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6章 他的好,她知道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還在路上的時候,顧東旭給她打了個電話:"出門了嗎?"

宋喜說:"放心吧,再有五分鍾就到,不會給你耽誤事兒的."

顧東旭說:" 你們到家之後給我打個電話,我掐著時間讓大萌萌回去拿東西."

宋喜勾起唇角,笑著回道:"我現在越來越佩服你了啊,在病床上下不來還這麼浪."

顧東旭吊兒郎當:"沒轍,骨子里的東西,攔不住."

宋喜道:"行了,我停完車就去接人,回頭聯系."

宋喜十點鍾出頭就在出機口等候,當時附近也有不少等著接機的人,中途身側傳來一聲試探性的:"你好."

宋喜側頭一瞧,是個白白淨淨,比她高半個頭的年輕男孩兒,看著頂多也就二十一二歲,穿著綠色的短款面包外套,里面白色帽服.

是張陌生面孔,宋喜看著他,男孩兒笑著道:"方便的話,能加個微信嗎?"

宋喜對于搭訕已經習慣,後知後覺,微笑著回道:"不好意思,不大方便."

男孩兒順勢問:"你有男朋友嗎?"

宋喜說:"我有老公."

男孩兒眼皮一挑:"你才多大?"

宋喜不答反問:"你多大了?"

"二十."

宋喜說:"我比你大六歲."

男孩兒驚訝:"完全看不出來,我還以為你跟我差不多大."

宋喜淡笑:"小孩子這個年紀好好學習多讀書."出來撩閑有夫之婦干嘛?

男孩兒看著宋喜,眼睛亮亮的,口風變得很快:"那姐姐,咱倆加個微信唄?"

宋喜之所以跟他說了好幾句,是看他年紀小,現在他知道她已婚,還是鍥而不舍,她心底有些不快,臉上笑容也減了幾分,淡淡道:"不行,我老公不喜歡."

說到這兒,有眼色的就該看出宋喜無意結交,但男孩兒還嬉皮笑臉的說道:"什麼年代了,他還限制你交友?你不告訴他就好了."

宋喜是徹底不想說話了,懷中抱著給韓春萌父母准備的大束香檳玫瑰,她轉身走去別處,離他遠點兒.

男孩兒跟上來,聲音放低,嘴里的話越發下道,說很喜歡她,宋喜心生厭惡,蹙起眉頭,轉身往後看,起初男孩兒不知道她在看什麼,直到遠處快步走來兩個人高馬大的保鏢.

宋喜不想引人注目,沉聲道:"趕緊走."

男孩兒看向陰沉著臉,越走越近的男人們,稍一遲疑,還是掉頭快步走開.

兩名保鏢來到宋喜面前,其中一個問:"宋小姐,有什麼事兒嗎?"

宋喜回道:"算了,一個小孩子."

保鏢聞言,重新隱匿在人群中,宋喜暗歎,這年頭的登徒子太多,而且年齡也越來越低,已經不僅限于油膩的中年大叔,就連長得不錯的小鮮肉這是如此……心里想到喬治笙,這世道像他這般潔身自好的男人,簡直就是提著燈籠都找不著,嘴毒脾氣差怎麼了?反正他絕對不會出去亂勾搭,他這種人,非但自己不勾搭,別人倒貼,他還得一腳踢開.

想到他,宋喜心底滿滿當當,全都被歡愉填滿.

韓春萌父母十點三十六從里面走出來,宋喜第一時間看到,笑著跟他們揮手:"叔叔,阿姨."

韓春萌她爸拎著好幾個大包,她媽也是左手行李箱,右手購物袋,想抬手也抬不起來,三人視線相對,皆是笑意盈盈.

繞過隔離線,宋喜馬上幫韓春萌她媽提東西,把花遞過去:"阿姨,叔叔,歡迎你們來夜城過年."

韓春萌父母對宋喜都很熟悉,以前宋喜去冬城玩兒,還去他們家里吃過飯,三人熱熱鬧鬧的往外走,韓春萌她媽念叨著:"東北也沒什麼特產,給你們帶了紅腸干腸還有一些山貨."

宋喜說:"謝謝阿姨,你們大老遠過來,帶這麼多東西太沉了,以後就輕手利腳的來."

三人坐進車里,宋喜沒有馬上開走,而是給顧東旭發了條短信,說是人接到了.

韓春萌她爸說:"東旭昨天給我們打的電話,說是讓我們去他那邊住,我剛才路上還跟你阿姨說,我們都覺著不好,東旭在醫院也沒回家,我們隨便找家快捷酒店住就行."

宋喜道:"叔叔阿姨,這事兒我可做不了主,東旭跟大萌萌在談戀愛,巴不得天天哄著大萌萌高興,你們這麼遠過來,東旭心底特別感動,馬上就過年了,又不是家里沒地方,在外面住總沒有在家里舒服,你們就當給小輩兒一個盡孝心的機會,他早都設計好了,待會兒等咱們到家,他就讓大萌萌也回來,她還不知道你們來了呢."

韓春萌父母都把顧東旭一通誇贊,宋喜自然也幫著顧東旭講話,爭取讓他在未來岳父岳母面前再長高幾米.

一路聊著天,宋喜開到顧東旭家小區,從門衛那里拿到房卡跟鑰匙,順利上樓.

房門打開,宋喜先進去,轉身給兩個長輩拿拖鞋,韓春萌她媽還沒等走進去,已是笑著感慨,在夜城自己住這麼大一個房子,在冬城可以買十來個房子了.

宋喜給顧東旭通風報信,顧東旭那邊已經讓韓春萌回來,萬事俱備,只等韓春萌.

等了半個多小時,宋喜一直在陪二老聊天,期間喬治笙打了個電話過來,宋喜起身去別處接,就在此時,韓春萌回來了,隱約感覺屋里面有人,她換上拖鞋往里走,她爸媽也愛開玩笑,故意憋著不出聲,當韓春萌從玄關走進來的時候,三人目光相對,全都驚了.

韓春萌驚訝他們怎麼會在這兒,她爸媽驚訝韓春萌怎麼會瘦了這麼多.

宋喜站在陽台,聽著身後客廳中各種此起彼伏的驚訝和尖叫,挑釁道:"你看東旭多浪漫,大萌萌太幸福了."

喬治笙低沉著聲音問:"嫌我不浪漫,還是嫌自己不幸福?"

宋喜眼球轉了一圈,說:"嫌你不浪漫唄."

喬治笙說:"你想要什麼?"

宋喜說:"送禮物還讓我想,那還叫驚喜嘛?"

喬治笙道:"我想想."

其實他不用想,宋喜現如今已經覺著很幸福,別人是拿了張支票就很滿足,而喬治笙給她開的是張空頭支票,她想要什麼,隨便填,反正他都能給得起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