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4章 不是來看書的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又過了幾分鍾,宋喜閉著眼睛問:"你看得進去嗎?"

喬治笙'嗯’了一聲.

宋喜說:"騙人,我都沒聽見你翻頁."

喬治笙一本正經的回道:"我透視眼."

宋喜到底忍俊不禁,笑著睜開眼.

喬治笙側頭睨著她,薄唇開啟,低聲問:"不是喊著困嘛,怎麼不睡了?"

宋喜身上一陣陣的燥熱,將另一只手臂也拿出來,軟聲回道:"我困得要死,你在這兒我睡不著."

喬治笙道:"我又沒吵你."

宋喜噘著嘴,他是沒吵到她的耳朵,可他吵到她的心了,她終于明白什麼叫有美在側,心猿意馬,她心里就像住了匹撒歡的野馬,橫沖直撞,跳都不夠跳,還怎麼睡得著?

半耷著眼皮,宋喜軟綿綿的說:"我明天還要早起,你下去吧."

喬治笙沒有不高興,只面不改色的說:"你早晚都要習慣."

宋喜只余光瞥了眼他的臉,馬上就跟更年期提前一樣,心跳很快,臉頰發燙.

別開視線,她哼唧了一聲,不知無奈還是無語的閉上眼睛.

喬治笙看她這副輾轉難眠的模樣,黑色瞳孔深處劃過一抹促狹,不枉他也在這兒渾身憋悶的耗著,大家都不要好過,他倒要看看,她到底還能熬多久.

他就像個好的獵手,為了捕獲心儀的獵物,不惜耗費大量的精力和時間,只為一擊即中.

論耐性和耐力,他都是極好的.

剛開始宋喜側身面朝他,後來改成平躺,最後實在睡不著,只好忍痛放棄跟他牽手,轉過身去睡.

喬治笙問:"要不要我關燈?"

宋喜困到太陽穴亂跳,下意識的回道:"你不看書了?"

說罷,不待喬治笙回答,她自己又接了一句:"忘了你是貓頭笙了."

話音落下,很輕的一聲響,喬治笙把房間中唯一的床頭燈也關了.

房間瞬間一片黑暗,宋喜睜開眼,一時間什麼都看不到,只知道喬治笙還坐在身後.

深夜靜無聲,宋喜豎起耳朵,隔著幾秒便能聽到翻書的聲音,好奇轉過身,視線適應了黑暗,她隱約看到一抹身影靠坐在床邊,手中拿著書.

唇瓣開啟,她出聲問:"看到哪兒了?"

喬治笙道:"學生上課看手機被老師抓到,對老師說:你教的都是些沒用的東西.老師說:我不許你這麼說自己."

宋喜頓了一秒鍾,馬上咯咯的笑出聲.

喬治笙說:"反應真慢."

宋喜收回笑容,出聲道:"那你還沒笑呢."

喬治笙說:"笑點高跟反應慢是兩回事兒."

宋喜不服喬治笙說他笑點高,想起前兩天韓春萌給她講了個笑話,差點兒沒把她笑死,她張口說:"太陽給小草打電話,開口說什麼?"

喬治笙稍微停頓,緊接著道:"我日."

宋喜在黑暗中睜大眼睛:"你聽過嗎?"

"沒有."

"那你怎麼知道?"

"聰明."

她看不清他的臉,卻能聽出他言語中的傲嬌,宋喜側著身,轉著眼睛繼續道:"答案不完全,太陽說的是:我日,草你嗎?"

"小草說:我草,你誰啊?"

"我日啊."

"我草,你到底誰啊?"

"我日,我日啊!"

"太陽跟小草幾輪辯論之後,這時太陽的媽媽接過電話……"宋喜還沒等說已經忍不住笑,抬手順了順胸口,穩定一下情緒,繼續說:"我日他媽啊,你是草吧,草你媽呢?"

宋喜打小兒不罵髒話的人,所以講起這種笑話,為了緩解尷尬,不自覺的變了童音,還把每一個字的發音盡量說清楚.

喬治笙不知何時勾起的唇角,輕笑著道:"你到底想不想睡了?"

她實在太可愛,可愛的讓他忍不住想要掀開被子狠狠地欺負,宋喜卻沒聽出他的言外之意,邊笑邊回:"好笑吧?還說你笑點高,哪天你要是有空跟大萌萌坐在一起,她能把你逗哭."

喬治笙說:"你確定我倆坐一起,是我哭不是她哭嗎?"

宋喜跟喬治笙說過,他把韓春萌給嚇哭了,沒想到他還記著.

先前還困得不行,眼下笑精神了,宋喜被喬治笙拉著一只手,跟他漫無目的的聊天,偶爾他也會笑,宋喜就會覺的特別有成就感.

從未想過,有一天兩人會在一張床上閑話家常,最難得的是,喬治笙竟然不覺著無聊,她想說什麼,他都陪著她.

不知不覺,喬治笙看了眼時間,已經凌晨兩點,他對宋喜說:"睡吧,想聊什麼明晚再聊."

宋喜精神亢奮,以為喬治笙要走了,心底失落,小聲說:"晚安."

誰料喬治笙竟然原處躺下,就在宋喜身邊.

宋喜心底跳漏了一拍,下意識的道:"你干嘛?"

喬治笙說:"睡覺."

宋喜挑眉:"你不回自己房間嗎?"

喬治笙聲音很低:"累了."

擺明了耍賴,宋喜靜靜地注視著他的側臉,沉默半晌,開口說:"你把被子拿來."

他身上什麼都沒蓋,半夜睡著了會冷的.

喬治笙還是低低的聲音:"不用."

宋喜蹙眉:"快過年了,別感冒了."

"沒事兒."

宋喜坐起來,欲把手從他掌心中抽走,喬治笙握著她,側頭道:"干什麼?"

宋喜說:"我去幫你拿被子."

話音落下兩秒,喬治笙忽然抓住被角,宋喜只覺得一股風灌進來,下一刻,雙人被已經被扯平,一大半蓋在她身上,另一小半蓋在他身上,兩人中間空著的位置,還能睡半個人.

趕在她有異議之前,喬治笙說:"乖乖睡覺,我不碰你."

宋喜一動不動,被子里很溫熱,一部分來自她身上的體溫,而不遠處隱隱傳來的熱量,是喬治笙身上散發的.

大家都是成年人,有些事情的確是早晚的事兒,宋喜能決定到底什麼時候點頭,但她不能阻止感情的自然發展.

打從答應他上樓的那刻起,她就知道他不是來看書的.

被子下面,喬治笙重新握住宋喜的手,她一聲不吭,他猜到她是緊張,小心翼翼,生怕他再有動作.

喉結上下一動,他低沉著聲音說道:"睡吧,我不會強迫你."

宋喜閉著眼睛,臉頰一紅,暗道她不是怕他,而是怕自己忍不住強迫他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