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4章 傷身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喬治笙雖不愛主動出擊,但也不是個'坐以待斃’的人,她都欺負到家門口了,他若是再不有所應對,那就活該他一人兒難受.

宋喜正看似專心致志的給他吹頭發,喬治笙不著痕跡的往後仰了兩寸,宋喜把手伸長,原地不動倒也夠得著,只不過她剛伸過去,喬治笙的頭又往後退了寸許,她只好垂下視線問:"燙了嗎?"

喬治笙薄唇開啟:"坐累了."

說罷,他干脆雙臂向後撐著身體,瞬間離她半米遠.

宋喜回來沒換衣服,又不能穿著外褲上床,唯一能做的就是盡量往前靠,把吹風機離他近點兒,喬治笙的雙腿本就爺們兒的撐著,這會兒宋喜不知不覺站在了他兩腿中間,無意間對上他那雙意味深長的黑色雙眸,宋喜瞬間猜出他是故意的.

故意撩她是吧?

宋喜忽然抬起一條腿,屈膝跪在喬治笙雙腿間的一小塊兒床邊,身體前傾,面不改色的幫他吹頭發.

無論是什麼樣的姿勢,不變的永遠是撩人的欲望,喬治笙頭發短,一分鍾不到就吹的差不多,宋喜關掉吹風機,說了聲:"好了."

她作勢退回去,喬治笙卻抬手勾住她的後脖頸,直接將她從上面拉下來,宋喜趴在柔軟的黑色浴袍上,跟喬治笙的臉只有一手的距離.

之前在樓下沙發,他上她下,她能清楚感知他身上的強大壓迫感,讓她不得不隱匿在他的身影之下.可此時她上他下,他俊美的面孔晦暗不明,因為頭頂的光被她擋住,從這個角度看他,他身上仿佛沒了攝人的戾氣,只剩下引人沖動的美好皮囊.

眉眼如畫,竟也能用在男人身上,比發色還要烏黑的眉毛,快要遮擋住目光的纖長睫毛,一雙勾魂攝魄的眼睛,高挺的鼻梁下,是那張削薄卻有型的唇瓣.

宋喜的目光不受控制的從上往下,最終定格在他的唇上,她以為自己的意欲已經足夠明顯,喬治笙應該會主動吻她,可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,他就這樣安安靜靜的躺著,但她卻有些受不了,好想吻下去.

喬治笙神情慵懶的看著她,不信她定力這麼強,果然,片刻的無聲拉扯過後,宋喜緩緩低下頭,他還以為她要直接親上來,結果她只是跟他額頭抵著額頭,鼻尖抵著鼻尖,四片唇瓣之間始終隔著可以感受彼此溫度的距離.

喬治笙腦子空了兩秒,最後靈光一閃,覺得這幅畫面似曾相識,前幾天在樓下廚房,他也是用這種方法挑逗她,誰先忍不住誰先動,沒想到…她竟然這麼快就以彼之道還施彼身.

宋喜特別壞,這樣的距離還故意說話:"你額頭溫涼溫涼的,不舒服嗎?"

她唇瓣一張一合,幾乎就要碰到喬治笙的.

喬治笙不動聲色,薄唇開啟:"洗了冷水澡."

宋喜說:"這種天氣洗冷水澡干嘛?"

喬治笙道:"滅火,做太多對身體不好."

宋喜血往臉上湧,明明秒懂,嘴上卻偏要逗趣的道:"你說什麼,我都聽不懂."

喬治笙聲音低沉:"不用懂,反正你也體會不到這種苦."

他慣會見縫插針的戳人心,原本宋喜還想調侃他,可聽到這里卻覺著他受苦了,有些可憐,若是再逗他,豈不是落井下石?

沉默片刻,她出聲道:"那我不鬧你了,起來吃飯吧."

說著,她作勢抬頭,喬治笙卻大手扣著她的後脖頸,低沉著聲音回道:"鬧我這麼久,說走就走?"

撲面而來的男人味兒,混雜著一觸即發的危險氣息,宋喜已經猜到接下來會發生什麼,臉頰滾燙,她低聲道:"那你要怎麼樣?"

喬治笙很低的聲音,充斥著蠱惑的味道:"吻我."

宋喜腦子轟的一聲,渾身都跟過電一樣,說不出是疼還是癢.

做人要知進退,撩了他這麼久,她是沒做過全身而退的打算,閉上眼睛,宋喜主動吻上喬治笙的唇,他一動不動的躺著,也沒有往日里的強勢,安靜的像是一頭沉睡中的獸.

宋喜知道他是什麼意思,他是打算將主動權交到她手上,這回他完全是享受服務的那個.

今天她心情好,也不同他計較許多,宋喜從不是個怕事兒的主,既然他想被撩,那她豈有不應戰的道理.

四片唇瓣相接,宋喜學著喬治笙的步驟,從輕到重,從外到里,每一處都細細的吻過,包括舌尖撬開他的唇齒,雖然不好意思,可她更不願認輸.

短短十秒不到,喬治笙就忍不住回應她,從微風拂面到疾風驟雨,宋喜一時沒注意就失了主動權,不過待她反應過來,馬上便更激烈的回吻他,不服輸的倔勁兒刺激的喬治笙扭身將她壓在身下,手順著下擺伸進她衣服里面.

因為太全神貫注,宋喜一時間沒有反應,直到喬治笙的手隔著內衣覆在她胸前,宋喜有些慌亂的睜開眼睛,抬手拉住他的手臂.

喬治笙也睜開眼,他渾身發熱,她胸口明顯起伏.

半晌的沉默,兩人心照不宣,現在還不到時候,所以只能任由沖動慢慢退去.

不知過了多久,宋喜率先開口,出聲道:"便宜占夠了吧?"

喬治笙睨著她,在她衣服下面的手慢慢下滑,手指掃過腰間軟肉,她頭皮一麻.

他翻身躺在一旁,宋喜坐起來,佯裝淡定的順了順頭發:"下去吃飯吧,我快要餓死了."

喬治笙說:"你先去."

她問:"你呢?"

他說:"我一會兒來."

宋喜出了喬治笙的房間,邁步往三樓走的時候,伸手摸了摸臉頰,滾燙滾燙,回房洗了澡換了睡衣,等到再下樓,喬治笙還沒出來,她進去後聽到浴室傳來水聲,站在浴室門口,宋喜揚聲問:"還沒洗完嗎?"

過了幾秒,喬治笙低沉的聲音傳來:"不用等我,自己先去吃."

他浴室很大,聲音都帶著淡淡的空曠感,宋喜想到他之前說的滅火,腦中出現了一副不可描述的畫面.

這天晚上,兩人都沒吃上面,她在樓下等他,他四十多分鍾才下來,面早就不能吃了,她又現做了兩碗疙瘩湯,喬治笙碗里有兩個雞蛋,這是她默默地補償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