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5章 論套路哪家強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想吃壽喜鍋,喬治笙叫人定了專門吃日料的餐廳,晚上下班她先過去,他臨時有事請耽擱半小時,匆匆趕來,就怕她一個人等得無聊,結果推門一看,包間中不止宋喜一個人,還有喬艾雯.

目光落在喬艾雯身上,喬治笙問:"你怎麼來了?"

喬艾雯挑眉回道:"干嘛這種表情,嫌我多余嗎?"

喬治笙不語,一副你明知故問的態度.

徑自走到宋喜身旁,喬治笙脫下外套落座,宋喜主動道:"小雯今天是人逢喜事,你沒看她病都好了大半嘛."

喬治笙眼皮一掀,看向對面喬艾雯:"他答應跟你在一起了?"

喬艾雯搖搖頭,但眉眼間卻藏不住笑:"他答應跟我做朋友,我們慢慢來."

喬治笙道:"追了這麼久,一松口就跟你當個朋友,那你之前算什麼,粉絲嗎?"

喬艾雯眸子微瞪,出聲回道:"我家凌醫生說了,我年紀小又是女孩子,貿然決定一段戀愛關系,吃虧的是我,沒聽過那句話嘛,余生漫漫,當徐徐圖之."

喬治笙正在倒茶,聞言不冷不熱的道:"你在國外的中文也沒白學,不知道還有一句老話,人生苦短,當及時行樂嗎?"

喬艾雯說不過喬治笙,當即蹙眉看向宋喜,撒嬌道:"嫂子,你看我哥了!"

宋喜正聽得樂呵,輕笑著回道:"都沒錯,我師兄跟你哥性格不同,你喜歡誰就按誰的來."

喬艾雯撐著下巴道:"我覺著我家凌醫生說的沒錯,這是男人負責任的表現,我果然有眼光."

喬治笙說:"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,你還沒嫁人呢,矜持點兒."

喬艾雯馬上反問了一句:"你想讓我嫂子矜持還是開放一點兒?"

喬治笙眼皮一掀,出聲回道:"她跟你不一樣."

"哪兒不一樣了?"

"你傻."

喬治笙看著喬艾雯,聲音不是鏗鏘有力,但語氣卻是蓋棺定論.

喬艾雯又是一口氣沒拔上來,無語,伸手捂著腦門兒.

宋喜從旁看熱鬧,整頓飯因為喬艾雯在,她成功躲避了喬治笙的嘴毒.

壽喜鍋上來,喬治笙一邊給宋喜夾菜,一邊對喬艾雯講:"就算你倆真到一起,談戀愛歸談戀愛,注意尺度."

喬艾雯很快回道:"什麼叫真到一起?我倆保證能在一起!"

喬治笙說:"別給我打馬虎眼,我說注意尺度."

喬艾雯道:"你跟宋喜談戀愛會注意尺度嗎?"

喬治笙說:"我倆領證了,做什麼都是天經地義的."

喬艾雯問:"那你倆現在到哪一步了?"

宋喜埋頭吃東西,一副我看不見我也聽不見,我不想摻和的模樣.

喬治笙道:"我在說你,你跟我比什麼,用不用我直接去跟凌岳談?"

他聲音一貫低沉,不需要刻意威脅,只要稍微帶那麼一絲詢問,壓迫感頓顯.

喬艾雯見狀,馬上態度良好的回道:"我不是跟你比,我這不是取取經嘛,看你們兩個是怎麼談的,我也好學學先進經驗."

喬治笙說:"對你談戀愛只有一個要求,無論什麼時候都不能受傷,這也是爸從前掛在嘴邊的."

提到喬頂祥,喬艾雯臉上的打趣逐漸收斂,微微垂下視線,她淡笑著說:"如果爸知道我要談戀愛,一定把對方祖宗八輩兒都查完了."

喬治笙心想,當他沒查嗎?只不過凌岳是宋喜師兄,有她這層關系在,他不會做的太明顯,更何況查完之後,凌岳各方面都沒有什麼汙點.

宋喜聽著兄妹二人的對話,第一次覺著喬治笙是個好哥哥,他雖然話少,可心卻一點兒不粗,甚至代替父親的位置,盡可能的做到所有.

飯後喬治笙派人送喬艾雯回家,他自己也沒開車,司機送兩人回去,隔音板一降,兩人坐在後面手牽著手,宋喜枕在他肩頭,對他說:"如果小雯真的跟我師兄在一起,你不用擔心我師兄對她不好,他是個輕易不懂感情的人,可一旦承認,絕對會認真負責到底."

喬治笙道:"我是對小雯不放心,她聽風就是雨的脾氣,別看現在裝的像綿羊,那是你師兄還沒惹惱她."

宋喜輕笑著道:"你怕她打我師兄?"

喬治笙說:"我怕人以後後悔退貨."

宋喜忍俊不禁:"有你這麼說自己親妹妹的嘛?"

喬治笙道:"以後我們生兒子不生女兒,免得操心."

他說的云淡風輕,就像在討論我們今晚吃草莓不吃葡萄.

宋喜抬起頭,側臉看著他道:"誰要跟你生孩子?"

喬治笙稍一偏頭,回視她,面色淡淡的說:"你不跟我生,自己能生嗎?"

宋喜瞪著一雙漂亮的眸子,簡直哭笑不得.

喬治笙看著她,看著看著目光就變深了,身體傾下,他對准她的唇吻上去.

被熟悉的味道包裹,宋喜既安心又莫名的心悸,這是喬治笙身上獨特的魅力,既強大又危險.

他舌頭受傷了,宋喜怕他疼,所以今天格外配合,很輕易的放他進來,又輕輕地纏繞著他,一記深吻過後,喬治笙面不改色,宋喜卻是習慣性的雙頰泛紅.

拉著她的手,喬治笙低聲問:"你覺得什麼時候合適?"

宋喜大腦有些缺氧,一時間沒反應過來,低聲道:"什麼合適?"

喬治笙說:"我遵從你的意願,但你總要給我個時間."

他還是說的很隱晦,可宋喜卻一下子get到他的點,聽懂他是什麼意思,渾身血液爭先恐後的往頭頂湧,宋喜努力趕在理智盡失之前,出聲回道:"你很想嗎?"

喬治笙鮮少的直接回應:"廢話."

宋喜臉更紅,聲音更低的問:"那你還忍得住嗎?"

喬治笙沉聲回道:"我說忍不住,你能馬上就給我?"

宋喜內心翻騰著,真的差一點兒就扛不住答應他,可理智在刹那間阻止她的沖動,她沉默考量該如何應對.

差不多七八秒的樣子,喬治笙率先開口,低聲說:"不急,我隨口問問."

他這麼一說,宋喜反倒心里過意不去,一時熱血,出聲道:"年後吧,我再有一個禮拜就放年假了,最近很忙,壓力也大."

喬治笙'嗯’了一聲,握緊她的手.

宋喜覺的喬治笙倍兒暖心,這種情況下還替她找台階,可她忘了,他也是個有心機的,他太知道'好到用在刀刃上’的道理.

越是想要,就越要淡定,他不是姜子牙,也不想玩兒那套願者上鉤,宋喜就是他砧板上的魚肉,他早晚都要吃,但是個男人就不會想要晚吃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