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3章 反擊開始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兩人在休息室里面聊了十幾分鍾,侍應生敲門,送進來一個Dior的購物袋,宋喜打開一看,里面是一件黑色的小禮服.

常景樂說:"先對付穿穿,我去外面等你."

宋喜叫了個女服務員進來,對方幫她把後背的酒擦乾淨,宋喜換了新禮服,邁步走出去.

再次跟常景樂回到宴會廳,眾人看宋喜的目光中明顯多了意味深長,無論是盛宸舟還是常景樂,背景都是不容小覷的.

宋媛站在人群之中,看著宋喜的目光中帶著赤裸裸的恨,為什麼宋喜哪怕沒了宋元青的光環,身邊依舊有人罩著?

為什麼那些需要她費力巴結的人,宋喜只因為是宋元青的女兒,就可以輕而易舉的接近?

就因為大家生來不同,所以往後的日子也注定過的不同嗎?

宋媛偏偏不信這個邪,她不信自己比宋喜活得努力百倍千倍,卻還是不如宋喜.

宋喜跟常景樂去到餐桌邊吃東西,常景樂抱怨:"你家喬和尚突然打給我,叫我馬上過來,我說我吃個飯就來,不行,搞得我飯都沒吃上一口就來了."

餐桌從頭到尾七八米長,日料水果甜點一應俱全,常景樂叉了個壽司來吃,點頭道:"還不錯."

宋喜說:"辛苦了,為表謝意,晚上拍賣會看中什麼跟我說,算是提前送你新年禮物."

常景樂低頭看著食物,嘴上淡笑著回道:"心意領了,東西還是算了,免得某人上來酸勁兒,我可受不了."

宋喜說:"就是某人讓我送你們新年禮物,放心,某人的錢."

常景樂看向宋喜,調侃道:"呦,卡都沒收了?"

宋喜半真半假的回道:"硬塞給我的."

其實是真的,之前她沒拿他的卡,今早黑卡就出現在她床頭,她起來的時候,他已經走了,中午兩人通電話,他叫她把卡帶上,回家可以客氣,出門就別丟人了.

宋喜覺著吧,有時候喬治笙的情話說的又氣又甜,反正她從來沒見過他這款,像是尼古丁,會上癮.

兩人在餐桌旁沒站多久,就有幾撥人主動過來跟常景樂打招呼套近乎,還有人干脆旁敲側擊,打探兩人關系的.

不待宋喜解釋,常景樂先說:"好朋友."

他可不敢占宋喜的便宜,哪怕是傳言中的便宜,免得那個醋精暗地里朝他使勁兒.

中途侍應生過來,小聲對宋喜說了句什麼,宋喜扭頭往後看,對上遠處葉祖題的視線,他朝她笑著舉杯示意.

宋喜跟常景樂說了一句,轉身往葉祖題方向走,兩人碰面,宋喜笑道:"亮亮哥."

葉祖題也笑著說:"我剛來,看你那邊人多,不好過去打擾,只好把你叫過來了."

宋喜說:"他們都是找常景樂聊天的,跟我沒什麼關系."

葉祖題顯然也想結交常景樂,但說的不大明顯,不過宋喜聽出來了,是想通過她給雙方介紹一下,這樣的確省了不少事兒,總好過那些主動上前尬聊的.

不過在牽線之前,兩人還是噓寒問暖了一番.

葉祖題說:"我剛剛看到你姐姐,她過來跟我打招呼,提到宋叔我才想起來,我以前都沒見過她."

想到宋媛,宋喜逐漸收斂笑容,當著葉祖題的面兒沉下臉,開口道:"亮亮哥,說出來不怕你笑話,我跟她之間關系很差,從來沒把她當家里人,從前不會,以後更不會,她現在是仗著我爸不能把她怎麼樣,成天在外招搖撞騙,你以後有什麼事兒可以找我,她這種人,還是不要聯系了."

有些人是今日留一線,日後好相見,可對于宋媛,宋喜是徹底失去了耐性和善良,從今往後,兩人只能留一個.

葉祖題本也是來試探宋喜的口風,沒想到宋喜回絕的這麼徹底,之前宋媛還有意無意的提到祁丞,葉祖題暗道宋媛有意結交,他看著祁宋兩家的面子,沒有不給聯系方式的理由,可如今…

宋喜的話很明顯,她不喜歡宋媛,若是他以後跟宋媛有聯系,那就是斷了她這頭,惹了她,等同于惹了喬治笙.

葉祖題不過短暫遲疑,眼底神情表示意外,可隨即便掏出手機,當著宋喜的面刪了宋媛的聯系方式:"我不知道你們關系不好."

宋喜勾起唇角,莞爾一笑:"我還記得小時候一起出去玩兒,你帶著我們好幾個小的,你說我是你妹妹,其他幾個也要當你妹妹,你說妹妹就一個,多了哪照顧的過來?"

宋喜不知道葉祖題是否還記得年少時隨口說的一句話,那時他是真心實意的,只不過眼下,宋喜是提醒,而葉祖題也是順水推舟,那些真心實意的話,的確只適合留在童年里,成年人的世界,不可避免的被利益腐蝕.

葉祖題放棄宋媛這條線是權衡利弊後的結果,而宋喜只是做出自己能力范圍內的反擊,都說兔子急了還咬人,她本就不是兔子,只是一只太要臉的獅子,但宋媛以為傍上祁丞就敢在她面前吆五喝六,簡直可笑.

在拍賣會正式開始之前,到場的人有足夠的時間應酬,畢竟交際和結交才是這種聚會的主要目的.

常景樂身邊的人絡繹不絕,主動結束話題,他拿著餐盤和酒杯走到姜嘉伊幾人身旁,看到常景樂徑自走來,幾人心底都不同程度的驚喜驚訝外帶緊張,因為不確定他到底想干什麼.

其中有個穿紅色曳地長裙禮服的,她算是這堆人里論長相最不出眾的一個,可常景樂走過來,偏偏對著她笑:"你好,我是常景樂."

女人眼底看得出的意外,強壓著心底那股躁動驚喜,她很快笑著回道:"你好,我叫陳懿."

常景樂都沒細聽她叫陳什麼,只目光灼熱的盯著她看,那份感興趣,活讓旁邊的姜嘉伊等人羨慕嫉妒恨,外帶嘀咕常景樂什麼眼神兒,陳懿明明就是最差的一個.

他當眾邀請陳懿去別處坐坐,待兩人走後,有人似笑非笑的說道:"怎麼就看上陳懿了?"

姜嘉伊也挺無語的,她還以為常景樂沖著她來的,這叫什麼事兒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