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7章 離別的機場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沒有在顧東旭家里待太久,凌岳今天回薩城,臨走前請她和喬艾雯吃飯.

宋喜開車去到飯店的時候,兩人已經在包間中等候,喬艾雯隔著桌子伸長了手臂,凌岳故意坐的靠後,讓她看得見摸不著.

宋喜見狀,打趣道:"我是不是來早了?"

凌岳面色無異:"點菜吧."

宋喜坐在凌岳對面,身邊喬艾雯垮著臉,一副悶悶不得的模樣,宋喜問:"怎麼了?"

她噘著嘴回道:"心情不好."

宋喜說:"看出來了,為什麼心情不好?"

喬艾雯下巴一抬,示意對面的凌岳.

宋喜抬頭看了眼:"你又怎麼她了?"

凌岳坦然回道:"不關我的事兒."

話音落下,喬艾雯馬上蹙眉接道:"怎麼不關你的事兒?還有三個半小時你就要走了,你看你一臉油鹽不進的樣,你就一點兒都不想我嗎?"

宋喜低頭看點餐簿,一副我看不見也聽不見,你們說你們的,我是透明人的狀態.

凌岳努力維持著面不改色,在此之前,他已經被喬艾雯磨了快半小時,他真後悔一時心軟,早出來見她.

看他一聲不吭,垂下視線喝茶,喬艾雯趴在桌子上,委屈巴巴的念叨,說她打從前天就開始睡不著覺,一想到他要走……

凌岳實在忍不住,蹙眉道:"我回家過個年,前後才一個禮拜,又不是不回來了."

看她的樣子,不知道的還以為他駕鶴西歸了.

喬艾雯眼淚汪汪的看向他,憋著嘴道:"一個禮拜,九十八個小時,夜城和薩城隔了這麼遠,想見一面都見不著,這麼長時間我可怎麼過啊?"

宋喜沒抬頭,慢悠悠的說道:"一百六十八個小時."

喬艾雯側頭,一臉茫然:"啊?"

凌岳眼底帶著無奈,唇瓣開啟:"一個禮拜九十八個小時,你怎麼算的?"

說罷,不待喬艾雯回應,他低聲補了句:"真是個阿呆."

喬艾雯默不作聲,看樣子是在算計一個禮拜到底多少個小時,過了會兒,她抬眼回道:"我隨口一說,你干嘛這麼認真?"

女人不占理的時候,一般都會撒嬌,喬艾雯更是磨凌岳的一把好手,也不管有沒有其他人在,軟磨硬泡,直把凌岳磨得坐立不安,耳根子泛紅,低聲道:"吃東西,少說話."

喬艾雯用公筷給他夾菜,凌岳說:"我自己能夠到."

她說:"我樂意,你管得著嘛."

就是本小姐要給你,你只有接著的份兒,他樂不樂意不重要,她樂意才最重要.

宋喜默默地低頭吃飯,暗道喬治笙跟喬艾雯的性格真是天差地別,最起碼在戀愛方面,兩人南轅北轍,一個低溫慢燉,一個猛火急攻,不過結局都一樣,想泡誰就泡誰.

吃完飯,三人一同去往機場,路上喬艾雯還在笑,可等到凌岳取了機票,要進安檢的那刻,她瞬間眼眶就紅了,抿著唇瓣盯著他看,凌岳見狀,心底也跟著揪起來,開口說:"這麼大的人了,說哭就哭,不怕別人看見笑話你?"

喬艾雯蹙眉,眼淚泫然若泣,什麼都沒說,她只張開雙臂邁步上前,想要擁抱他,凌岳是想攔著的,可手抬起來,卻沒有把她推開,然而讓她貼近自己.

宋喜有眼色的說:"師兄,我不送你了,過年聯系."

說完,她笑著轉身往外走.

凌岳站在原地,半晌才道:"抱夠了嗎?"

喬艾雯用力抱著他,悶聲回道:"不夠."

凌岳說:"你想要什麼薩城特產,我年後回來帶給你."

喬艾雯說:"我什麼都不想要,我就要你."

凌岳一直覺著自己特別正,以前談戀愛的時候,也不怎麼說甜言蜜語,不僅自己不說,他也聽不了,總覺得特別肉麻,可喬艾雯很喜歡說這種話,而且破天荒的,他竟然不覺得別扭,仔細想了想原因,可能她在說這些話的時候,無論眼神兒還是身體,都特別誠實,仿佛不是在講花言巧語,只是實話實說.

就算是心頭做的心,也會有焐熱的那天,更何況他根本就不是鐵石心腸.

附近往來的人都在看他們兩個,凌岳垂下頭,低聲道:"好了,我要走了."

喬艾雯更加用力抱緊他,凌岳抬起右手,捏了捏她頭頂靠右側的丸子,出聲道:"都二十四了還裝小孩子,我侄女今年四歲都不梳這個頭."

喬艾雯趴在他胸前,悶聲回道:"那是她頭發少梳不了."

凌岳眼底帶笑:"你還挺驕傲?"

喬艾雯忽然揚起頭,淚眼婆娑的問:"你不喜歡嗎?"

凌岳跟她目光相對,看著她不濃妝豔抹也分外好看的一張臉,忽然就語塞了.

喬艾雯抱著他晃了兩下,再次問:"喜不喜歡?"

機場里面人來人往,廣播一個接著一個,這是個有人來也有人走的地方,之前一直沒覺著離開是個多傷感的事情,畢竟他還會回來,但這一刻,不知怎麼了,他竟矯情的生出不想走的沖動.

喬艾雯看他始終不應聲,終是蹙起眉頭,噘著嘴道:"你不喜歡我了?"

說著,她雙臂漸漸松了力氣,眼看著就要退出懷抱.

凌岳心底說不出是柔軟還是溫暖,兩只手捏著她頭頂的兩個丸子,唇瓣開啟,出聲回道:"喜歡."

喬艾雯眼睛一亮:"你喜歡我?"

凌岳勾起唇角:"喜歡你的福娃頭."

她馬上道:"我呢?那我呢?"

凌岳說:"你就是個阿呆,你覺得正常人會喜歡阿呆嗎?"

喬艾雯瞬間垮下臉.

凌岳強忍著去掐她臉的沖動,收回手,正色道:"我走了,你們也趕緊回去吧,路上開車注意點兒安全."

喬艾雯剛剛壓下去的離別傷感,再次湧上來,看著她眼眶濕潤的模樣,凌岳努力忽視,如常道:"魚好好養著,別養死了."

喬艾雯開口:"你會想我嗎?"

凌岳本想說不會,可她眼淚在眼眶打轉,他看了兩秒,近乎無奈的回道:"會,我會想你,別看了,快走吧."

喬艾雯說:"你進去吧."

凌岳道:"你先走."

"你進去我再走."

兩人誰都不願意給對方留下背影,可憐宋喜去機場星巴克買了兩杯咖啡,單身狗只能借助外力取暖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