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9章 現在你有我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喬治笙說:"你對自己的定位很准,尤其是喝完酒之後,不三不四的."

宋喜蹙眉,小聲反駁,這是她人生中的一大汙點,喬治笙還時不時的提醒她,叫她宋汙.

春節臨近,超市排隊結賬都等了十幾二十分鍾,最後東西裝了五個大袋子,喬治笙一手拎著兩個,將裝玩具和春聯的袋子給了宋喜.

兩人乘電梯去地下停車場,路上宋喜接了個電話,顧東旭打來的.

他說:"我背著大萌萌給她爸媽定了機票,明天上午十點十五到,你替我接一下,別讓他們住酒店,直接帶我那兒去."

顧東旭說話聲音明顯壓低,宋喜也不自覺地小聲了一點兒,笑著道:"行啊你,這麼有心?"

顧東旭道:"大過年的,我總不能讓人家一家三口分開過年,鑰匙和門卡你從門衛要,我都打好招呼了."

宋喜應聲:"好,放心吧,大萌萌呢?"

顧東旭道:"洗手間呢,沒看我都不敢大聲說話嘛."

宋喜跟他調侃兩句,韓春萌出來了,宋喜這邊順勢掛斷.

東西放在後備箱,宋喜跟喬治笙分兩側上車,她邊系安全帶邊說:"明天上午我要去機場接大萌萌爸媽,下午陪小雯給我師兄送機,然後逛商場,你有什麼安排嗎?"

喬治笙說:"你都訂好了,還讓我安排什麼?"

宋喜笑說:"你可以見縫插針,比如約我吃個晚飯."

喬治笙道:"明天給你一天時間自由活動,後天開始陪我,14號我去香港,你陪我一起去."

不是商量的口吻,而是通知,反正她現在已經放年假,沒有工作上的借口.

宋喜問:"你去香港干什麼?"

喬治笙說:"簽個合同,用不了多久,過兩天香港那邊有賽馬,你有興趣可以過去玩兒玩兒."

宋喜很快回道:"有興趣,以前憋著不敢碰任何跟賭沾邊兒的東西,現在去湊湊熱鬧也好."

兩人坐在車里聊年假行程,宋喜說她年前要去看宋元青,喬治笙說:"我陪你一起去."

宋喜道:"你忙你的,提前幫我打聲招呼就行."

喬治笙說:"我不是要送你去,是要跟你一起見見你爸."

宋喜側頭看過去:"你見我爸干什麼?"

她眼底有狐疑也有警惕,喬治笙不用看,聽聲音也聽得出來,薄唇開啟,他平穩低沉的回道:"從現在開始已經沒有什麼三年之約,你跟我在一起,不需要知會你爸嗎?"

宋喜上次見宋元青的時候,還是被喬治笙傷得最狠的時候,最近幾天她也在琢磨,到底該不該跟宋元青說實話,可老宋貌似對喬家,對喬治笙都很防備,只希望她明哲保身,哪里希望她假戲真做.

如果她突然說了實話,怕是老宋在里面更擔心.

心里想了很多,但現實中宋喜只有片刻的停頓,不想叫喬治笙不開心,她面色如常的回道:"你別突然跑去嚇我爸,我還沒決定好到底告不告訴他."

喬治笙不辨喜怒的問:"猶豫什麼?怕他不同意,還是沒決定好要不要跟我在一起?"

宋喜本就是個強勢的人,以前是礙著人在屋簷下,不得不低頭,如今翻身農奴把歌唱,她想都不想的頂回去:"是啊,還沒決定好的事兒,這麼快跟我爸說什麼?"

她是生氣,瞧他說的這話,如果她沒決定跟他在一起,瘋了會與他如此親密?他便宜都占完了,現在又來賣乖.

喬治笙目不斜視,沉默數秒,薄唇開啟:"怎麼才能決定好,用不用今晚就生米煮成熟飯?"

宋喜心底還在不爽,突然聽到這句話,胳膊上的汗毛頓時豎起來,頭皮也有些發麻,大腦空白片刻,她努力冷靜下來,出聲回道:"你威脅還是恐嚇,有你這麼哄人的嗎?"

聰明人永遠懂得怎樣掌控氣氛,宋喜這句話既強勢又嬌嗔,果然喬治笙聽後,雖然聲音低沉,但口吻明顯軟下來:"我在跟你商量."

宋喜道:"你別總沉著一張臉嚇唬人,我膽子沒你想的那麼大,脾氣也沒你想的那麼好."

她聲音中有不滿也有委屈,喬治笙說:"我又沒生氣…我平時就這樣."

話音落下,他騰出一只手遞給她,宋喜嗔怒著道:"沒意思,我還想著趁放假多陪陪你,這才第一天你就凶神惡煞的."

喬治笙說:"我什麼時候凶神惡煞了?"

他主動去拉她手臂,宋喜不主動也不拒絕,活活一恃寵而驕的小公主范兒,喬治笙知道她惡人先告狀,不過是為了岔開先前的話題,知道,卻不戳穿,願意寵著她,縱容她.

宋喜最後還是跟喬治笙牽了手,戀愛中本就是一個能作一個願哄,她也在試探喬治笙到底有多慣著她,如果他口中的愛不包含獨一無二的縱容和寵慣,她也會考慮兩人的性格到底適不適合在一起談戀愛.

不是彼此太冷靜,總是在衡量,只是聰明人總會本能的給自己留一線,正因為愛的沖動,所以更要在進一步之前確信對方對自己的愛究竟有多少,也正是重情的人,才生怕踏錯半步.

之前喬治笙想去見宋元青的話題,兩人不約而同的避之不談,宋喜正說著今晚要做什麼菜,中途手機又響了,拿出來看了眼來電人,宋喜略微遲疑幾秒,還是接通,微笑著說:"夢茜?"

手機中傳來一個年輕女聲:"小喜,好久沒跟你聯系了,最近怎麼樣?你們醫院放假了吧"

宋喜應聲:"我挺好的,今天還上了一天班,從明天開始放假,我也是好久沒聯系你,孫叔叔還好吧?"

孫夢茜回道:"都好,我爸也惦記著你,讓我叫你來家里過年."

宋喜笑說:"替我給孫叔叔帶個好,謝謝他一直惦記著我,我今年在親戚家里過年,有空一起出來吃飯."

孫夢茜說:"好啊,我隨時都有空,對了,今年聚會13號,晚上六點在盛天酒店頂層,今天她們群里提到你,都讓我叫你過來,我通知你一聲,看你有沒有時間."

鋪墊這麼多,這句才是重點,宋喜不動聲色的回道:"我最近聚會挺多的,再看看吧."

兩人客套了幾句,電話掛斷,喬治笙問:"誰讓你這麼尷尬?"

宋喜道:"我爸原來一秘的女兒,問我要不要參加官二代們每年一度的聚會."

喬治笙說:"13號你也沒什麼安排,去吧."

宋喜道:"我用腳後跟也能想到,她們准是把孫夢茜推上來膈應我的,我要去了,免不了看她們嘴臉,何必呢."

喬治笙道:"她們就是猜你不會去,你才越要去,不用心虛,以前有你爸,現在你有我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