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3章 錯過我,余生都不是我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兩人對視足有五秒,凌岳內心情緒如海浪,層層沖刷,可俊美的面孔上卻是波瀾不驚,唇瓣開啟,他不動聲色的說道:"隔三差五的跑過來調侃一番,你覺得這樣有意思嗎?"

喬艾雯知道他的重點在調侃,她故意回道:"三天打魚兩天曬網也不是我願意的,我這不是這幾天病得起不來床了嘛,現在剛好點兒,馬上就來報道了."

凌岳聞言,強忍著內心的糾結情緒,盡量面不改色的說:"大家都是成年人,有些話說過一次兩次,我不想再重申第三次."

喬艾雯道:"你說的話很多,這次指哪一句?"

她目光炯炯的盯著他看,幾乎是步步緊逼,凌岳從前挫她眼睛都不眨一下,可此時此刻,他竟然如鯁在喉,怎麼都開不了口.

又是長達五秒的停頓,這回是喬艾雯主動開口,她出聲說:"你生我氣了吧?剛剛樓下那個是我哥,不是追我的人,更不是我喜歡的人."

此話一出,凌岳心底翻起的千層浪,似是瞬間定格不動,他不願承認自己的情緒受到很大波動,所以面無表情的回道:"你想多了,你跟誰在一起,跟我沒關系."

喬艾雯將兩只手臂疊在桌邊,側臉枕上去,輕聲回道:"你要是心里有我,就別故意說這種話刺激我,我最近身體不好,抵抗力不強,真的會傷心的."

人一趴下,眼眶就更容易濕潤,眼看著她眼淚在眼眶打轉,凌岳心口猛地一疼,這股洶湧而來的情緒讓他無法忽視,他,其實是喜歡她的.

喬艾雯閉上眼睛,安安靜靜的像是睡著了一樣,可唇瓣卻在一張一合,低聲道:"人的熱情是有保障期的,我不知道自己還能堅持多久,有時候你罵我沒臉沒皮,我半夜睡不著覺都會摸摸臉,看自己是不是真的像你說的一樣."

眼淚從她濃密的黑色睫毛下面湧出,似乎帶著灼熱的溫度,滴在她的手臂上,卻燙到了凌岳的心.

凌岳已經好久沒有過心軟心疼的感覺,這些年他一直封著自己的心,沒有故意在等誰,只是莫名的對愛情失去了興趣,不想再談愛,沒想到,有一天一個風風火火橫沖直撞,完全不是他喜歡類型的小女人,就這樣讓他在不知不覺中動心了.

薄唇開啟,他低沉著聲音問:"我說過你沒臉沒皮嗎?"

喬艾雯掀開眼皮,大眼睛中滿是淚水,悶聲回道:"你說過."

凌岳道:"我不記得了."

喬艾雯道:"你當然不記得,我喜歡你,你說的每一句話我都記得清清楚楚,你不喜歡我,就連傷人的話也會說完就忘."

她不是埋怨的口吻,反而是感慨,人若是一旦上升到感慨的地步,那就離放棄不遠了,凌岳忽然有些慌,忍不住道:"你說的話我也都記得,這只能說明你我記性都不錯,你能保證你說的每一句話,自己都記得嗎?"

喬艾雯含淚的大眼睛瞄著他,不無委屈的回道:"我從來沒說過傷你心的話."

凌岳直直的看著她,一眨不眨的回道:"你覺得你沒說?"

"我說什麼了?"

凌岳本不想解釋,可話已經到了嘴邊,他的心境也變了,忽然就不想再憋回去,他開口道:"剛剛在樓下你拿錢給我,當我是幫你跑腿的嗎?"

喬艾雯就知道這個點一定會刺激到他,心底高興,她臉上不動聲色的回道:"是你說的,我不是你什麼人,因為宋喜你才下來幫我走一趟,那我怎麼好意思占你的便宜?"

凌岳脫口而出:"你占我的便宜還少嗎?"

喬艾雯看著他,他明顯急了,凌岳也是說完之後才有些後悔,畢竟他心里想的占便宜,指的是她時不時的調侃和上次聯歡會時的摸大腿行為.

如果她問起,他要怎麼解釋?

兩人就這樣大眼瞪小眼,看著她那張仍舊略顯病態的臉,到底是凌岳率先別開視線,不想跟她爭了.

喬艾雯開口,聲音明顯的放軟,三分調侃七分哄:"我負責還不行嘛?"

凌岳聞聲看去,但見她眼巴巴的模樣,說不出是可憐還是可愛.

喬艾雯伸出右胳膊,隔著桌子抓住他的袖口,輕聲道:"凌醫生,我都生病了,你能不能心疼我一下,別再挫我了?"

這若是平常,凌岳輕易不能叫她碰的,可眼下他又怎麼忍心將她甩開.一動沒動,他只繃著臉動口不動手:"有話說話,別拉拉扯扯的."

喬艾雯看出他動心了,不僅動心,還心軟了,心底仰天狂笑,面上梨花帶雨,她拉著他的袖子,繼續撒嬌:"你知道人一輩子只能有一次不顧一切,臉都不要的喜歡一個人嗎?你是我初戀,我要是錯過你,我這輩子都不會再對第二個人這麼好,你要是錯過我……"

眼淚順著眼角滑落,她噘著嘴,很低的聲音說:"除非再找個傻子,像我一樣這麼喜歡你,但她們都不是我."

說到這一句,喬艾雯是動了真情,眼淚也不是假的,眼白幾秒鍾就泛紅了.

凌岳見慣了她嬉皮笑臉不痛不癢的模樣,卻是第一次聽她安靜下來說點兒心里話,那句就算你以後找到像我一樣對你好的人,但那個人終究不是我,不僅戳了喬艾雯的心,同樣也戳了凌岳的心.

人生在世,不是哪一秒都能幸運遇見,可是每一秒都面臨無奈錯過,他想象一下,若是以後再也看不見她…只是想想,都覺得心里翻攪的難受.

抬手抓著喬艾雯的手腕,將她的手從自己袖口處拽開,喬艾雯心里咯噔一下,還以為他又要犯病,結果他一臉正色,薄唇開啟:"坐好了,我問你幾個問題."

喬艾雯原本趴著,聞言不得不坐得腰杆挺直.

兩人對面而坐,一個嚴肅,一個忐忑,明明是還沒談戀愛的狀態,卻像極了離婚前的架勢.

幾秒過後,凌岳率先開口,他第一個問題是:"你今年多大了?"

喬艾雯心里不安,不知道他是什麼套路,總想著應對,可這種問題除了實話實說也沒什麼技巧可言.

眨了眨眼睛,她開口回道:"二十四."

凌岳聞言,眉頭微不可見的輕輕一蹙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