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0章 當權者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隔天晚上六點多,盛天酒店樓下停了多輛私家車,司機打開後車門,身穿MiuMiu淺綠色鑲鑽吊帶長裙的宋喜從里面跨步出來,雖然上身外搭了皮草,可零下二十幾度的天氣,整個人如同深處冰窖.

宋喜邁步往台階上走,身後傳來一個女聲:"宋喜?"

扭頭一看,後面並排上來兩個年輕女人,一個露著手臂,另一個露著大腿,都是熟面孔,長輩在市政府任職.

宋喜跟她們打了招呼,三人一起走進大堂,乘電梯去頂層的途中,其中一個已經迫不及待的打聽起宋喜的現狀,宋喜微笑著回道:"我還好."

"你現在住哪兒?要是離得近,我們再出來玩兒,叫你一起喝茶."

宋喜面不改色的回道:"我跟男朋友一起住."

旁邊兩人都很驚訝,一個接一個的問:"你交男朋友了?誰啊?是咱們本地人嗎?"

宋喜避重就輕的回答:"本地人,不是圈內的,你們不認識."

"干什麼的?你說說名字,沒准兒我們認識呢."

宋喜莞爾一笑:"普通人商人."

她就是不說,對方眼神兒難免帶著打量過後的不屑,按理說交了不錯的男朋友,誰會藏著掖著?宋喜一口一個普通人,怕不是普通到提了名號都沒人認識.

宋喜自然知道她們心里想什麼,好在她這一年見慣了,比她們更明目張膽的比比皆是,如果不是太過分,她一般都裝看不見.

電梯在頂層打開,今天的聚會直接包了酒店最大的宴會廳,廳前有專人負責核實到場人員的身份,宋喜簽到之後走進去,很快吸引眾人的注意.

去年宋喜參加聚會的時候,宋元青還沒出事兒,所有人對她皆是笑臉逢迎,今年距離宋元青入獄雖已有一年之久,可宋喜的出現,還是不免在人群中引發一陣騷動.

落井下石之人有之,但也不乏真心實意過來跟她打招呼聊天的,這其中有宋元青朋友的兒女,他們的父母在宋元青出事兒時,大多數秉持著明哲保身的宗旨,那是宋喜第一次親身品嘗到,大難臨頭各自飛的滋味兒.

宋喜對他們父母卻有不爽,但官場風云莫測,大家立場不同,可以不贊同,能理解,更何況他們的兒女沒有絲毫對不起宋喜的地方,所以宋喜也不會帶著不忿的心情回應.

這批人心照不宣的避開宋元青的事情,只當做沒發生,大家好久不見,敘敘舊.

然而總會有不開眼的冤家,宋喜正跟人聊得好好的,身後當啷來了一句:"宋喜,還真是你?"

包括宋喜在內,身邊一圈人聞聲望去,只見打頭一人穿著黃色裹身長禮服,披著巧克力色的卷發,手中拿著一個香檳杯,宋喜晃了兩秒才認出來,是許久未見的姜嘉伊.

他們這個圈子聚會,不局限夜城官員子女,全國各地只要有能力或者有機會想來的,都可以進來,也算是一場小型的'峰會’.

姜嘉伊身後就是幾名海城管員子女,雙方碰面,不管真心還是實意,都要互相點頭微笑.

宋喜看著姜嘉伊,沒出聲,姜嘉伊來到她面前,淡笑著說:"我以為你今年不會來了."

宋喜面上帶著禮貌卻明顯不熱絡的微笑,出聲回道:"來看看朋友."

姜嘉伊當眾問:"宋叔叔還好嗎?"

宋喜想到當初在喬家的時候,姜嘉伊也是每次都拿宋元青激怒她,從前的舊賬未清,今天又增新仇,宋喜暗自惱恨,紅唇開啟,不動聲色的說:"身體比從前好了."

姜嘉伊說:"那就好,我還怕出了這樣的事情,宋叔在里面會想不開."

周圍人皆是面色各異,明顯尷尬,可又不能走開,只能硬著頭皮站在原地.

宋喜微笑著回道:"不在其位不謀其政,我爸現在看看書喝喝茶,心態很好,還總是勸我,讓我別跟那些見風使舵落井下石的人生氣,畢竟這樣的人才愛鑽牛角尖兒,想不開."

在場的沒有一個是傻子,宋喜這話相當于當面兒損姜嘉伊,姜嘉伊當場臉色一變,空氣中的火藥味兒漸濃,一觸即發.

好在這時門口處傳來一陣騷動,大家抬頭看去,宋喜也瞄了一眼,是個穿著灰色風衣,里面姜白色毛衣的年輕男人,年紀看不出是二十多還是三十出頭,身高在一米八上下,長得不算驚豔,又是張陌生面孔,能在這兒出現的人,定不是一般人.

果然身旁已有人壓低聲音說:"盛宸舟,剛上任兩個月的工商局長秘書."

有人問:"姓盛?跟盛市長有關系嗎?"

"是盛市長親侄子."

自古一朝天子一朝臣,如今夜城換了新市長,一切都以盛崢嶸馬首是瞻,這也是盛家第一次派人參加這種場合,可見盛宸舟就是'欽差大臣’,無論夜城還是其他各地的官二代官三代,沒有不上前打招呼的理由.

就連姜嘉伊都暫且放下跟宋喜的恩怨,走上前去露臉寒暄.

怕是整個場子沒去跟盛宸舟打招呼的人,就只有宋喜了,宋喜骨子里的驕傲,不允許她向盛家低頭,如果宋元青沒出事兒,他基本可以確定就是新任市長,現在要她跟盛崢嶸的侄子打招呼,就算她不多想,其他人也會在背地里把她的脊梁骨給戳斷,連帶著貶低宋元青.

她今天來的目的,一是想證明自己過得很好,堵住那些幸災樂禍人的嘴;二來,喬治笙日後斷不了跟夜城各個官員的往來,她既有這樣的條件,為何不用?

但盛家人,算了.

宋喜一個人站在餐桌前,仿佛隔絕了喧囂與熱鬧,那些曾經屬于她的東西,現在屬于別人,她心底不無失落,但更多的是看透過後的感慨,那些人手捧的是盛宸舟嗎?不是.

是盛崢嶸嗎?其實也不是.

是權利.

誰當權,誰就應該被周圍人眾星捧月,這件在老百姓看來特別市儈且虛偽的事兒,在這個圈子里尤為明顯.

宋喜慶幸自己生在這個圈子,卻沒有把這個圈子當做生活的全部,不然從山頂跌落山腳的滋味兒,不是每個人都能扛得住的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