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9章 選擇才知什麼最重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一直跟喬治笙走下樓才想起來問:"剛才那麼久,你跟東旭聊什麼了?"

喬治笙道:"教他學壞."

宋喜側頭瞄著他,眼底帶著狐疑,幾秒後道:"他怎麼了?"

宋喜還是不信顧東旭會無緣無故作妖,一定是發生了什麼過不去的坎兒.

兩人走到車旁,先後拉開車門坐進去,喬治笙說:"有一天他一直堅持的原則,不得不向感情低頭的時候,你覺得他會怎麼做?"

宋喜聞言一愣,到底是聰明人,她只琢磨片刻就出聲問道:"他家里出事兒了?"

喬治笙面色淡淡的回道:"在我看來不算事兒,在他看來,天大的事兒."

宋喜蹙著眉頭:"怪不得他突然反常."

喬治笙說:"不用擔心他,是男人就該頂著家,這是他該做的."

宋喜小聲說:"他這輩子沒什麼執著的事兒,除了當個好警察." 此刻他心里該有多難受?

喬治笙邊開車邊道:"沒人說夢想不能有,只是到時候從理想主義回到現實主義."

宋喜目視前方,眸子里是街旁路燈的一抹白光,她聲音輕柔,不無感慨的說:"我跟東旭很合得來,有人說我們像,其實我倆性格不一樣,因為我沒有他身上那股不顧一切的執著,我想當個好醫生,但我現在也漸漸懂得病能全治心不能全醫的道理,我也不敢向從前一樣,百分百毫無雜念的只想著治病救人,但東旭可以,他想當個好警察,就是純粹的依法辦事兒,不徇私舞弊,做的每一個決定都對得起自己身上的制服."

"每次看到他那股勁頭,我就覺得生活特別積極向上,有時候自己工作上猶豫不決的事情,想想他,就容易許多,就是對得起良心吧."

宋喜越說越覺著莫名的心酸,輕輕蹙眉,她低聲道:"我沒覺得他現在做錯了什麼,可能擱著我,我也會這麼選,只是……突然間覺得很難受,為什麼人一出生就要面對各種各樣的選擇?"

那些決定喜好的選擇,就像衣服選黑的還是白的,包選大號的還是小號的,這些尚且夠人頭疼,更何況是那些一旦選了,就會讓自己痛徹心扉的.

喬治笙說:"如果不選擇,怎麼知道什麼才是自己更想要的?"

他聲音很輕,但這句話的重量卻在宋喜心底驚起了千層浪,喬治笙說的沒錯,選擇就是一次次逼得自己認清自己的過程,到底什麼才是獨一無二.

很多時候一句話就可以讓人從死胡同里走出來,宋喜心底豁然暢通,也不再害怕以後自己會面臨什麼樣的艱難選擇,只要是放下的,勢必沒那樣重要.

前方路口,喬治笙打了左轉,這不是回翠城山的路,宋喜問:"去哪兒?"

喬治笙說:"吃早餐."

宋喜剛想說半夜三更去吃什麼早餐,結果看了眼手機,早上五點三十八了,夜城冬天黑的早亮的晚,街邊路燈還是開著的,宋喜剛才恍惚都沒注意.

他開了半個多小時的車,載宋喜去一個改建的老式四合院吃飯,這種地方大多是吃私房菜的,沒想到還供應早餐,宋喜跟喬治笙表達詫異,喬治笙沒回,只等兩人進了門,一個中年微胖的女人認出喬治笙,並且笑著打招呼,宋喜這才後知後覺,原來是熟人.

女人將兩人引到單獨房間,很快端來幾個小籠屜,嘴上說著:"這個是豬肉白菜餡兒的,這個是韭菜雞蛋的,這個是酸菜肉的."

除了包子之外,還給上了兩個大碗的小米粥,四碟不同品種的小咸菜.

女人不多嘴,跟喬治笙打完招呼,跟宋喜點頭微笑後,轉身出去.

宋喜狐疑著道:"這兒是專門吃飯的地方嗎?"

喬治笙拿起筷子,給宋喜夾了一個包子放在盤里,出聲回道:"她爸原來是我家面案師傅,我爸最喜歡吃她爸做的包子,你嘗嘗."

宋喜低頭咬了一口,是韭菜雞蛋的,明明全素,缺吃出了很濃郁的葷香味兒,她正在找餡兒里的玄機,喬治笙說:"高湯和的餡兒."

宋喜又吃了一口,含糊著回道:"怪不得這麼香."

喬治笙又給她夾了一個豬肉白菜的,她吃完第一個,他才開始吃.

早餐時間宋喜跟他閑聊,知道是老師傅去世,把手藝傳給唯一的女兒,喬治笙是個戀舊的人,小時候在家吃早餐,習慣了這個味道,所以只要有機會,都會過來這邊吃點兒東西.

宋喜喝了口煮至綿糯的小米粥,面色如常的說:"一般戀舊的人,都重感情."

喬治笙說:"吃個包子還感慨這麼多."

宋喜抬眼看著他道:"明明挺重感情一人兒,還偏要裝高冷,這樣很酷嗎?"

喬治笙淡淡道:"不把重情重義掛嘴邊兒,不給別人期待和幻想,這樣我不用費力偽裝,對方也不用遺憾失望."

從前宋喜覺的喬治笙是個冷漠無情的人,可越是跟他接觸,越能發現他做人的准則,看似無情,只是懶得去走那些虛的過場.

如果他在意的,他自然會幫;若是他不在意,對方磕破頭他也懶得賣人情出去.

時間還早,宋喜難得悠閑地吃了個早餐,包子粥咸菜,最簡單的幾樣食物,但宋喜卻吃撐了,實在是太好吃,她試探性的問喬治笙:"我能打包帶走一些嗎?"

秉持著好東西大家分享的理念,醫院還有韓春萌跟凌岳呢.

喬治笙出去一趟,再回來的時候,手里拎著打包好的包子和粥,就連小咸菜都用盒子整齊碼好.

宋喜忍不住唇角上揚,真是連吃帶拿,好在刷的是喬治笙的臉.

喬治笙開車送宋喜去醫院,等到了地方,宋喜解開安全帶,主動道:"過來."

喬治笙看出她的意圖,配合的傾過身,宋喜趁路人不備,咻的在他臉上親了一口,然後拎著袋子下車.

一晚上才睡了三個多小時,可宋喜還是神采奕奕,來到心外,她以為這麼早韓春萌一定沒到,結果剛一進辦公室,就看到韓春萌趴在桌上.

宋喜走過去:"大萌萌?"

韓春萌緩緩抬起頭,眼眶泛紅,看到宋喜的第三秒就癟癟嘴,委屈著要哭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