,真心實意.

常景樂嬉笑著回道:"不客氣,受人之托忠人之事,某人囑咐過了,但凡你看不順眼的,無論是誰,全清,叫你別克制,有他呢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