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1章 初見面,印象極差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每年都有官員調動,連帶著每年的聚會都會多出很多新面孔,同時也有人悄無聲息的退出這個圈子,宋喜就連看到紀閔瀅都不覺著驚訝意外,直到她看見宋媛.

宋媛憑什麼出現在這里?昨天剛當著她的面兒說了那麼厚顏無恥的話,今兒竟然打著宋元青女兒的名號,光明正大的招搖撞騙.

宋喜眼看著宋媛游走在眾人之間,宋媛越是談笑風生,宋喜越是有如芒刺在背,忍無可忍,宋喜邁步來到宋媛身旁.

宋媛早就看到宋喜,說實在話,她沒想到宋喜會來,就像當初祁丞帶她去岄州見程德清,她也沒想過會碰見宋喜.

這次的聚會也是祁丞找人將她塞進來的,因為祁丞日後需要官場人脈,讓她進來聯系感情.

看到宋喜,宋媛眼底有一閃而逝的心虛,但不得不笑著打招呼:"小喜,剛剛沒看見你,什麼時候來的?"

宋喜懶得跟她演戲,若不是怕外人看笑話,她恨不能當場發飆.

"跟我來一下."饒是如此,宋喜也沒有露出笑模樣,吩咐一句,轉身往洗手間方向走.

宋媛心底暗道出門沒看黃曆,可也不得不跟著宋喜離開.

兩人走至無人走廊,宋喜忽然停下腳步,轉身看向宋媛,冷聲道:"你要臉嗎?"

宋媛這輩子最自卑的就是沒有一個像宋喜這麼好的爸爸,所以她千方百計的搶占,可哪怕如願以償姓了宋,也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,終究是假的.

她一邊說著不屑,一邊又偷偷摸摸的占便宜,這種求而不得棄之不舍的心情,她一直努力忽略,可眼下被宋喜抓個正著…

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,宋媛面色變了好幾番,這才選擇面無表情的回道:"臉在我這兒沒什麼太大用處,我就不要了,你能怎麼樣?"

宋喜怒極反笑,倒不是別的,而是她跟宋媛吵了這麼多年,宋媛向來臉皮厚戳不透,今天竟然被她戳破了最後一層皮,承認自己就是不要臉.

宋喜的嘲笑讓宋媛目露寒光,主動開口:"我懶得再跟你裝姐妹和睦,也不想再演父慈子孝,對我而言,我想要什麼,我能得到什麼,這些才最重要,不管你願不願意,我就是姓宋,除非你叫你爸公開聲明,他沒有我這個女兒."

宋喜也不想再跟宋媛講禮義廉恥,如果宋媛有,就不會發展成今天這樣.

同樣沉著臉,冷著眼,宋喜一眨不眨的回道:"你做這麼多,無外乎是想討好祁丞,嫁進祁家,董媛我告訴你,沒有良心靠手段達到目的的人,永遠都不會求仁得仁,就算這世上沒有人做天看,你小心把我逼急了,我人為的讓你嫁不進祁家!"

這不是宋喜第一次威脅宋媛,卻是第一次把話說得這麼絕這麼狠.

宋媛知道宋喜背靠喬治笙,可她背後也有祁丞,祁丞對她有幾分真愛她不敢保證,看祁丞是真看中她能隨時打進官二代圈子的身份,愛情這種東西,虛無縹緲,可利益卻能緊緊地將兩個人綁在一起.

所以宋媛不怕祁丞不要她.

心底有底,宋媛冷笑著回道:"這麼有自信,不知道你要怎麼樣讓我們分開,你想擠掉我嫁給祁丞嗎?"

宋喜眉頭一蹙,簡直惡心,還不等她回答,宋媛又嗤笑著說了句:"實話告訴你,我不僅會好好利用現在的身份,還會盡可能的幫助祁丞,我會讓你明白,生的好不如嫁得好."

說完,宋媛扭身欲走,結果突然想到什麼,她又側身補道:"對了,先前說等我嫁給祁丞就把爸爸還給你,現在我改主意了,我覺得當宋媛比當董媛方便多了,所以你爸…我永遠都不還給你."

宋媛將'永遠’兩個字說的無比挑釁,宋喜早就完全冷了臉,這會兒也顧不得什麼淑女面子,手上只有一個鑲鑽的包,她想都沒想,直接朝著宋媛的臉扔過去,宋媛就知道宋喜會發飆,一直在盯著她的動作,宋喜一抬手,她很快躲開.

但躲得了包躲不了人,宋喜隨後一個箭步跨上去,抬手就往宋媛臉上扇,宋媛尖叫出聲,兩個身穿禮服裙的漂亮女人在走廊撕扯到一起.

不遠處拐角閃現一抹身影,身影快步上前,從旁拉住宋喜,宋媛被宋喜揪亂了頭發,定睛一瞧,不由得眼睛一瞪……

"盛秘書?"

沒錯,穿著姜白色毛衣,雙手握著宋喜雙臂的人,正是盛宸舟.

盛宸舟看著宋媛,面色很淡的說道:"還不快走?"

宋媛今天第一次跟盛宸舟見面,祁丞囑咐她,一定要跟盛宸舟搞好關系,先前兩人打過招呼,據說盛宸舟剛剛從國外回來不到兩個月,那他跟宋喜…什麼時候認識的?

視線在兩人身上打量了一圈,宋媛理虧,不敢久留,趕緊轉身離開,待到走廊中只剩下宋喜和盛宸舟兩人,她扭了扭手臂,沉聲道:"放開."

盛宸舟後知後覺,很快松手,宋喜沉著臉,往前走了幾步,彎腰撿起包.

他跟在她後面,開口問:"你還好嗎?"

宋喜本就跟宋媛生了一肚子氣,這會兒他放走宋媛,她只好把氣撒在他頭上,面無表情的回道:"不怎麼好,被拉偏架也就算了,躲在角落聽女人吵架很有意思嗎?"

盛宸舟微頓,眼底也劃過一抹無辜,緊接著回道:"我沒有故意偷聽,前面是洗手間,我出來聽見有人在說話,本想繞道走,結果你們突然打起來了."

說完,他又補了一句:"不是我拉偏架,是你單方面在打她."

宋喜眼皮一掀,抬眼瞪向他.

盛宸舟與她四目相對,她目光凌厲且帶著明顯的不悅,他則善良的多,唇瓣開啟,聲音略低的回道:"如果你們都動手了,我不會只攔你一個人."

他在解釋自己沒拉偏架,她用不著看仇人似的看著他,可他不知道,宋喜討厭他不是從剛剛開始,而是打從知道他姓盛開始.

尤其是宋媛上趕著巴結他的吃相,簡直太令人惡心.

話不投機半句多,宋喜收回目光,一言不發的往前走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