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2章 嫉妒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喬艾雯吃了顆混沌,燙的唇瓣微張抬起頭,元寶說:"慢點兒,又沒人跟你搶."

她正要說話,余光瞥見門口處一抹白色身影,側頭一看,竟然是凌岳.

凌岳跟她目光相對,只好硬著頭皮走過去,看到旁邊椅子上放著的兩大袋零食,他手中的小籠包和蔬菜粥顯得那麼'寒磣’.

隨手將袋子放在一旁,凌岳說:"有人陪你就好,我上樓了."

喬艾雯面色淡淡的回道:"謝謝,今天麻煩你了."

凌岳面無表情:"不客氣,你是小喜朋友."

元寶坐在喬艾雯身側,稍微抬起頭,沖著凌岳微笑:"辛苦了."

凌岳看了元寶一眼,微不可見的點了下頭,二話沒說,扭身往外走.

待他的身影已經完全消失在拐角處,喬艾雯這才換了副表情,眼神兒活靈活現,低聲問道:"欸,他是不是吃醋了?"

元寶側頭道:"你要追的就是他?"

喬艾雯點頭,莫名的得意:"帥不帥?"

元寶微笑:"眼光挺不錯的."

喬艾雯急聲道:"寶哥,你快點兒以男人的心理分析一下,他剛才是不是生氣了?"

元寶似笑非笑的回道:"敵意很明顯."

喬艾雯控制不住興奮,攥著勺子做了個加油的手勢,她終于守得云開見月明了.

元寶見狀,輕聲道:"小心手."

喬艾雯說:"你是不知道他有多難搞,我差點兒被他給氣死."

元寶說:"我看他剛才差點兒被你給氣死."

喬艾雯睫毛一忽閃,雞賊的目光落在元寶身上,低聲問:"寶哥,能求你個事兒嗎?"

元寶眼帶防備,出聲回道:"想拿我當槍使?"

"嘖,這麼說就顯得生分了,頂多說是配合."她朝他擠眉弄眼.

元寶說:"配合你不是不行,但你首先要搞清楚他是什麼性格,有人怕激,有人只會適得其反,你小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."

他這麼一說,喬艾雯露出狐疑思考的表情:"對哦."

元寶又道:"他跟宋喜關系不錯吧?你直接打電話問宋喜."

喬艾雯投以一記'還是你聰明’的眼神兒,感慨道:"關鍵時刻你比我親哥還親."

元寶但笑不語,手機響起,他接了個電話,看樣子是有事兒,喬艾雯說:"你走吧,我這邊不用人陪."

元寶問:"自己能行嗎?"

喬艾雯說:"現在我知道他是喜歡我的,一顆心跟打了雞血一樣,熱血沸騰,你快走吧,別耽誤我聊悄悄話."

元寶無奈起身,跟她打了聲招呼,很快離開.

宋喜接到喬艾雯的電話,下樓來看她,喬艾雯正跟第一排坐著,又是小籠包又是混沌面.

兩人坐在一起,喬艾雯問:"你吃早餐了嗎?給你個小籠包,特好吃."

宋喜沒客氣,吃了一口說:"這不我們醫院對面那家的嗎?每天早上排長隊,特別難買."

喬艾雯一臉嬌羞:"凌醫生買給我的."

宋喜瞥眼道:"這回高興了吧?"

喬艾雯先是點頭,緊接著問:"剛才寶哥來看我,正好被凌岳看見,他好像不高興的樣子,你說我要不要裝有人追我,刺激刺激他?"

宋喜當即回道:"不要,我師兄不是那種越挫越勇的性格,他要是知道有人追你,你又表現出不拒絕的樣子,他只會再也不搭理你."

說著,宋喜半真半假的嫌棄表情:"你知道的,他悶騷."

喬艾雯一臉後怕的表情:"幸好寶哥提醒我,讓我先問問你,不然我差點兒弄巧成拙了."

宋喜說:"小籠包再給我一個."

喬艾雯乖乖的又給了一個,追問道:"還請嫂子指點,我下一步該怎麼做?"

宋喜把包子咽下去,出聲回道:"這回你冷著他,也不難看出他心里有你,剛才元寶又恰好刺激到他,以我對我師兄的了解,你倆之間,目前只差一步."

"哪一步?"

"磨."

"具體操作?"

"你去磨他,這不是你最擅長的嘛?"

"怎麼磨?"喬艾雯一臉求知欲極強的模樣.

宋喜回道:"他現在一定要氣死了,待會兒你打完針就上去找他,你跟元寶本來就沒什麼,坦露心聲你還不會嗎?再加上你現在這副孱弱的身體,我擔保我師兄一定會憐香惜玉的."

喬艾雯壓著激動,拉著宋喜的手說:"嫂子,太仗義了,你放心,以後你跟我哥吵架,我一定不拉偏仗."

宋喜挑眉問:"你不應該向著我嗎?"

喬艾雯說:"我跟我哥畢竟做了二十多年的兄妹,我得給他留點兒面子,不拉偏仗是我目前能做到的極致."

宋喜輕哼一聲:"我跟凌岳當了八年的師兄妹,現在想起來,我真對不起他."

宋喜這麼一說,喬艾雯馬上重新表態:"這樣吧,等哪天你有空,咱倆促膝長談,我再跟你爆料一些我哥小時候的事兒,怎麼樣?"

宋喜握著她的手:"成交."

宋喜在樓下陪了喬艾雯一會兒,樓上有事兒,喬艾雯叫她先回去.自己在樓下掛了兩個小時水,護士剛給她拔完針,她立馬跑上樓,在下面都還身手矯健,等到心外那層,電梯門才剛打開,喬艾雯一秒變柔弱.

問了護士凌岳在哪兒,護士說在辦公室,喬艾雯輕車熟路的來到辦公室門口,抬手敲門.

"請進."

推門而入,凌岳一抬頭,看到是喬艾雯,明顯的神色一變,從驚喜,詫異,再到冷漠.

喬艾雯走進來,凌岳暗自調節呼吸,面色淡淡的問:"有事兒嗎?"

喬艾雯走到他對面坐下,本想先扮個柔弱,結果一眼就看到桌子上的空魚缸,里面竟然還有半缸水,但卻沒有魚.

見她一眨不眨的盯著魚缸看,凌岳眼底劃過一絲尷尬,緊接著說:"你喜歡就拿走吧,反正我也用不到."

喬艾雯道:"喜歡就能拿走嗎?"

凌岳心底憋著火,沒走腦,隨口回道:"本來就是你的."

喬艾雯慢慢看向他,一眨不眨的說道:"我喜歡你,你能讓我帶走嗎?"

凌岳對上喬艾雯的目光,心髒跳漏了一拍,從前她成天這麼撩他,他也只覺得煩躁,可這一次,卻是緊張,激動,微麻,像極了觸電後的後遺症.