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9章 愛是一半嫉妒一半寵溺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過後兩人來到一家咖啡店,宋喜臉色始終難看,喬艾雯問剛才那人是誰,她不是外人,宋喜也就沒瞞她,三言兩語道清關系和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情.

喬艾雯是個火爆脾氣,當場發作,瞪著眼睛道:"你怎麼不早說?剛才就該抽她兩個大嘴巴!"

宋喜也是暗自憋氣:"我包里怎麼就沒帶手術刀呢."

喬艾雯比宋喜還來氣,開口接道:"跟我哥說,讓他給你出氣,我長這麼大沒見過這麼狼心狗肺的白眼兒狼,養她還養出禍患了."

宋喜繃著臉說:"這事兒沒完."

喬艾雯急性子,說話間已經掏出手機要給喬治笙打電話,宋喜見狀,出聲道:"先別告訴他,馬上就要過年了,他最近很忙,收拾宋媛是小,別影響大家的好心情."

喬艾雯問:"你知道她住哪兒嗎?殺雞用不著宰牛的刀,我幫你辦."

"你讓我想想."

宋喜雖然生氣,但還有理智,宋媛再怎麼狼心狗肺,可畢竟跟宋元青還有這層關系在,簡單的找人威脅恐嚇,都起不到本質上的作用,宋媛不是故意戳她心窩子嘛,好,那就別怪她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.

喬艾雯看了眼宋喜的臉,見她表情明顯是在算計,而不是消氣,遂出聲說:"幸好你沒跟我說息事甯人,我跟我哥都不是這種善良性格,有仇必報."

宋喜道:"我的善良可以給不小心和知道悔改的人,像她這種小人得志的,只配自作自受."

喬艾雯眼睛亮了,不無贊賞的說道:"現在我明白了,不是一家人,不進一家門,我等你想對策,想好了隨時告訴我,我這每天待得也無聊,你給我找點事兒做."

喬治笙晚上回家,直接上了三樓,宋喜沒關門,他消無聲息的走進來,看到她背身站在衣櫃前選衣服.

宋喜一點兒沒察覺,直到有人從後面貼近將她抱住,她嚇得渾身一抖,往左偏頭,身後人還沒等看清,唇瓣已經被人咬了一口.

待到定睛一瞧,不是喬治笙還有誰?

宋喜神色緊張,嗔怒著道:"你嚇死我了,走路一點兒聲音都沒有."

喬治笙摟著她,將她抵在衣櫃前,垂目睨著道:"除了我還能有誰?"

宋喜心底余驚未退,可看著他那張好看的臉,她又生不起氣,只能輕聲問道:"你不說要十點半之後才能回來嗎?"現在才九點多.

喬治笙看著她,低沉著聲音回道:"不想留你一個人在家."

宋喜心底又軟又酥,眼底也蒙上一層柔光,偏偏嘴上說道:"以前你天天留我一個人在家,之前還一走就是一個多月,連個電話都不打."

君子報仇,十年不晚,現在終于輪到宋喜翻小腸的時刻了.

喬治笙背光而立,寶石般的瞳孔漆黑如墨,從前他做了很多很過分的事情,哪怕那時候他還沒有對她動心,可傷了就是傷了,所以他想以後的日子都要盡量彌補,她說什麼都好.

一言不發,他垂下頭欲吻她,宋喜卻抬手擋住他的唇,兩人目光相對,她眼中透露著精光,粉唇開啟:"我在挑明天的晚宴禮服,你先幫我拿個主意."

喬治笙垂下長長睫毛,瞥了眼她的手,宋喜把手拿開,他出聲說:"我去洗個澡,等我十分鍾."

"嗯,去吧."

喬治笙轉身下樓,宋喜把幾套猶豫不定的禮服都拿出來掛著,十分鍾後,喬治笙穿著黑色睡袍走進來,宋喜指著禮服問:"你覺著哪套好?"

喬治笙坐在床邊,面色如常,薄唇開啟:"掛著看不出來,穿上試試."

宋喜沒想過他會提這樣的要求,不過試衣服每個女人都不會覺著麻煩,宋喜先拿了一套,邁步走進洗手間.

過了會兒,洗手間房門打開,宋喜從門內出來,她穿著身淡藕色的曳地長裙,上半身細吊帶V領,露出精致鎖骨和胸前兩分溝壑,內襯在大腿膝蓋上一手處,下身輕紗透明,隱約可見兩條筆直修長的美腿.

洗手間的燈光從後面照過來,宋喜皮膚白的仿佛會發光,提著裙子往前邁了幾步,宋喜看向床邊的喬治笙,問:"這套怎麼樣?"

喬治笙一眨不眨的將她從上打量到下,幾秒之後,薄唇開啟:"換了."

宋喜美眸微挑:"不好看嗎?"

喬治笙不苟言笑的回道:"喜歡就在家里穿."

宋喜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說:"怎麼了?這套很貴的."

喬治笙說:"我給你買更貴的,以後這種衣服不要穿出去,我不喜歡."

宋喜忍俊不禁,走到他身前,似笑非笑的問:"生氣了?"

喬治笙不語,宋喜笑道:"禮服不都這樣嘛,這麼小氣干嘛?"

喬治笙眼皮一掀,看著她說:"你覺得我該大方?"

宋喜知道他是小氣吃醋,心底高興地緊,嘴上趕緊回道:"行,我換一件好了吧?"

說著,她扭身要走,喬治笙忽然抬起手,抓住宋喜的手腕,稍一用力就把她拽回來,宋喜踉蹌著跌在他腿上,喬治笙壓下俊美面孔,繼續先前被打斷的那個吻.

一個長吻讓兩人體溫升高,他摟著她的腰,她攀著他的肩膀,待到停下之後,宋喜腦子有些放空,一時間不知說什麼才好.

還是喬治笙率先開口,低沉著聲音道:"你穿成這樣就是勾引人."所以她只能穿給他看,別人誰要是多看一眼,他想都不用想,定會發飆.

宋喜坐在他腿上,噘著嘴,小聲嘀咕:"我爸都沒管我這麼嚴."

喬治笙說:"你不能跟你爸過一輩子,但你要跟我過一輩子."

宋喜從不是個吃虧的主,腦子轉得快,立馬道:"那我能管你嗎?"

喬治笙面不改色:"想管什麼?"

宋喜輕笑著道:"我今天跟小雯逛街,給你挑了幾件衣服,不能光是我給你服裝表演,你待會兒也穿上試試?"

什麼人敢跟喬治笙討價還價?宋喜敢.

喬治笙何時任人牽著鼻子走?此時此刻.

宋喜給喬治笙買的衣服,只有一件是黑色,其他都不是,可最後,他還是都試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