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8章 我不跟你搶了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接到喬艾雯的電話已是二十分鍾後,兩人約在同一地點碰頭,開車回市區.

路上喬艾雯坐在副駕唉聲歎氣,宋喜打趣:"至于嗎?"

喬艾雯蔫蔫的回道:"玲瓏骰子安紅豆,入骨相思知不知…他才剛走,我就已經開始想念了."

宋喜'嘖’了一聲:"特別詩人范兒."

"哎……"

宋喜說:"你不是定了18號的票去找他嘛,聽話,再挺兩天."

喬艾雯很快回道:"今天才12號,明明還有六天!"

宋喜挑眉,調侃說:"呦,這回算的挺准的."

喬艾雯哼了一聲:"你這就是飽漢子不知餓漢子饑."

宋喜腦海中瞬間浮現出昨晚跟喬治笙同床共枕的畫面,雖然什麼都沒做,可也莫名的心虛:"我怎麼飽漢子了?而且你也不餓,你看我師兄都讓你磨成什麼樣了,你倆這沒談戀愛比談戀愛的還膩歪."

喬艾雯忽然側頭看向宋喜,目光炯炯的問道:"欸,你跟我哥每天同一屋簷下,是不是特別爽?"

宋喜臉騰一下子就紅了,下意識的說:"我倆是純潔的戀愛關系,沒你想的那麼奔放."

喬艾雯道:"你想哪兒去了,我說的爽是單純的開心,你以為呢?"

宋喜以為…咳,想多了.

看她紅著臉開車,喬艾雯似笑非笑:"沒想到你還是個老司機."

宋喜目不斜視的說:"那是,腳能夠到油門的那年就會開車."

喬艾雯道:"少來,誰跟你說這個車了?"

宋喜揣著明白裝糊塗:"還有哪個車?"

喬艾雯微眯著視線說:"虧得我還怕我哥欺負你,現在一看,你不趁機吃我哥豆腐就不錯了."

宋喜一本正經的回道:"你哥真沒你想的那麼剛正不阿,知人知面不知心."

喬艾雯挑眉:"那我哥是什麼人?"

宋喜道:"少套我話,有什麼雜症可以來找我,有疑難,問你哥去."

喬艾雯輕哼一聲,暗道宋喜不好誆.

兩人回到市中去逛商場,宋喜年前要去看望宋元青,即便他在里面衣服褲子穿不過來,可她還是樂此不疲的買買買,正好喬艾雯也想給凌岳挑些東西,所以都是先可著男士用品店先逛.

夜城雖大,按理說工作生活都不在一起,兩個八竿子打不著的人,碰到的幾率微乎其微,但精品裝櫃就是有這樣的能力,將幾乎不可能變成可能.

宋喜聽到熟悉的聲音,側頭往門口一瞧,果不其然,又是熟悉的面孔,只不過她特別不想見,是宋媛.

宋媛身邊還有個陌生女人,兩人一起走進來,三秒鍾後,她也看到宋喜.

此時宋喜早已收回目光,正跟衣架前挑毛衣,宋媛跟身邊人說了句什麼,自己朝宋喜走來.

"這麼巧?"她主動開口.

每次見面都是這句開場白,宋喜連打招呼的心都沒有,眼睛看著衣架區,淡淡道:"對你來說是巧,對我而言是倒黴."

宋媛身形筆直的站著,聞言似笑非笑,兩秒後道:"來男裝店,給爸買東西?"

宋喜眼皮都沒挑一下:"我爸."

宋媛眼底劃過嘲諷和不屑,明顯的吸了口氣,隨即道:"宋喜,你用不著成天防備忌憚著,沒人願意跟你搶…對了,既然碰見就順道跟你說一聲,我要訂婚了,跟祁丞,具體日期現在還沒訂,訂了我猜你也不想知道,我就不告訴你了."

宋喜聞言,終于肯正眼看宋媛,唇瓣開啟,她微笑著道:"恭喜啊,終于如願以償找了個有錢有勢的,從此不用再扒著宋家不放了."

這些年來,宋媛也早已習慣宋喜的鋒利,所以面不改色的回道:"你呢?現在還跟他在一起嗎?"

'他’,指的是喬治笙,在外宋媛連他名字都不敢提.

宋喜知道宋媛是什麼意思,無外乎是山雞變鳳凰,這就迫不及待打著祁太太的名義過來趾高氣揚了.

還不待她想好怎麼一針見血的回答,碰巧喬艾雯從另一邊走過來,本是讓宋喜拿個主意,手中的毛衣是黑色好看還是藍色好看,見宋喜正在和人講話,她兀自道:"你聊著."

說罷,對導購道:"都拿著吧."

她基本上沒什麼選擇困難症,又不是買不起,這毛衣就凌岳穿著好看,一個顏色一個碼就一件,她干嘛給別人留著?

喬艾雯的出現給了宋喜靈感,她淡笑著對宋媛說:"你要是真能嫁進祁家,我有空一定去湊個熱鬧,到時候就算治笙沒空,我帶他妹妹去給你捧場."

宋媛眼底很快閃過一抹驚詫,看到喬治笙妹妹陪宋喜逛街,比看見他本人更要意外,畢竟自古姑嫂難處,宋喜要是跟喬治笙的妹妹都能玩兒到一起去,感情可見一斑.

她很想在宋喜面前顯擺,可她太害怕喬治笙,所以唯有壓著心底不爽,微笑著說:"那就一言為定了."

宋喜說:"放心吧,你這麼愛慕虛榮,這算是我替宋家送你的最後一份禮,從今往後希望你以祁太太的身份出席各種場合,別再打著我爸的旗號."

宋喜句句誅心,宋媛臉色變了又變,最後竟是微微一笑,聲音很低,唯有宋喜可以聽見:"你也放心,我學法的,最怕跟犯罪的人有牽連,你爸就是你爸,沒人跟你搶了."

這麼多年,宋喜最討厭的就是有人跟她搶宋元青,而現在,宋媛竟然當著她的面詆毀,一副用完就甩你奈我何的態度,宋喜怎能咽下這口氣,想都沒想,揚起手就要打她.

宋媛反應也不慢,一邊後退一邊抬起手擋住:"宋喜,你干什麼?"

宋喜氣得臉都白了,不遠處店員,喬艾雯還有宋媛的朋友全都聞聲趕來,但見宋喜陰沉著一張臉,目光恨不能在宋媛臉上戳出幾個透明窟窿來.

宋媛警惕又不無挑釁的看了眼宋喜,緊接著拉著朋友離開,喬艾雯打量宋喜的臉色,低聲問:"怎麼了?"

家丑不可外揚,有些事情注定就是啞巴吃黃連,有口也說不出,宋喜不想叫一旁的店員們看笑話,努力咽下這口氣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