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2章 寵到無法想象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就像喬治笙說的,有些東西是天分,羨慕不來.

螃蟹在鍋上蒸著,他問宋喜:"魚想怎麼吃?"

宋喜回道:"我想吃松鼠桂魚."

喬治笙道:"那你買鯉魚干什麼?"

宋喜看著砧板上的魚,買了就買了,哪來這麼多問題.

喬治笙問:"糖醋鯉魚愛吃嗎?"

宋喜表情喜悅的點點頭,他說:"上網查一下具體做法."

宋喜見縫插針的揶揄:"原來你不會做啊."

喬治笙抬眼看她,還沒等露出威脅之意,她已經乖巧的掏出手機:"給你查,著什麼急啊…"

上網隨便找了一個做法教程,宋喜念了一遍,喬治笙叫她打下手,他來做,宋喜一直准備挑他的刺兒,可等到整道菜做完,她嘗了口味道,好吃到想起飛,這一刻她才心服口服外帶佩服,看來天分這個事兒,的確是後天努力也拍馬不及的.

有個喬治笙這個上得廳堂下得廚房的好幫手在,宋喜晚餐吃得格外豐富,光是蝦他就給她做了四樣,斑節蝦澆了茄汁兒,阿根廷紅蝦做了紅燒,油炸和一道湯.

宋喜每嘗一道菜都會開心到眼睛彎起來,她說:"我以前覺得最幸福的事兒,就是吃大萌萌做的菜,從今天開始,你在我心里跟她一樣重."

宋喜是想誇贊一下他的廚藝,豈料喬治笙眼皮一掀,不苟言笑的說道:"我跟她一樣重,還是從今天開始?"

說著,他故意沉著臉道:"筷子放下,別吃了."

宋喜這麼聰明的人,怎會不知他在吃飛醋,趕緊夾了個茄汁大蝦,用手接著遞到他嘴邊,仰著臉道:"她以前最胖的時候快九十公斤,你能有她重?我說的重,是體重的重."

喬治笙黑色的瞳孔睨著她,雖然還是不滿意,可嘴巴卻張開了.

宋喜拉著他坐下,為表誠意,給他盛湯盛飯.

喬治笙知道宋喜雖瘦卻飯量不小,可也是第一次看她把幾盤蝦全都吃光了,她慣會吃蝦,就像貓天生會吃魚一樣,看她吃蝦都賞心悅目.

宋喜起初是因為好吃,後期是為了給他表演,一不小心就吃多了.

撐的坐不下,她說:"我帶發財去院子里玩兒雪了."

今年入冬以來,夜城下了幾場大雪,別墅區內車道有人清掃,各家院子里的雪卻還堆著,白白厚厚,猶如棉花糖.

五分鍾後,別墅房門打開,發財最先沖出去,緊接著是換好衣服的宋喜跟喬治笙.

宋喜平日里沒有這麼天真爛漫,關鍵每天忙得腳不沾地,休息時間都是難得,又怎麼會想著出來玩兒雪.

放假倒是其中一個理由,可最重要的是,她心情太好了,就是莫可名狀的開心,想瘋跑,想大聲喊,想告訴好多人聽,她此刻到底有多幸福.

喬治笙看著院子中奔跑的一人一狗,剛開始是發財追宋喜,後來不知怎的,變成了宋喜追發財,兩條腿追不上四條腿,可也把發財累夠嗆,耳朵都背到腦後了.

幾場大雪沒掃,院子中的雪沒過宋喜腳踝,踩在松軟的白雪中,宋喜跑累了,彎腰撐在膝蓋處,對著前方門口處的喬治笙說:"下來啊,站著干嘛?"

喬治笙雙手插在外套口袋中,長身而立,俊美面孔被燈光一照,好看的不可思議,一動沒動,他出聲回道:"怕你把瘋病傳給我."

宋喜心情好,不跟他一般計較,站在下面對他招手,笑著道:"來,我不咬人."

她穿著一身白色保暖服,白色的衣服,白色的褲子,只有雪地靴是黑色的,那樣的明眸皓齒靈動可人,他嘴上說著不去,可身體又怎麼控制的了.

從上面走下來,伴隨著雪地上'咯吱咯吱’的聲響,喬治笙站在宋喜面前,抬起手臂,幫她把帽子掀上來戴好,又抽緊了兩側繩子,在她下巴處打了個結.

"冷不冷?"他問.

宋喜說:"不冷."

說著,她抬起手捧著喬治笙的臉,仰頭問:"暖和嗎?"

喬治笙把她兩只手都抓在掌心中,隨後又插到自己口袋里,宋喜被拉著往前跨了一步,離他更近,幾乎被他擁在懷里.

正好跑累了,宋喜用臉撥開喬治笙的衣襟,湊進去避寒,嘴上說著:"我想堆個雪人兒."

喬治笙低沉磁性的聲音從頭頂傳來:"堆吧."

宋喜說:"你幫我堆."

喬治笙道:"求我."

宋喜噘嘴:"這麼點小事兒還要求?"

喬治笙說:"大事兒不用求我也會幫你,就是小事兒才要求."

他這邏輯完美到宋喜都無可辯駁,汲取著他身上的溫暖,她沉默片刻,聲音偏低,帶著三分嬌羞三分蠱惑:"怎麼求?"

喬治笙也降低了聲音,不無曖昧的回道:"自己想."

宋喜雙手被他握在兜里,不好掏出來,停頓數秒,她仰起頭,卻沒有踮起腳尖兒,等著喬治笙俯下身吻她.

喬治笙垂目,看著她賽雪的白皙皮膚,乖巧又勾人的眼神兒,最後還是低下頭,吻在她粉潤柔軟的唇瓣上.

外面零下二十度,喬治笙的唇碰到宋喜的那刻,她渾身一激靈,不知是冷熱溫差還是其他什麼,衣服下起了一層細密的雞皮疙瘩.

初在一起的戀人,心底都住著一只猛獸,不見對方的時候尚且可以自控,可一旦兩只猛獸碰頭,那就是天雷勾地火,理智無法壓制.

之前在廚房做飯的時候,他們得空就要膩在一起,抱也抱不夠,親也親不夠,宋喜雖然大膽,但卻輸在總會臉紅,喬治笙贏就贏在面不改色,而且不知道他心里想什麼.

一個冰火兩重天的吻,最後不是結束在宋喜或者喬治笙身上,而是突然瘋了的發財,跳起來從背後撲了宋喜一下,好在宋喜身前就是喬治笙,可饒是如此,她還是嚇了一跳.

被迫打斷,宋喜扭頭去看發財,發財正滿院子撒野,她惱羞成怒,蹙眉喊道:"你是不是嫉妒我?不爽你也來啊."

喬治笙說:"它的瘋就是被你傳染的."

說罷,他扭身往車庫方向走,宋喜問:"你干嘛去?"

喬治笙頭也不回的說:"拿工具,堆雪人兒."

宋喜聞言,立即笑著追過去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